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齐夫人出面教训
    李心慧真的生气了,觉得陈青云固执得像头牛。

    “我跟他是乔装夫妻,你去干什么?装儿子吗?”

    “你要想我们全都暴露,你尽管去好了!”

    李心慧赌气,说出的话含枪带棒,第一次对陈青云发这么大的火。

    陈青云被气得脸色发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半响,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

    不是她严厉的口味,也不是她嘲讽的语气,而是她决绝要去的心!

    陈青云闭了闭眼,感觉胸腔里全是酸涩的痛苦!

    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为了一个叫萧凤天的男人!

    李心慧看着坐在灯下,久久不语的陈青云,忽然有种负罪感!

    他也是关心她,可她的语气也太过难听了!

    李心慧检讨!

    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聚集的一群女人个个皱着眉头,你推我,我退你,想进去劝架却又不敢去。

    她们还是第一次见陈娘子发什么大的火呢?

    还有好脾气的陈公子,竟然拍桌子了?

    齐聘婷急得在原地打转,看着她娘还有心情坐在院子里喝汤,当即不满道:“娘怎么不去劝劝青云哥哥,嫂嫂对他那么好,他却敢吼嫂嫂!”

    “哼,以下犯上!”

    “噗!”齐夫人喝下去的竹荪菌菇汤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她一边用手帕连忙擦去,一边瞪视了着对青云不满的女儿,出声呵斥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懂什么?”

    “哼,我怎么不懂?”

    “嫂嫂做什么都想着青云哥哥,可青云哥哥还跟她吵架,我就不会跟嫂嫂吵架!”

    齐聘婷不满,圆圆的包子脸鼓起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说不出的灵动可爱。

    齐夫人轻叹地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对着黄妈妈招了招手道:“行了,你们几个还怕打起来不成?”

    “都回房去吧,我去看看!”

    齐夫人站起身来,示意黄妈妈带着人下去。

    “夫人,您还是别去了,要不还是我去吧!”

    黄妈妈看着齐夫人的肚子,很不放心!

    翠环,翠玉,青青连忙从台阶上下来,给齐夫人让出宽敞的道路。

    齐夫人瞥了一眼黄妈妈,不客气道:“行了,你去能够镇住场子?”

    “赶紧走,带着聘婷去洗漱!”

    黄妈妈闻言,老脸一红,随即对着身边的几个丫头挥手,示意她们赶紧下去。

    齐聘婷不想走,结果齐夫人回头一瞪,她立马嘟着嘴,乖乖地跟着黄妈妈回房了。

    院子里忽然安静了下来,连风声都没有听到。

    可那房间里似乎更静,连呼吸都是压抑的。

    齐夫人轻叹一声,上前敲门。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房间里的两人默契对视,然后默契撇开!

    尴尬的气氛中,各自都有了悔意!

    李心慧上前开门,只见齐夫人似笑非笑地瞅着她,眼里的深意大约就是:嗯,有出息了,跟小叔子吵架都这么厉害?

    李心慧有些赧然地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垂着眸光,喃喃道:“您这么过来了?”

    齐夫人好笑地看着她羞燥的样子,一边朝着房间走,一边出声道:“你们吵那么大声,我不想来都不行了!”

    “那几个丫头趴房门口头听了半天了,据说很精彩呢!”

    李心慧和陈青云的脸唰一下就红了!

    两个人的眼眸闪烁着,又羞燥,又气闷!

    显然,他们给人看了笑话了!

    “都是我不好,是我冲动了!”

    李心慧认错,温顺地低着头,老实极了!

    齐夫人闻言,看着沉默不语却暗暗自责的陈青云,故意奚落道:“你有什么错呢?我给你两匹布你都要给他做两身衣裳,我给你一只鸡你都要给他炖碗汤!”

    “天气热了就给他换凉被子,做长衫薄褙!”

    “要说这天下间的嫂嫂,能做到你这个地步的,我也是少见得很!”

    李心慧羞燥的眼睛都红了,不好意思地瞪着齐夫人!

    齐夫人也瞪了一眼她,不过眸光却是鄙视!

    往日的温馨宠溺仿佛再现眼前,陈青云乖乖地站起来,拱手认错。

    “师母,都是我不好,是我冲动了!”

    齐夫人闻言,又继续奚落道:“你有什么不好呢?小小年纪抄书换银钱不过是想多给她买些补品,有空就帮她抄菜谱,没空也要去帮她打下手,她去哪,你去哪,生怕她被别人欺负了去!”

    “要说着天下间的小叔,能做到你这个地步的,我也是少见得很!”

    陈青云把头埋得更低,安安静静地聆听教训。

    他确实冲动了,惹了嫂嫂生气不说,还让师母也跟着操心。

    “我以后一定谨言慎行,再也不胡乱说话了!”陈青云保证道。

    李心慧的脸更红了,头也下意识压低一些!

