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嫂嫂想出墙
    两个人慢慢走回去,一路上要穿堂过道,自然少不了遇见一些面熟的僧人。

    于似乎,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快就来了!

    小和尚甲:“哎哎,看见没有,陈公子哭了!”

    小和尚乙:“嘘,看见了,陈娘子在哄!”

    小和尚甲:“你说陈公子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哭啊?”

    小和尚乙:“谁知道呢,不过肯定不是陈娘子惹他的,陈娘子对陈公子可好了,比亲弟弟还好!”

    李心慧在心里狂点头,确实!

    陈青云在心里冷哼,就是她惹的我!

    两个人好歹回了闻雪阁,李心慧先是给他打水洗脸,然后去大厨打了饭菜过来!

    南山寺的素斋培训班培训出来的手艺自然是非常好的,五六个小素斋摆在托盘上,两碗米饭就显得娇憨可爱起来!

    因为陈青云闹脾气,李心慧跟齐夫人他们打了声招呼,便陪着陈青云在房间里用膳。

    端着晚饭的陈青云看着殷勤给他夹菜的嫂嫂,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水光。

    “萧将军怎么样了?”

    陈青云主动问,看似漫不经心!

    “余毒基本上都清了,没事。”

    李心慧淡淡道,萧凤天明天就要走了!

    以后她的重心还在青云身上,李心慧这样想,对陈青云那丝愧疚顷刻间就荡然无存了。

    横竖她跟陈青云在一起生活,有的是时间照顾他,体贴他,关爱他!

    偶尔闹点小脾气也正常,上嘴唇和下嘴唇还经常能够磕上呢!

    陈青云见她说起萧凤天,语气并无波澜,又想起她中午说的那些,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跟萧凤天他有的争,冲上去还能说个先来后到!

    可跟死去的他怎么敢争?

    愧疚酸楚,心口绞痛,连句名正言顺都不敢提!

    陈青云越想,越吃不下去了!

    他挑动着碗里的米饭,出声道:“那你明天还过去照顾他吗?”

    李心慧点了点头,要去的。

    还要穿得漂亮点去,要像个新婚的小媳妇一样!

    “他不是已经没事了?”

    陈青云磨了磨牙,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

    “是啊!”

    “明天估计要去大半天,你明天好好抄经书,或者上后山去玩!”

    李心慧打定主意不让陈青云知道她要去涉险!

    不然他一定不会同意!

    陈青云勾起了嘴角,眼眸里的光冷了下来,似笑非笑道:“还要去大半天,跟今天一样?”

    算算见面商量的时间,差不多也是午膳的时候过去!

    李心慧再次点了点头。

    “很好!”

    陈青云忽然说道,语气凉凉的。

    李心慧抬头看向他,只见他的视线幽幽地正巧对过来,嘴角勾起,笑得有些诡异!

    下意识扒一口饭把嘴堵起来,李心慧的眼珠子快速地转动着,想着怎么打发小叔子出门!

    陈青云盯着她看了一会,见她心虚地埋头吃饭,眼眸里的幽光又深了几许!

    他猜测着她是不是跟萧凤天谈得有趣了,想要再去。

    不过他明天决定跟过去,所以当下也不怎么担心。

    “嫂嫂一个人照顾萧将军多有不便,明陪你一起过去!”

    “不要!”某人激烈抗议!

    “怎么不要?”

    陈青云似笑非笑道,深幽的眼眸里火光簇簇,仿佛有股沉寂不了的怒火一下子蹿了上来!

    李心慧见他眸光灼灼地盯着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气,好似看她不顺眼一样!

    她家小叔又分裂了,从小进化成为小狼狗,如今又转变成了。

    那眸光看起来会吃人,她好怕怕!

    “明天灵露会帮我的,你就客堂里歇息就好了!”

    李心慧挤着僵硬的笑容,她地察觉,陈青云不会那么容易让她去的。

    可是去了,以后萧凤天就算是青云的保护伞了!

    这买卖着实划算,虽然有风险,可风险投资的回报更大啊!

    陈青云丝毫不知道自己嫂嫂在心里打着为他的旗号,做着伤他五脏六腑以及自尊心的事情!

    他还好言相劝道:“嫂嫂跟他在南山寺有这份救命之恩,看着比旁人亲近几分。”

    “可若是日后有什么不好的传言,也只会说嫂嫂企图接近谋利。”

    “明日要嘛不去,若是嫂嫂执意要去,青云必定相陪。”

    李心慧听着小叔笃定的话,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可再不好,她都得受着。

    更何况?

    是她自己选择不说出真相的!

    “青云,我跟萧将军相谈甚欢,所以约好明天继续聊天!”

    “你要是去了的话,插不上什么话,干坐着很尴尬的!”

    李心慧循循善诱!

