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她的主意(加更)
    萧凤天从未见过像李心慧这般淡然通透的女人,她说的那些话,如涓涓细流温泉,漫过肌肤,漫过血液,漫过肺腑。

    氤氲的雾气自心里冉冉升起,然后滋养着他的身体,让他那些潜藏的伤口,一点一点地恢复着,然后慢慢掩藏触目惊心的疤痕。

    他忽然想要离她近一些,照顾也好,就这样聊聊天也好!

    好似挨着她,心情都要愉快一些!

    “你若是不嫌弃,日后可唤我一声萧大哥!”

    “我此番回去,解决完手上的事情以后还会回边关,青云秋闱若是中举,去京城春闱时便去将军府暂住,我会交代下去,让人照顾好他。”

    “若是秋闱不中,他想去国子监也可以!”

    萧凤天出声道,他是个耿直的人,向来藏不住什么话!

    因为救命之恩,再加上身份的尴尬,他能够想到帮助他们的,只有这么多!

    李心慧没有想过,萧凤天会主动说这些话!

    救他不过是迫于齐夫人当时的哀求,也是决心一搏,生死看命。

    可此时关乎到陈青云以后在京城能不能有靠山,李心慧的心思立即活了起来!

    云鹤书院能够在定南府屹立多年不倒,是因为京城里的定国侯府蒸蒸日上!

    而镇国将军府的权势,比镇国侯府要大得多!

    在这个时代,兵权意味着一方霸主!

    更何况如同齐夫人所说,萧家嫡系一脉,只有萧凤天一位!

    “我听伯母说过了,现在局势不明,如果秋闱中了,春闱朝堂内乱,我便想让青云缓一缓!”

    “青云的身边连个帮扶的人都没有,我不想让他跟着去蹚浑水!”

    李心慧思量一会,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一来跟如果以后决定搭上萧凤天这条线,便不能骗他!

    二来萧凤天知恩图报,坦诚磊落,她不能得寸进尺,以免将这份他看重的恩情给折腾没了!

    萧凤天没有想到她会为陈青云细细考量这么多,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惆怅,萧凤天抬首看向外面的拱门处时,只见那身影早已不见了。

    外面斑驳的树影晃来晃去的,可却听不到一点风声!

    “证据已经送往京城了,我出去以后暂时会留在定南府城。”

    “当今圣上杀伐果决,不是姑息养奸之辈,所以你尽管放心,等到来年春闱,朝堂必定肃清党羽!”

    萧凤天肯定道,几位王爷私底下斗得厉害,可到了皇上的跟前,却是不敢张狂的。

    三十万两的军饷都敢贪墨,细数朝中,有这个胆子的,不会超过十个!

    更何况西北军中的牵扯甚少,想要查出是谁,并不难!

    李心慧听了萧凤天的话,心里大约有底了。

    那些树大根深的,党羽遍布的,纵横交错的朝堂关系,并非一朝一夕可以了解。

    像陈青云这种涉世未深的学子,一朝看似平步青云,其实一不小心就陷入了沼泽,连抽身的机会都没有。

    可如果有萧家罩着,不说别的,至少安安稳稳是足够了。

    李心慧看着萧凤天苍白的面容,那红唇上裂开的口子都还没有合拢。

    再加上他身体没有恢复,有功夫也等同于没有!

    这个时候想下山,太难!

    “你这么说,我就不担心了,青云如果进京有将军府照拂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你怎么去定南府?”

    她今日还在听灵露嘀咕,说是连王通判都不敢下山了!

    显然,外面有人等着截杀他!

    萧凤天听到她话语里的关心时,嘴角下意识勾起!

    只听他温和道:“他们都以为我已经死了,我准备乔装成香客,独自下山!”

    李心慧闻言,眉头立即皱起,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这怎么能行,南山寺必然已经在他们的监视下,就算香客众多,可是你的腿有伤,走起路来很容易就露馅了!”

    “到时候你的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很危险!”

    李心慧想着别的办法,如果请武僧护送下山的话,某标太大。

    而且那些人也一定会暗中跟随,找机会下手!

    萧凤天浓密的眉峰弯起小小的弧度,他异常明亮的眼眸盯着她的侧颜,她在沉思,眉头蹙起,红唇紧抿着,下意识低着头,好像不想他在这个时候打搅她。

    嘴角的笑意难以收敛,萧凤天的微微握了握拳,忽然享受起她在身边的这种感觉!

    淡淡的温馨,安静的氛围,以及浅浅的呼吸声。

    可他知道,内心里的这层温柔缱绻,不过像是南柯一梦而已。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李心慧问道,她想不到别的什么好办法!

    不过或许她可以帮他打掩护!

    “明天下午!”

    萧凤天道,那个时候,下山的香客最多。

    “好,明天我过来找你!”

    李心慧出声道,一对夫妻下山,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

    而她一个女人回来,也根本不惹眼。

    “你是想”

    萧凤天试探道,他隐隐猜到,却又不敢肯定。

    就在这时,只听李心慧肯定道:“嗯,明天我来陪你下山,我们乔装成一对夫妻,这样可以混淆他们的视线。”

    “南山寺求子最灵验,来往的小夫妻最多。”

    “我们年纪相当,稍作打扮,他们不会怀疑的。”

    萧凤天的眸色随着李心慧的话越来越深,最后只听他否决道:“不行!”

