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背她回去
    光着的手臂上都是红疙瘩,头巾上沾满草屑,大裤腰带系起来,到跟那一样一样的。

    李心慧的嘴角微微着,心升起一股难言的愉悦!

    他还是很担心她的,竟然自己早早就下山了,还打扮成这个样子?

    李心慧的眼眸亮了又亮,跟星辰一般,里面的笑意越发显眼!

    理了理反过来穿不太舒服的衣领子,李心慧出声道:“萧将军平安送走了吗?”

    陈青云斜倪了她一眼,他还等着她说两句软话呢!

    心想他都做了这么多了,她这么也会哄他几句。

    结果她一开口就是萧凤天!

    陈青云原本消散的火气又瞬间聚拢而来。

    “他平安了!”

    “可是现在你的腿伤了,爬不上去,你不平安了!”

    陈青云看向她的腿,还是一瘸一拐的,可就这样还跑那么远去换衣服!

    吓得他周身发凉,,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李心慧微微红了脸,小叔子奚落她来着,话里含着怒火!

    “找个地方住一晚,我们明天再爬上去!”

    李心慧商量道!

    结果陈青云凉凉地瞥了她一眼,继续冷淡道:“明天你的膝盖只会更痛!”

    “你说过不会有事的,那么笃定,我要是不在这里,你是不是就跟他回城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质问一样!

    李心慧聚拢的眉毛着,不想跟陈青云吵架!

    只见她转身,往官道上走!

    陈青云见她二话不说就走,心里更加气闷,着急上火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心情!

    他就想让她服软,说句软语哄哄他!

    结果她倒好,直接无视他!

    渍渍,这种感觉,像是铁锅在冒烟却没有油在里面,烧得锅底都红了!

    “站住!”

    他厉声呵斥道!

    可她依旧一瘸一拐地往前移,充耳不闻!

    陈青云眼眸突然红了起来,瞬间冲上前去,然后从后面用力勒住了她的腰身!

    “不许走!”

    他霸道地出声,声音又气又急!

    李心慧挣扎不开,扶额道:“再不走,我们找不到地方住了!”

    这周围的村子也要走半个时辰左右!

    陈青云才不管,可身后来了脚步声,他再不愿还是放开了她!

    “我背你回去!”

    陈青云出声道,绕到她的面前,蹲下去!

    李心慧遥遥地看着山道,蜿蜒而上,光是走都费力,更何况是他背着她走!

    她不愿意,不肯伏到他的背上,反而提议道:“要不我们提前回定南府!”

    陈青云转头,幽幽地瞪视着她,出声道:“那今晚师母注定担心受怕,惴惴不安了!”

    李心慧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她到是忘记了,齐夫人还在等消息呢!

    天空上的夕阳已经落下,余晖随着残红摇摇欲坠。

    山道上零星都是人影,逆行而上者,寥寥可数。

    清风拂面,放下来的发丝乌黑柔亮,随着清风起伏。

    两只小钗上的银铃发出悦耳的声响,来时妇人髻,回时女儿娇。

    几缕乌黑的发丝落在陈青云的脸颊上来回动着,他的脸痒痒的,心也是痒痒的。

    在她静默的时候,他的双手毫不费力地就禁锢住了她的,然后将她背起来。

    “从前我也经常跟上山砍柴,挑柴,练武。我虽然从文,可是时常跟我说,自保也很重要。”

    “我身体没有你想得那么弱,在家的时候,经常让我捆着沙包跟他去逗狗,结果那恶狗来了,他立即就丢下我,自己先跑了。”

    “呵呵”李心慧忍不住发笑,她没有想到,那两兄弟还有这么逗趣的时候!

    “结果呢,那狗咬到你了吗?”

    “没有,好笨,其实我每次都装着油饼去的!”

    只不过有一次,来了三只恶狗,可只有一个葱油饼!

    那个时候他给急的,在树林里乱窜,后来知道跑不过了,捡了根木棍准备人狗大战。

    结果那三只狗围过来,凶到是凶,又不敢咬。

    他渐渐摸到一点头绪,有些狗怕石头不怕棍子,有些狗怕棍子不怕石头。

    还有他一弯腰就立即跑远的。

    他其实跟着练了没有多久,就走了!

    顶多算得上身体底子不错,身手灵活矫健,其余的,并无什么特别!

    “你对你真好!”

