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我疼你都来不及
    “青云?”

    李心慧狐疑地叫了一声,觉得他孤零零坐在那里,有点傻不说,看着还可怜!

    她走上前去,直到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没有起身!

    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有点病容的蜡黄,似乎神情也不太对,木然呆板!

    “你怎么了?”

    “生病了?”

    李心慧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结果凉凉,没有发烧!

    李心慧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热的,很正常!

    “你着凉了?”

    “走吧,我去给你熬碗姜汤!”

    李心慧伸手去搀扶陈青云,结果他忽然把她的手抓起来,捏得紧紧的。

    “啊!”

    李心慧吃痛,愕然地盯着他!

    他也眸光灼灼地盯着她,那深幽的眼眸聚敛了太多太多的情绪,仿佛无法宣泄,所以堆积成了愁!

    “到底怎么了?”

    “好端端的,突然就不想说话了?”

    李心慧问道,她的手抽不出来了!

    陈青云一个用力,就将她拉坐下来!

    两个人挨着坐在台阶上,傻里傻气的!

    李心慧以为他受了什么委屈,伸长的手下意识将他揽在怀里!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温温柔柔的声音软软糯糯的!

    她把他当孩子哄!

    陈青云在心里冷冷地笑着,可却觉得眼睛酸涨得厉害!

    他怎么就天真地以为,她心里是有他的!

    以为占据了她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还畅想了那么多可能的未来?

    可原来,由始至终,他都只是陈青山的弟弟,是她的小叔,是她依恋的一道影子!

    看到他,她就会想起大哥!

    她难道不知道这句话,足以击溃他一直以来的骄傲和努力吗?

    陈青云用力地闭了闭眼,把她的手都捏疼了,可还是觉得不够呢!

    他的心那么难受,找不到宣泄的口子,他甚至于连说都不能说出来!

    压抑的酸涩和悲腔几乎把他彻底压垮了!

    这世界上,谁有她狠呢?

    可以这般,伤他,却让他连讨伐都不能!

    “我的画装裱好了,可是我细细看了,发现有好些不足!”

    “我到处找你,发现你在照顾萧将军!”

    “于是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了!”

    陈青云扯了扯嘴角,简单地叙述着!

    轻颤的声音带着哽咽的语调,断断续续的,让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可李心慧听了半天,没有抓住重点!

    他的画装裱之前她就看了,完美到内行人都挑不出一丝不足!

    明德大师都赞叹的,她想不到会有多大的缺陷让他难过?

    她在照顾萧凤天,这几天他都是知道的,没有理由到今天才发脾气?

    最近她都有在观察萧凤天恢复的样子,像现代主治医生查房一样,一天一次,她没有觉得不妥啊?

    难不成是因为萧凤天再次吐了余毒,所以她害怕病情有变,一直守着?

    难不成青云等了许久?

    李心慧皱了皱眉,询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吃完午膳的时候来的!”

    陈青云淡淡道,一开始是刺眼的阳光一直照着,然后是如今的阴凉!

    李心慧吃惊地看着他,再次去探了探他的头!

    果然,不是正常的温度,凉得很!

    “你在这里晒了一天的太阳?”

    “你知不知道自己中暑了?”

    李心慧厉声道,她气恼陈青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跟个傻瓜一样守在这里!

    陈青云歪着头看着她,小声地嘀咕道:“那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久才出来?”

    “什么?”

    “没有什么?”

    陈青云有些赌气地歪开脑袋,像个孩子一样闹脾气!

    李心慧看着这家伙别扭的样子,瞬间明白过来,这个家伙是嫌她冷落了他!

    因为一个萧凤天?

    她哑然失笑,温柔的手顺着他的背脊,像是在哄孩子!

    “今日那个药膳里面有毒,我守着萧将军,害怕他会有什么病变而已!”

    “再说你可以叫我,傻乎乎地坐在这里,现在生病了是想让我心疼吗?”

    “青云,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么任性?”

    李心慧说道,其实自己心里也不好过!

    如果她知道他在这里闹脾气,那她怎么可能会待那么久?

    随便找个小和尚看着萧凤天就好了!

    可陈青云却委屈地嘟起了唇瓣,含泪指控道:“你在凶我?”

    “你对别人那么温柔,对我这么凶?”

    “我的头好痛,都痛一下午了!”

    李心慧发誓,她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讲道理的陈青云!

    她愕然地瞪大眼睛,视线里触及到他水雾弥漫的眼眸,红红的,委屈极了!