    陈青云白了她一眼,忍不住冷哼道:“相谈甚欢!”

    “谈什么话题我去了会尴尬?”

    陈青云气得腮帮子鼓起来,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去的想法。

    结果李心慧也强势起来,坚定了必须打消小叔子跟去的想法。

    扒完饭,放下碗,李心慧站起来道:“我就是想跟萧将军单独相处,你去了不方便。”

    陈青云气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眼眸里的火光越演越烈。

    只见他咧开嘴冷笑道:“嫂嫂想出墙?”

    李心慧翻了翻白眼,无语道:“有可能!”

    “嘭!”陈青云一拳砸在圆木桌上。

    饭碗都跟着那巨大的抖动颠了一下,李心慧也被吓了一跳!

    “你敢!”

    他着声音道,怒气冲冲!

    李心慧怕他嚷嚷得齐夫人知道,立即奔过去捂住了他的嘴巴!

    “你个小屁孩瞎叫唤什么?”

    “我就是去一会,灵露也可以看着的,延慈大师和明德大师也可以看着!”

    “出墙?我就是疯了想出墙也不会在寺院里面啊?”

    陈青云的嘴巴被捂住,眼眸斜着上挑,冷冷地瞪视着她!

    还说没有想出墙的想法?分明现在就很心虚!

    陈青云气得肝疼,偏偏还说不通她,当下觉得自己满腹愤恨,暴躁得他想冲到客堂去打萧凤天。

    “嫂嫂到底找萧将军有什么事?”

    陈青云认真地问道,他准备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李心慧歪着头,认真想了一会,然后回道:“私事!”

    陈青云真的是气坏了,板着脸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教训。

    “私事?”

    “嫂嫂一介守节的妇人,有什么私事要去找外男?”

    “再说那萧将军在京城是有未婚妻的,他的未婚妻乃是当朝礼部尚书张阁老的女儿,岳父家族势力庞大不说,就是他这个年纪了通房丫鬟难道没有?”

    “嫂嫂这般眼巴巴地凑上去做什么?”

    “给人笑话,还是给我找难堪?”

    陈青云的胸脯一起一伏,着实气得不清。

    他恨不得撬开嫂嫂的脑袋看一看,她怎么就忽然犯糊涂了?

    李心慧也是满脸愕然啊,,小叔也太凶了吧!

    吼她,骂她,教训她!

    ,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啊!

    他以为她愿意死靠近萧凤天啊,这不是本着送佛送到西,救命之恩好好利用,日后好回报在他的身上。

    李心慧的眼眸动了又动,胸口的气息起起伏伏的,好久才把怒火给压了下去。

    只见她忽然一把揪着陈青云的耳朵,冷冽一笑,劈头盖脸也是一顿!

    “好你个小兔崽子,我跟相依为命这么久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那萧将军再好,那也是别人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说是有事,有话要说,你这么就能想这么歪?”

    “你的心思要一直这么歪,看我不把你的耳朵揪下来!”

    陈青云彻底懵了,余光看到嫂嫂的嘴巴一起一合,那气愤的话咕咕地冒出来,让他连招架的时间都没有。

    气氛瞬间凝滞!

    等到两个人都稍稍平和下来,陈青云便出声道:“嫂嫂心里有事,却不想跟我明说!”

    李心慧被噎住,眼眸转动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陈青云见她沉默,眸光又迅速地闪烁着,知道她还是不想说!

    轻叹一声,陈青云也不强求了。

    “我去问萧将军,凭着我是陈青山的弟弟,他也不会瞒着我!”

    陈青云站起来准备走,李心慧见状,连忙一把把他拉回来。

    “好吧,我说!”

    李心慧妥协了。

    陈青云的眼眸更暗了,他问不出来,可提到萧凤天,她却愿意说了。

    这一刻,他的心仿佛灌入一阵冷风,凉凉的,很不安。

    “萧将军准备明天乔装下山,我想帮他做掩护。”

    “可能会有危险,我不想说,是怕你担心!”

    李心慧挑着不算太严重,也不太有深意的地方说出来!

    她知道陈青云很聪明,有些事情往深一点想就知道了。

    “换一个人去,翠环,翠玉,或者花钱雇一个香客都可以了,你不行!”

    陈青云立即就否决了,眉峰皱起,面色冷凝,他不会让她去涉险!

    李心慧皱着眉头,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我必须去,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

    李心慧拿出家长的威严,口气很决绝!

    陈青云看着她冷凝的面孔,她那双眼睛深幽明亮,坚定不移地瞪视着他,寸步不让。

    他忽然就被伤到了,胸腔里仿佛被闷棍重重一击,一股逆流的血腥气瞬间直冲鼻息!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好,我陪你去!”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不准!”

    “哼,为什么不准?我就一定要听你的吗?”陈青云冷嘲,他真的气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