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六神无主
    李心慧犹豫了一会,可看着自己的腿,她却是知道自己爬不上去的。

    轻叹一声,她坐回到他的身边,调侃道:“所以,我们两个瘸子是要互相搀扶着回去?”

    萧凤天的眉眼松缓下来,嘴角下意识勾起。

    背上的人儿下来了,他不用再担心颠簸时会触碰到她的柔软,也不用在想着如何避免肌肤相贴带来的尴尬。

    可是他忍到极致的痛苦随着短暂的歇息全都出来了,那咬破的唇瓣泛着青紫色,凹陷的眼眶布满血丝,神情恍惚而虚弱。

    “歇一会就走,我们不能久留!”

    他说着,用力的甩了甩头,保持最后的神智。

    李心慧见他神情不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滚烫的温度骤升,显然伤口已经恶化发炎了。

    “不好,我们得赶快去城里!”

    她连忙扶起他,结果一直脚使不上力气,自己瞬间往后跌去!

    “让我来吧!”

    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李心慧愕然地瞪大眼眸,瞬间转身。

    只见陈青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

    穿得奇奇怪怪地不说,还用奇奇怪怪,冷飕飕,冰凉凉的眼神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

    李心慧愕然地瞪视着他,嘴角微张,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陈青云不想跟她说话,至少现在不想!

    他上前把萧凤天架起来,支撑着他往外面走。

    “刚刚有辆回城的空车我租下来了,天黑之前能够赶回定南府城。”

    “谢谢!”萧凤天意外道,之前还以为陈青云是后面追来的。

    可此时听他的话,才知道他早就等候在这里了。

    并且,心慧不知情!

    “不用谢!”

    陈青云淡淡道,语气有点冷!

    他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李心慧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结果冷不防陈青云忽然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留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

    “呃?”

    李心慧冷不防被吓了一跳,抬头疑惑地看向他。

    结果陈青云气得嘴唇都抖了几下,冷声道:“怎么,难不成你还真想跟萧将军回城!”

    不想!

    李心慧下意识摇头!

    她觉得小叔的口气太冷了,好像还在生她的气!

    她乖乖地坐在原地等着,揉着疼痛的膝盖。

    萧凤天听出了陈青云话语里的意有所指,他黑漆漆的眼眸忽闪着,面色赧然!

    显然刚刚的话陈青云都听到了。

    萧凤天莫名觉得心虚,连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出来,被陈青云略显粗暴地往外架着走!

    终于,他看到了所谓的马车!

    很简朴,简朴到没有车棚,而是一个好似装死人的棺材板。

    四周围起来,徒留一个赶车人站在里面,干瘦的马蹄刨地,打了响鼻声,好似还等得不耐烦。

    萧凤天的嘴角抽搐着,想着这样颠簸回去定南府,他不死也去半条命了。

    果然,陈青云将他架到那马车里面,然后道:“萧保重了!”

    萧凤天看着陈青云冷冷的眼眸,心里感觉拔凉拔凉的。

    他隐隐感觉到陈青云对他有一股很重的敌意,可是人家却又在竭力救他!

    复杂的心绪使得萧凤天勉强一笑,对着陈青云抱拳道:“谢谢你们,来日必定重谢!”

    陈青云笑了笑,不以为意,转头掏了银钱给车夫,吩咐道:“尽快往府城赶,他的腿受伤了,得尽快包扎!”

    车夫收了银钱,捏在手里分量不轻,当即一拍马车,畅快到:“好嘞!”

    “驾!”

    “驾!”

    车夫扬起马鞭,打得那个起劲!

    马儿一声嘶鸣,当即撒开蹄子往前跑!

    萧凤天躺在上面,瞬间一个颠簸,差点震得他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的手用力地握着板车的边框,借力稳住自己的身体。

    可饶是这般,他受到的震荡依旧不小!

    摇摇晃晃的车身远去,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起来,可陈青云那深幽的眸光好似一直都在眼前晃动,萧凤天忍着呕吐和眩晕的痛苦,只盼自己到达定南府城时还有一口气在。

    陈青云看着那碍眼的人消失在眼前了,这才冷冷一笑,转身往回走。

    他们下山的时候他就看见了,一会牵手,一会擦汗,一会亲密地说着悄悄话,好似比真的小夫妻还恩爱几分,他当时把嘴里草根都嚼烂了。

    如果不是后来出了点意外,他都已经准备冲上去分开他们。

    嫂嫂受了暗算,伤了膝盖,他便英雄救美地把嫂嫂背下来!

