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背她下山
    外面的阳光好烈啊,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李心慧下意识用手挡住,转头对着萧凤天露出娇俏的笑容!

    “你要表现得宠我一点,现在我是你的小妻子!”

    “千万不要拘束!”李心慧说完,俏皮地对着萧凤天眨了眨眼睛!

    她感觉他很局促,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小夫妻!

    可他比她还高大半个头呢,她到是想依人,可惜他身上的皮肉伤都还在结痂。

    萧凤天低垂着眼眸,深色的瞳孔慢慢积攒了一些笑意。

    两个人牵着手,往下走的时候,他的腿在长衫里面轻微地颤抖着,可好歹能够坚持没有露出异样。

    这样一来,他的注意力就会在腿上,面部不自然地紧绷着。

    李心慧尽量贴着他一下,可申时的阳光依旧很烈,她穿了两件褙子出来,这会闷热无比。

    密集的汗珠从额头到鬓角,再顺着那白皙的下巴流下,她一边擦拭着,一边还朝他笑。

    萧凤天看着她洁白的牙齿露出来,一双明亮的眼眸转动着,跟只可爱的小狐狸一样。

    他的心忽然就,柔声道:“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歇一会吧?”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我们走得够慢了,不能歇!”

    她说得很郑重,好似被追杀的人是她!

    萧凤天的嘴角下意识勾起,眼眸也变得柔和起来!

    山林里的风一阵一阵的,偶尔凉快,偶尔闷热。

    换岗监视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萧凤天和李心慧的身影。

    一男一女亲密地牵着手下山,看似甜蜜的小夫妻!

    不过那个男人的身形,却很像萧凤天,连面容的菱角都有些相似!

    眉峰下意识聚拢,监视的人立即对着身后的首领道:“头,快来看,那个人很像萧凤天!”

    “什么?”

    身后小憩的十几人瞬间惊醒,一个个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探头去看。

    只见那蜿蜒的山道上,显眼的男女慢慢地往下走。

    两个人亲密地靠在一起说话,男人时不时低头,女人时不时娇笑。

    看着是没有任何不妥,可那个男人的身形,轮廓,实在是太像萧凤天了!

    领头的人眼眸眯起来,瞬间敛聚寒光。

    只听他出声道:“萧凤天中毒了,不可能还活着!”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们去一人,暗中打伤那小娘子的脚!”

    “萧凤天的腿被砍伤了,就算是毒解了,那腿伤也一定好不了,若是真的夫妻,他自然会背自己的娘子下山。”

    “若不是杀了!”

    领头的人说完,身后立即有人领命而去。

    起起落落的身影如鹰一般,带动着呼啸的风声,很快便往山道上掠去。

    萧凤天的听到远处有飞鸟被惊动的声音,下意识握紧李心慧的手。

    “他们可能察觉了,小心一点!”

    他压低声音道,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随时准备保护她。

    李心慧感觉他手的力道有些重,知道他紧张了。

    她把他搭在肩上的手挪下来,攥在手里,然后认真道:“牵着好一点!”

    “只要不到跟前,他们不敢确认的。”

    “现在我们就慌了,那么我们就真的下不去了!”

    萧凤天的眼眸深了几许,他怔怔地看着她,温热的心里满是动容,他没有想到她如此临危不惧!

    视线远眺,蜿蜒的山道还有一半,在这个地方出事,寺院里的师傅们赶不及救他们,而他们也逃不了!

    他的心渐渐沉淀下来,紧紧地回握着她的手。

    两个人继续往下走,沉静的气氛里,那交叠的双手起了密集的汗液。

    湿湿的,热热的,还能感受脉搏的异常跳动。

    已经隐秘在不远处的杀手暗暗观察他们,近一些,他看得更清晰。

    那个男人穿着长衫褙子,略微低着头,皮肤暗黄无光,轮廓消瘦,颧骨突出。

    看着到是像的,可萧凤天伤得那么重,又中了毒。

    能够活下来还能大摇大摆的走出来,未免也太荒唐了些。

    只见他拾起一小块石头,瞬间击向李心慧的膝盖!

    萧凤天感觉一阵凌厉的气息袭来,他下意识想要推来身边的李心慧,结果却被李心慧牢牢扣住手腕。

    “嘭”的一声!

    李心慧猝不及防地被击中了膝盖!

    “啊”

    她惊呼一声,左腿忽然就使不上一点力气,人也往一边倒去。

    萧凤天连忙楼住她的腰身,担忧道:“怎么了?”

    “膝盖膝盖好痛!”

    “有人扔石头!”

    李心慧顺着那台阶坐了下来,面色疼得都扭曲了,弯着身体好半天缓不过来!

    萧凤天趁机四处查看,只听他粗粝的声音嘶喊道:“谁?”