    齐夫人冷哼一声,看着他们两个老老实实的样子,心里这才舒坦一些!

    “一家人最忌吵架内讧,让外人看了笑话不说,最伤和气!”

    “能吵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多吵几次,再好的感情都吵没了!”

    “既是相依为命,同甘共苦,也应当互相包容,体谅尊重。”

    齐夫人难得教训人,李心慧听得认真,下意识点了点头。

    今天她也是一时气急了,她很少发脾气的。

    有些头疼地扶额,李心慧暗暗想着,估计是天干气燥。

    “嗯,都是我的错,是我火气太盛了!”

    李心慧认真检讨。

    陈青云闻言,立即出声道:“不,都是我的错,是我胡言乱语了!”

    齐夫人见他们两个抢着认错,眼眸里的光才柔和下来!

    “行了,都知道错就好!”

    “青云先回去吧,我跟你嫂嫂说说话!”

    陈青云的眸色暗了一下,微微握了握拳,颔首后离开。

    李心慧看着他的身影从眼前消失,那步伐不慌不忙,又慢又无声。

    一个人朝前走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身影在夜色里说不出的寂寥落寞。

    “怎么?心疼了?”

    齐夫人坐了下来,玩味地看着李心慧眺望的眸光,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意。

    李心慧点了点头,认真道:“可不是心疼了嘛,看着一个人傻乎乎的样子,怪可怜的!”

    “那你还跟他发脾气,揪耳朵了吧,我看那耳朵下面有条红痕,长长的,肯定是指甲划到的!”

    李心慧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甲,还好,不是很长!

    不过用力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划出伤口了!

    “哎,本意是不想让他担心!”

    “谁知道弄成这样?”

    李心慧轻叹,果然谁都有脾气的!

    齐夫人闻言,眼眸微微一闪。

    她在外面听得也差不多了,只见她转头,认真地对着李心慧道:“明天我让翠环去!”

    “青云不想让你涉险才是对的,他没有说错什么!”

    “凤天的命你已经救回来了,剩下的我去想办法!”

    王通判下不了山的时候,她就隐隐猜到凤天会有动作了。

    那个孩子跟她娘一样,看着不动声色,一旦做了什么决定,谁也阻止不了!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翠环和翠玉放不开手脚,很容易就被看出破绽了!”

    “到时候连累萧将军不说,怕把她们的命也搭进去了!”

    “我多少有些世俗历练,别的不说,至少能够面色如常,不乱阵脚!”

    “您是知道的,我比她们更合适,以其在这里跟我说这些,不如我跟您回房,您找一件花团锦簇的衣服给我,明天也好穿得跟新婚的小媳妇一样!”

    齐夫人见她说得认真,忍不住哑然失笑!

    她哪里有什么花团锦簇的衣服?

    不过翠环和翠玉到是有几件!

    齐夫人轻叹一声,温柔的眸光打量着李心慧,心里徒然升起一股惆怅。

    “你可有把握?”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随即在齐夫人沉寂下来的眸光里轻笑道:“这种事情怎么能打包票,不过是想着有什么突发状况,应付起来比翠环,翠玉老练一些罢了!”

    “您也别担心,明德大师不是说我会苦尽甘来!”

    李心慧安慰齐夫人,知道她一向信这些!

    齐夫人拉着李心慧的手拍了拍,眼眶里有了薄薄的雾气!

    “明天要小心一点!”

    “这份天大的人情,日后萧家一定会还的。”

    齐夫人哽咽道,如同心慧所说。

    如果露出破绽,那么可能就是两条人命。

    这样大的风险,比举手之劳的救命之恩还要让人感动。

    李心慧回笑着安慰齐夫人,然后送她回房休息。

    如果没有危险,这件事谁做都可以!

    那么也就达不到她的目的了!

    房檐下的灯笼一直亮着,摇曳的树影随着那昏黄的光亮摆动。

    李心慧坐在院子里,散漫的眸光晃来晃去的,忽然就聚焦在那凸起的井边。

    那天她累极而眠,醒来时,衣服早已洗得干干净净地晾着,房间里的洗澡水也全都倒了,地上的水渍都擦得干干净净的,好似她自己在房间里养了一个田螺姑娘。

    青云的好她怎么会不记得?

    不过是想着,以后他的路能够稳一些而已!

    轻微的叹息散在风里,想到两人晚间没有必要的争吵,李心慧便暗暗后悔起来!

    她想,等送走了萧凤天,她就去把青云哄回来了!

    跟从前一样,他们两个好好的过日子!

    开心一刻:

    哎呦喂,下午我觉得才更精彩!

    我们要慢慢看,心慧怎么撩凤天的!

    又是怎么把小叔哄回来的!

    哈哈哈,老规矩,下午晚饭的时候还有更新,至于加不加更,我们晚饭后再行商议!

    么么哒,记得没有看番外的拉作品下滑,作者的其他作品,正文关联作品里面去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