    可他似乎还觉得自己不够失态,硬是仰着头,眼泪汪汪地瞪视着她,跟只可怜兮兮的小狗一样,而且还是被她遗弃的那一种!

    她招架不住地连忙举白旗投降,连声解释道:“我怎么会凶你?”

    “我心疼你都还来不及呢?”

    “再说了,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这里啊?”

    李心慧觉得自己好冤枉!

    如果陈青云再小点,她大不了搂在怀里,亲几下,揉几下,逗几下就好了!

    可他都已经比她还高了,原本黑亮的眼眸因为泪水的洗涤而变得雪亮雪亮的!

    那目光一直在无声地控诉着她,好似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李心慧的心下意识颤抖着,忽然有种自己又要被套路的感觉!

    她在萧凤天面前示好,不过是想以后他的道路宽一些,好走一些!

    就像是家长渴望孩子成才,找个能力卓绝的补习老师,或者是背景雄厚的干爹一样!

    虽然她的形容有那么一点夸张,可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啊!

    陈青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他委屈啊!

    他心里好委屈,那些话又不能说出来!

    他就只能让她愧疚,只能让她不安,让她心疼!

    他听到他们开心说到一起去的时候,欢声笑语,仿佛沉浸在愉悦氛围中,而那种氛围里围绕的话题,将他彻底隔绝在外!

    听不下去的时候,连去打断的勇气都没有,像一条丧家之犬,只能找一个角落安安静静地疗伤!

    结果这里空荡荡的,除了台阶什么都没有,他又不想走太远!

    太阳那么大,一直晒啊晒,他就想,晒中暑就好了!

    到时候她要照顾他,哪里还有空去照顾那个人?

    不去照顾萧凤天,就不会知道那些她想知道的事情了!

    “我一直等你,你一直不出来!”

    “而且我还听到你很开心地笑!”

    陈青云指控,他的心是酸的,话也是酸的!

    他不知道自己嘟起红唇的时候,有多像傲娇的小狼狗,明明想要咬人,牙齿却还没有长出来一样!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牙齿打颤,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扑上去,咬死他!

    他总是在无时无刻散发着他小鲜肉的魅力,连哭都美极了,让她心疼不说,还想去抱着亲几口!

    当然,一直亲不到,她也会憋屈啊!

    憋屈得后槽牙都磨了几遍了!

    可他还是在伤心,李心慧真是没辙了。

    哄了一会还是哄不好,自己晕乎乎地不说,还觉得很内疚!

    尤其是他的眼泪,从前她只听说过女人的眼泪是武器!

    可没有人跟她说过,男人的眼泪也是武器啊!

    而且还是杀伤力穿透皮肉直入肺腑的武器!

    李心慧看着自家小叔这个小可怜的样子,面上跟着悲戚,心里却想骂娘!

    她趁着扶额的时候暗暗扯了扯头发,脑袋里的疑惑却随着疼痛加深,记忆里的陈青云压根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啊!

    一只手揽着他的肩膀,一只手摸着他柔软的黑发,李心慧展开温柔攻势道:“可别哭了,你这么个哭法,跟个小媳妇一样!”

    “而且就要吃晚膳了,一会有人看到就不好了!”

    “你可是堂堂的小秀才!”

    “堂堂的小秀才?”

    陈青云重复这句,哭得更惨,眼泪哗哗地掉!

    李心慧连忙一边给他擦,一边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是有身份的人!”

    “可千万要忍住啊,不然人家会笑话你的!”

    陈青云见她手忙脚乱的,心疼的眸光比水波还柔软,他的心又忍不住甜了起来!

    她一直看着他,丝眸光毫没有顾忌,只差要将他抱在怀里了!

    上挑着眉眼,傲娇地嘟起了红唇,陈青云指控道:“为什么要笑话我,你还抱着我呢,要笑话也是笑话你!”

    李心慧见状,立即陪着小心道:“对对对,笑话我,笑话我!”

    “走吧,回房再哭!”

    “真被人看到了,会以为我非礼你呢!”

    李心慧认真道,她家小叔十分鲜嫩可口!

    “噗”陈青云忍不住破泣为笑,她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再矫情,再想好好收拾她,再想的再想,当然不能在余晖下的甬道里继续!

    陈青云别扭地跟着她走,余光里全是怨气和不满!

    李心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小叔这脾气比女人的更年期更恐怖!

    可她不知道,更恐怖的在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