    “怎么能够让你跟我涉险?”

    他不同意,原本他欠下的就够多了。

    可李心慧闻言,立即反驳道:“你也知道是涉险?”

    “虽说我敬重你是位血性刚强的将军,可你一个人下山,风险比两个人下山大太多了!”

    “你出去看看,拜佛的独身男人有几个?尤其是你这种年纪的,难不成会偷偷背着媳妇求子?”

    李心慧质问道,既然要坐实这份救命之恩,没有风险,怎么会有收获?

    她要让萧凤天欠下她一个大人情,而这份人情日后可以护着陈青云在朝堂站稳脚跟。

    萧凤天看着她收敛笑意,一双好看的眉眼也冷厉几分,少了几分温婉,多了几分强硬。

    可莫名的,他觉得这样的她更动人。

    似乎,她对他已经没有那种淡淡的疏离了。

    “可是这样你会有危险!”萧凤天再强调一遍。

    李心慧闻言,也再次强调道:“如果我不跟你一起下去,你会更危险!”

    睁着一双倔强的黑眸看过去,李心慧丝毫不惧地对上那幽深而犀利的瞳孔,久久的,直到那瞳孔下意识收缩着,撇开与她对视的眸光!

    她成功了!

    李心慧在心里窃喜,面上却丝毫不显,依旧紧绷着!

    萧凤天感觉自己的心被烫了一下,竟然下意识想要躲避那道眸光。

    一股难言的心悸萦绕在他的周身,他有些不敢置信地诧异着,仿佛自己的魂魄已经被她那清亮的黑色瞳孔给吸附进去了。

    “好,那明日我等你!”

    萧凤天出声道,他准备提前走!

    可李心慧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当即玩味道:“我出了这扇门以后,会让灵露过来照顾你,直到我明天过来为止!”

    “如果你能走的了的话,我相信你有命能躲过追杀!”

    李心慧说完,站起来准备离开!

    而这时,内心受到震动的萧凤天突然感觉一阵血气上冲,他双拳握紧,连日来的呕吐让他明白,体内的余毒要清了!

    李心慧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额头瞬间布满虚汗,手上的拳头捏得紧紧的,青筋都凸起来了!

    他的红唇也白得吓人,仿佛瞬间就要濒临死亡。

    立即冲到床前,李心慧一手扶着他的后背,一手托住他的胸膛,关心道:“不要忍,想吐就吐!”

    “吐出来就好了!”

    萧凤天原本想等她走以后再吐的,听她这番话,当即再也忍不下去,弯腰就吐在了床边的坛子里。

    “呕呕”

    “呕”

    萧凤天吐得身体都跟着痉挛,面容几乎扭曲成一团,撑大的眼眸充血猩红,看起来十分吓人。

    李心慧牢牢地抱着他的半个身体,只见那坛子里的黑血都是结块的,可见积在肺腑当中有些时日了。

    这花斑蛇毒她都是微乎其微地加了一点,可见若是再多一些,只怕这鬼面毒才解,他便也要魂归地府了。

    过了好一会,萧凤天才稳住了胃里的翻滚之意,脸色也渐渐从煞白变成蜡黄,整个人有气无力地靠在软塌上。

    李心慧收拾了呕吐之物,打水给他漱口和洗脸。

    萧凤天微微卷缩着身体,红唇抿成一条直线,显然此刻胃部还在抽搐。

    “你好好休息吧,时间改在后天如何?”

    萧凤天抬起头来,看着她关心的面孔,摇了摇头,艰难道:“明天走!”

    “我不走,定南府稳不住!”

    “徐大人也会受牵连。”

    李心慧闻言,看着萧凤天强忍着的疼痛的样子,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动容。

    这样的男人,有担当,有胆识,有魄力。

    哪怕危在旦夕,想的都是大局。

    不亏是当将军的人,这一刻,李心慧打从心里敬重他。

    整整守了一下午,直到萧凤天彻底昏睡过去,确定他没有发烧以后,李心慧这才从他的客堂出来。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长长的甬道里,青砖地面有伸展腰肢的树影,稀稀落落的,一直朝前延伸着。

    可在那甬道的尽头处,高高的台阶上却坐着一个好似看天,实则双眸迷茫的少年。

    开心一刻:

    青云:昨天没有侍寝,今天我就悲剧了!

    心慧:淡定,等凤天走了就好了,小别胜新欢嘛,你懂的!

    青云:我不懂,明明前天三爷还跟我浓情蜜意的!

    心慧:记岔了吧,前天你明明跟我浓情蜜意!

    青云:没有记岔,我跟三爷是真枪实弹!

    心慧:

    哈哈哈,非礼完男主角,今晚继续非礼男二。

    我们睡觉吧,明天再会

    晚安,群么么

    今天收到好多打赏哦,谢谢亲们的支持,三爷会好好码字的,就在家里三疯,哪里都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