    “是谁?”

    “出来!”

    他故意在山道的周围跑了半圈,慌张地查看着,找不到人才立即退回到李心慧的身边去!

    “怎么样,要不我们回寺院去吧?”

    李心慧的手他的肩膀上,等到那疼痛蔓延过去时,她这才摇了摇头。

    她的面容贴着他的面容,凑到他的耳边道:“没事了!”

    萧凤天知道她想说什么,那些人在试探。

    他陪着她坐了下来,拥着她,过了一会他道:“我背你走!”

    李心慧下意识看向他的腿,可他却已经蹲在了她的面前!

    “娘子,上来,我背你走!”

    萧凤天温柔道,可因为连日的呕吐,那毒侵蚀了他的嗓子,那声音暗哑粗粝,并不好听。

    李心慧的眼眸微微红了起来,她知道他那腿上的刀口有多深。

    一个人尚且慢慢可以往下走,背她的话

    “扶着走吧!”

    “你会很累的!”

    李心慧犹豫着,她还是害怕他的腿会因此留下残疾。

    萧凤天蹲着不动,他知道那个人还在这周围观察着,如果他背不动她,他们都会死!

    他开始后悔同意她跟着下来了,那些人很聪明,一点疑虑都不会放过。

    他也庆幸那些人忌惮南山寺,这几日不曾在外大开杀戒。

    不然?

    只怕一点怀疑都会让他们两个致命!

    李心慧也明白过来了,刚刚还觉得风很小,周围很闷热。

    可是瞬间她就觉得风很凉,像刀片一样刮着她的脸颊,有点疼,有点心慌。

    她爬上了他结实有力的背膀,那里又舒服,又宽厚。

    她抱着他的脖子,他拖住她的,然后起身继续往下走!

    李心慧能够感觉到,他压抑在喉咙里的,重重的。

    刺眼的阳光将他的汗水照得清清楚楚,她忽然有些庆幸起来,庆幸这汗是太阳照出来的,而非是他体虚气弱的表现。

    隐匿在山林中的人瞧见了,那个男人把他的小娘子背起来。

    两个人的头贴在一起,说不出的甜蜜。

    他们下山的步伐很慢,隔了一会去看,才走没有多远。

    也许是因为斜斜往下的原因,男人怕摔了自己的女人,所以一路拽着可以拽的山岩或者藤蔓,看起来是手比较吃力,可那却一直稳健有力。

    “竟然有如此像的人,早上的时候都不曾注意到!”

    去试探的人回到了隐蔽的半山腰,眼里的疑虑虽说打消了,可那皱起的眉峰却没有松开!

    领头那个闻言,冷淡道:“不用去关注他了,好好盯好山门,我们现在要抓的人是定南府知府徐润泽!”

    “是,属下明白了!”

    来人归位,准备轮流换岗,视线却没有再去关注那对慢慢下山的小夫妻。

    山林里又恢复了静谧的样子,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忽然就被几颗小石子打下来,一晃而过的事情,只听几声哀鸣的鸟叫,山林里便又恢复如常。

    申时已过,酉时来了。

    半个时辰就能下的山道,他们二人整整走了一个时辰。

    李心慧擦拭着萧凤天额头的汗液,余光瞥见他脸色毫无生气,一双深邃的瞳孔幽幽的,仿佛正在极力地忍耐着。

    待到一棵大树彻底将他们的身影掩盖时,李心慧连忙道:“放我下来吧!”

    萧凤天闻言,这才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将她慢慢放下来!

    “怎么样了?”

    “腿上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

    李心慧连忙去检查他的腿,结果

    入手是一片血迹,原本石青色的袍子也变成暗红色。

    一路下来,她不曾听到他哼一句。

    可原来他的伤口早就裂开了。

    李心慧的眸色深了几许,扶着他靠在一旁休息,出声道:“我去找马车,你在这里等我!”

    萧凤天不放心,下意识抓着她的手,只见他涣散的眼眸突然又聚拢着亮眼的光,强势道:“不行,等我缓一会,我们一起走!”

    “这里应该已经安全了!”

    “不远处就是官道,我去找个车夫来帮忙。”

    她说着,就要抽手离开!

    可萧凤天就是死死地握住不放。

    他的眸光看向她一瘸一拐的腿,摇头道:“你的腿受伤的,不能回去了!”

    “跟我一起走,回定南府城。”

    两个人的手拉在一起,紧紧的,危机过后只有热潮涌动的暧昧。

    凉凉的风吹拂过来,萧凤天感觉自己的额头和脸颊都是滚烫的。

    友情推荐:

    将军家的小厨娘,鱼彧。披着美食外衣谈恋爱,且看小厨娘如何凭借聪明才智,以一身厨艺实现爱情事业双丰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