    也不知道这祸事是谁引来的,陈青云实在是气闷得很,明明嫂嫂那么精明的人,可在那个人的连累下竟然还会被他感动?

    !

    陈青云在心里一声,然后阴沉着脸往前走!

    可是当他回到原地的时候,发现嫂嫂不在那里!

    而且,地上有血迹!

    陈青云感觉一颗心忽然就提到了嗓子眼。

    他慌张地到处找,眼里堆满了惊恐和茫然。

    脑袋是乱的,里面装的全是她被抓走了,遭遇不测了,或者正遭受折磨的画面。

    他知道自己不该那么想,可是他控制不住!

    陈青云往前跑了一段路,结果山道上陆陆续续有些人影,很多都是老人或者年轻的小妇人。

    可没有一个像她的,连影子都不像。

    额头瞬间都是密汗,他终于知道了六神无主的感觉,整个人都是茫茫然的,他自己要找人,可怎么找?去哪里找?能不能找到?

    他慌了,彻底慌了!

    转了一圈,他不安地回到了原地!

    那个地方的血迹已经干了,凝固在青草上,暗红醒目,他忽然就想起那一次她被齐东来伤害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来得及救她,可是现在,他还来得及吗?

    陈青云一拳砸在了岩石上面,紧握的拳头上面立即沁出了鲜红的血珠。

    可这痛竟抵不过他心中是十分之一!

    他抬起头,慌乱无措的视线开始慢慢地搜寻。

    一寸寸,从他脚下的地方开始!

    聚拢的视线扫视着周围,忽然,远处的大岩石下面,似乎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摇曳的枝叶,那幅度比风吹的更大。

    陈青云想也没有想就快速往前,他心里不停地默念是,是她,是她,一定会是她!

    结果他冲过去了,跨越很大,双脚直接越过草丛站到了大岩石上。

    然后他看到了确实是她

    触及的视线立即收回,陈青云背过身去,感觉脸颊发烫!

    失而复得的欣喜都化作了无法掩藏的笑容,他站在那岩石上跟个傻子一样发笑,身体杵着动也不动,跟雕塑一样!

    而在他的下面,背着人的地方,李心慧正认真地换着衣服!

    她穿了两件褙子,要把两件都来,然后把里面的换到外面来!

    裙子也是,可裙子是连着抹胸的。

    这一脱,除了亵裤都要脱!

    于是乎,她趁着陈青云送萧凤天的时候,就想找个地方先换下来!

    她不敢走远,挑了一处树林深的地方,背面是一块大岩石,挡住了山道往下的眸光,也挡住了周围的视线!

    她弯着腰在下面慢慢换,脱完褙子脱裙子,脱完裙子翻过来穿上,然后再把两件褙子倒过来穿。

    陈青云来的时候,她正巧把裙子脱了,从高处俯视,自然是什么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偌大的岩石上,站着个人跟松树影子似的,因为提心吊胆,李心慧动作也快,那裙角摩擦着周围的草丛窸窸窣窣的,她压根想不到,自己的头顶高处站着一个人!

    陈青云其实也没有看见什么,知道她没有事,好端端的时候,他的心是雀跃的。

    所以为了确定她完好无损,他也就是后面偷偷喵了几眼!

    白皙细腻的肌肤沾染着汗液,莹莹地散发着光芒,那的颜色比还要诱人,软软糯糯的,让他恨有种想要捂着的感觉。

    弯着的背脊跟玉琵琶一样,那碍眼的青草划过,痒痒的,她伸手快速挠了几下,结果清晰的红痕暧昧无比,瞬间就让他的眼睛着了火。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陈青云不敢多留,又快速地在山岩上踏过,如来时那般轻快,悄无声息。

    李心慧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脸蛋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小叔子!

    开心一刻:

    友情推荐:恶魔男神,借个种

    作者:迷兔兔

    腹黑宠溺

    我们明天再约吧,今天六章,够了吧!

    三爷不懒,今天一天都在家里码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