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牵手
    清晨的南山寺是最美的,霞光从遥远的天际照耀下来,仿佛给翠绿的大地批上了层轻柔的金纱!

    刺眼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穿透时,到处都可见昏暗的影子。

    陈青云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块头巾把头发包起来,穿着乡下男人常穿的小脚裤子,上面扎着皱巴巴的青色腰带,上身穿着没有袖子的灰色短衫,像是一个下苦力的瘦小汉子。

    他随着给南山寺送菜的挑夫们一同下了山,扛着的扁担上有一甩一甩的绳子,步伐轻快,身姿矫健,一看就是做惯粗话的汉子。

    半山腰那伙人看到一群挑夫下山,那些人下山时松快得很,一个个吹着口哨,偶尔混着些荤话说笑,仿佛根本不知道身边潜藏着未知的危险。

    负责监视的人连头都没有抬,继续关注寺院外的山门。

    太早了,清晨里的薄雾都还没有散尽,偶尔来的香客都是附近的村民,而南山寺住着的香客也都没有下山的。

    根本没有人过多地注意到,那瘦高的身影,看起来跟个滑头小子的人,会是云鹤书院齐瀚的入室弟子,陈青云。

    跟随挑夫们走了一路,陈青云下山以后,便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他昨夜未眠,想了一宿,最后还是决定先下来。

    等到嫂嫂掩护萧凤天下来的时候,他再陪着嫂嫂一同回去。

    他怕那些人看到嫂嫂一个人返回寺院,察出端倪,最后对嫂嫂下手。

    早晨的日头不是很烈,隐蔽的地方很阴凉,可招架不住山林里蚊虫众多,陈青云的一双手臂全是红疙瘩。

    他弄几株马尾巴草栓在一起驱赶蚊虫,动作的浮动不能太大,还要提防周围可能会有毒蛇。

    山岩的缝隙里,可以看到从南山寺蜿蜒而下的山道。

    他知道他们不会那么早下来,可他的视线除了关注那条山道,其余的便是枯黄嫩绿掺杂的草丛,以及刺藤深深的林荫,和周围给他蔽身之所的几棵古松树。

    陈青云这一等,足足等到了申时,太阳斜坡的时候。

    三伏天的热气,香客们早晨入了山门,吃了午膳,不留宿的稍作歇息才会下山。

    隐蔽的客堂里,李心慧看着萧凤天站直身体,身上穿着的石青色的长衫,外面罩了一件月牙白的对襟褙子。

    墨发竖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看起来到是精神几分。

    不过伤重未愈,眼睛凹陷,眼袋浮肿发青,红唇苍白,下颚的伤疤更是清晰入目。

    看着面容消瘦许多,若不细看,哪里还有威风凛凛的将军气势。

    李心慧弄了一碗药汁,对着萧凤天道:“我开始涂了!”

    萧凤天点了点头,因为两个人站得太近,她的清浅的呼吸落在他的脸颊上,热乎乎的,带着一股女子特有的香气,莫名让他脸颊发烫。

    她涂得很快,大半的面孔都是湿湿的。

    萧凤天看着她白皙的手指在眼前晃动着,不知不觉连呼吸都放慢许多。

    李心慧擦好以后,往后退一些。

    只见萧凤天的脸颊慢慢变得暗黄无光,而那下颚的疤痕也不再显眼。

    若是从远处看,除了身材高大,肌肤暗黄,五官俊朗,其余的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您觉得如何?”

    李心慧问着身边的齐夫人,那些人从远处瞧着,面容大致一扫,也瞧不仔细。

    可萧凤天的身材高大,这个有点显眼。

    齐夫人看着了一眼萧凤天的轮廓,虽然皮肤暗黄,疤痕也不太显眼,可那双深幽犀利的眼眸却太过傲然。

    不放心地摇了摇头,齐夫人出声道:“若是万一不行,还是请武僧直接送你回京城吧!”

    萧凤天闻言,深色的眼眸暗了一下。

    “那样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要下手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

    “能防一日,防不了十日,到时候只会连累他人。”

    李心慧见齐夫人担忧得很,当即出声道:“现在走也好,他们以为徐知府最少还能挺三天,现在不是他们着重监视的时候。”

    “而且,在他们的眼里,萧将军已经是死人了,他们就算是看到相似的人影,心里也不会肯定是他。”

    “更何况还有我在一旁混淆视线!”