    李心慧轻叹,一个人读书再厉害,若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危机更是厉害。

    陈青云听着她微微惆怅的语调,知道她想起了。

    他也想了!

    “嫂嫂对我也很好!”

    少年的声音温润动听,伴随着绵长的呼吸,仿佛从肌肤透入血液,然后流进心脏!

    如同此时的余晖,暖暖的,美丽极了!

    李心慧陈青云的背上,他的步伐很稳,双手拖住她的,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向上走。

    偶尔路过的人看着他们,那眸光总是带着几分疑惑的打量。

    这种微妙的窘迫叫李心慧有些汗颜地埋首,脸颊和额头贴着他的颈项,连呼吸都了许多!

    陈青云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的打量,他的心思都在路上,台阶很平整,可是一直向上。

    他的步伐不能因为疲倦而突然闪动,因为一个不小心,他会背着她向后跌去。

    到时候伤的就可能不是脚,而是头!

    她轻轻地靠在他的后背,像个孩子一样温顺,陈青云的心不知不觉就下来!

    眼前的路再长都有尽头,可是她却不会一直在他的背上。

    她那么轻,根本没有多少重量,他想起自己雨夜往家里赶的时候,那路泥泞不堪,又湿又滑,他背着米面菜肴,使劲弯腰,哪里就比现在轻松了?

    可他走了那么久,回到家的那一刻一点也不觉得累,只要想着她在等他,哪怕是留一盏油灯都会让他欣喜异常。

    耳边渐渐有了风声,伴随着树叶的簌簌声,仿佛静谧的山道上只有他们两人。

    天色越来越暗,可是他的步伐却越来越快。

    李心慧扬起头来时,只见他们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蜿蜒而下的山道上,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可是她却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们的起点。

    那么长的路,这么高的山,她愣是没有听到他哼一句。

    呼出的气息从绵长到粗喘,从粗喘到压抑的吐纳,他隐忍着,额头上的青筋都慢慢凸显出来,伴随着那一滴一滴的汗水,突然就让她眼眶。

    “我们以后不吵架了!”

    她轻声说,又伏到他的背上。

    早就被风撩乱的发丝遮挡了她的面容,可那忽明忽暗的光影里,却有一双盈盈如水般的眸子,清透,明亮,流光回转,熠熠生辉。

    陈青云的嘴角下意识勾起,脚下的步伐越发快了起来!

    眼前的山道成了旦旦归途,他看到了山门上飞起的檐角,也听到了寺院里敲响的钟声。

    林间的飞鸟偶尔喳喳地叫着,昏暗的天空下,深色的云层里透出淡淡的光芒,天还没有黑透,还能看到重叠的云,还能瞧着山林的轮廓,还能看到林间掠过的苍鹰。

    半山腰的位置,盯梢的人皱着眉头,深邃的眼眸渐渐堆满阴霾。

    那个背着的女人,虽然散着头发,可身形跟之前背下去那个有些相似。

    腿也同样不能走路?

    只见他眼眸微动,嘴角勾起一抹阴狠,转头对着闭目养神的头领道:“头,有情况?”

    只见那头领倏尔睁开眼眸,冷声道:“说重点!”

    “那山门下十几丈远有对看似私奔来的相好,男的扎腰带,穿短衫,女的穿罗裙,散着发!“

    “女人一路脚不沾地,都是那男人背上来的。”

    “可是那女人的身形,很像之前被击伤的那个很像!”

    其余的人闻言,顷刻间围了上去。

    探头的视线看过去,那长长的山道上只剩一对身影。

    男的背着女的,一个像是娇小姐,一个看脚程到像是下苦力的挑夫!

    “虽然头发是散开的,可却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最主要是脚也不能下地,太巧合了点!”

    领头的闻言,深幽的眼眸透出几缕寒光。

    只见他沉凝一会,当即道:“去抓来,就当是给南山寺一个下马威!”

    “你们去两个人,男人别打死了,打晕了就行!”

    “女的抓过来,慢慢审!”

    “呵,总算是不用忍了!”其中一个属狠道,有两人迫不及待地往那山道上掠去。

    突然惊起的身影比苍鹰还大,林间的飞鸟猛然被惊,当即四散开去!

    陈青云在山野当中待过,自然知道飞鸟受惊时的声音!

    他的双脚更快了,拖住她的手也加重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