    李心慧是担心萧凤天的身体会撑不住,其余的,她到是不太担心。

    萧凤天听到她还在叫萧将军,面上不显,心里却微微失落。

    “叫我萧吧,我唤你一声心慧如何?”

    萧凤天道,原本他想说的是唤他一声弟妹,可出口却成了姨母唤的心慧!

    他的心忐忑地跳动一下,有些不安。

    李心慧压根没有觉得不妥,相反觉得这样亲切一点,两个人的距离感也不是很强。

    微微颔首,李心慧对着萧凤天道:“萧先躺在休息一会,我们申时左右再下山!”

    “到时候山上许多人都会回城,有些租了马车来的,萧可以拿些银钱请车夫帮忙捎带,这样就可以不用奔波了。”

    “伤口一旦裂开,很难愈合,对以后的恢复也不好!”

    齐夫人赞叹地点了点头,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钱袋子递给萧凤天。

    “拿着,下山以后一定不要委屈自己!”

    “马车进城快!”

    齐夫人有些难过地红了眼睛,她害怕会有什么意外。

    “谢谢姨母,不会有事的。”萧凤天接过钱袋,出声道谢!

    “我会暂时留在定南府城,等到他们察觉不对的时候,京城已经收到消息了!”

    齐夫人哽咽地点了点头,左手抓萧凤天的手,右手抓着李心慧的手,出声道:“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萧凤天安慰道,眼眸异常坚定。

    “我在大厨房还泡了栗子呢,晚上回来给你做山药栗子煲!”李心慧拍了拍齐夫人的手,愉悦地勾起了嘴角!

    齐夫人见她还有心情说吃的,当即嗔怒地瞪了她一眼,不过心情却是慢慢放松下来。

    萧凤天看到李心慧淡然如风的笑容时,仿佛看到了一株静静开放的百合花,清风摇曳着,透出清雅诱人的香气。

    今日的她穿得很是艳丽,一袭桃花云雾烟罗群,外面罩了一件翠纱小衫。

    梳时下妇人们最喜欢的朝云髻,带着红色的珊瑚簪,八宝镶珠钗,紫珍珠耳坠以及翠绿的玉镯。

    那镯子有些大,在她的手腕上滑动着,明显就是姨母之前带的那一只。

    想到她连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萧凤天的眼眸不知不觉暗了下来。

    两人出了客堂的时候,徐知府和王通判都不知道。

    只有齐夫人坐在客堂里的矮塌上,直到眸光里的两道人影都消失了,她这才撑着额头,有些忐忑不安地合上眼眸。

    为了不引人注意,她连山门口都不能去看。

    齐夫人想着,这两人哪怕有一个出事,她都是的。

    忍了许久的眼泪,热乎乎地一颗一颗掉了下来,黄妈妈进来看见的时候,吓得脸色一变。

    南山寺的甬道有些长,高高的围墙阻隔了外面的视线。

    李心慧抬首,看着屋檐上的灰瓦,那些特意雕刻瑞兽栩栩如生,在四方檐角上张牙舞爪。

    大殿的主道上陆陆续续都是出入香客,李心慧看着走在她面前的萧凤天,出声道:“等等!”

    “怎么了?”

    萧凤天回首,僵硬的步伐停了下来!

    他腿上的伤没有好完,清晨时,明德大师来看他的伤势,他要了些许止痛药!

    他不知道这药的药效会维持多久,所以想走快些!

    李心慧走上前去,然后不由分说地握上了萧凤天的手。

    她灼灼的眼眸盯着他看,十分慎重道:“萧时时刻刻谨记,现在我们是夫妻!”

    “我们只有亲密一些,那些人才能打消疑虑。”

    萧凤天感觉自己的手被烫了一下,热热的触感来袭,他竟然有些无措起来!

    暗黄的面容看不出异样,可那耳根却是慢慢红了。

    李心慧知道古代男女大防很是严谨,当即便悄声靠近他道:“萧不必有负担,我并没有打算再嫁的!”

    萧凤天闻言,愕然地看着她,只见她扬起头,微微地笑着。

    明明是很俏丽的模样,他的心却忽然痛起来!

    “走吧!”

    他说,感觉喉咙干干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两个人并肩,手牵着手,一起从那山门之中走出去!

    友情推荐:

    君洛灵《冷面将军:娘子喊你回家种田》谁说的这个男人冷面铁血,不苟言笑?那对她解带,又亲又撩的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