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军中趣谈
    萧凤天的语气有些忐忑,他想将李心慧当成是弟妹照看,又觉得自己还需要别人照顾呢,赧然的面色显露了他的尴尬!

    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她是一介女子,除了给些银钱,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回报她的救命之恩?

    从前还好,也许她缺银两,可如今凭着她这一身本事,他不知道她还缺什么?

    李心慧转过头来,温柔有礼的眸光落在了萧凤天尴尬无措的面容上,他的下颚微微动着,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见她淡然一笑,认真道:“将军的使命是领兵打仗,保家卫国,而将士的使命冲锋陷阵,保家卫国。”

    “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战场上每一位将士都抱着百战百胜,侥幸不死,那么只怕鞑靼的铁蹄早已经踏过定南府城了!”

    “正因为有他们的英勇无畏,血战疆场,才会有九州之内的繁荣平安!”

    “萧将军不必自责,我从未怪过任何人!”

    李心慧说完,神色温婉恬静。

    她说话的时候,眼眸异常明亮,心里坚定一个想法,那眸光也会跟着笃定起来。

    萧凤天看着她如玉般的侧颜,仿佛看到一株蕙兰静静地开着!

    虽说可能不是惊艳,然而却满室清香!

    他在想,如果陈青山没有死,有这样一位通情达理的娇妻,只怕日子会无比舒心快活!

    陈青山那个时候,怎么也要撑着眼睛到最后,也许他是不甘心的。

    可世事无常,如同她所说的。

    战场从来没有侥幸!

    “我第一次知晓陈青山的名字,是他把训练新兵的前锋将军打了!”

    “那小子当时在军中风头很盛,身手灵敏,功夫底子不错,算是新兵中的佼佼者!”

    “他听说我身边的亲卫功夫都很好,便私下约了一个个地切磋。”

    “也不是每一个都会赢,可他总有不服输的气性,几个月下来,身手已经跟我身边的亲卫相差无几,我当时看他功夫确实不错,冲劲很足,便提拔到了我的身边!”

    萧凤天第一次跟人说起亲兵的过往,凌厉的眉峰舒展开来,带着一股油然而生的愉悦和缅怀。

    李心慧可以想象那种画面,军中的那种兄弟之情,爱国大义,并非她区区一股小女子可以体会的。

    在她的记忆里,陈青山是一个非常有担当,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男人。

    他会在大雪天上山套野兔子偷偷送去给她当小宠物养,也会在六月天焖热无比的时候一个人往密林里面钻,给她带新鲜好吃的野果,他还会在镇上赶集的时候,特意绕路去下寨村必经之路上等她,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记忆里的人,永远都是一副温和的笑脸,一双凤眸戏谑明亮,仿佛什么都难不倒他!

    也许这世间真的有夙世因缘吧,李心慧想着,嘴角慢慢勾起愉悦的笑容!

    “他是非常能干的,勤学武艺,努力上进!”

    “我还记得他走的那一天,他挥手向我告别的时候,笑得畅快极了,虽有不舍,却更期待将来!”

    李心慧说着,仿佛曾经的记忆都鲜活起来,彻底跟她的过去融为一体!

    萧凤天见她想起往事,并没有伤心难过,心里的不安渐渐放了下来!

    她似乎已经看淡了生死,而他,却早已体会了生死!

    难得与她有了共同的话题,萧凤天便继续道:“可不是很期待吗?”

    “全军上下,就没有不知道他想当大将军的!”

    “他说当了大将军就能回去娶媳妇了,他的小媳妇可漂亮了,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

    “性格又好,温柔大方,单纯善良,做得一手好针线。”

    “军营里不操练的时候,他就穿着你给他做的衣服,一个劲地炫耀,结果激起众怒,大家把他扒光暴打一顿!”

    “呵呵”

    “真的吗?”

    “他也有那么逗的时候?”

    李心慧笑道,眉眼弯弯的,眼眸覆上一层柔柔的光,比之前更加美丽了!

    萧凤天忽然有些不忍心接着说了,有开心的,自然也有不开心的!

    可是李心慧却来了兴趣,一脸期待地看着萧凤天,仿佛还想从他嘴里多知道一些!

    萧凤天的喉咙微微哽咽着,努力回想着那些开心的往事!

    “比这更逗的都有,西北那个地方缺水,有时候别说是洗澡,就是喝水都是问题!”

    “我们军队在边境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深潭,可以容纳十几个人洗澡!”

    “巡逻的那队人先是喝完水以后,就跳下去洗澡,等到大家接到消息赶来,看到水混得很,猜测着可能有人洗过澡。偏他一人无所察觉,捧起水就喝!”

    “结果还喝出一股尿味”

    “哈哈”

    萧凤天还没有说完,李心慧就忍不住笑出声音了。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他好逗,后来呢?”

    李心慧笑得眼泪都出来,只要一想到陈青山喝了洗澡水,想吐却吐不出来的样子,她就觉得那个憨憨的男人好逗啊!

    笑死她了!

    萧凤天看着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嘴角也忍不住勾了起来!

    他从未与人说过这些话,可此时说出来,仿佛自己再经历一遍,心里那股淡淡的惆怅被抹去些许,变成无法掩藏的温暖记忆。

    “后来他把那先头洗澡的那群巡逻兵打了一顿,还质问他们,是不是要给我喝洗澡水?”

    “那一晚,他们把军营里防走水的大瓦缸搬到深潭边去,一边滔水,一边排队洗澡,到最后瓦岗都给他们洗破了!”

    “哈哈”

    “就是那种非常大,可以装三五个人的大缸?”

    李心慧问道,那种缸都是盛水的,很深,很大,专门用来预防走火的时候来不及打水用的!

    萧凤天点了点头,轻笑道:“就是那种缸!”

    “可见他在边关的时候,也是畅快过,开心过,张扬过的!”

    李心慧笑着道,眸光温柔!

    萧凤天的眼眸深了几许,他的余光瞥到院外,圆形拱门那里,一直有一个人影站着。

    那身形一动不动,若不是那微微倾斜的影子和他多年来善于侦查的眸光对接,估计他也不敢确定是道人影!

    “不打仗的时候,他们都很快活,一个个跟老兵混在一起,不是摔跤就是吹牛!”

    “我还记得我们被困玉城峡谷的时候,他还有心情跟我说他入营的趣事!”

    “当时他们还在新兵营操练,累瘫的时候连口水都喝不到,他当时问身边的老兵,要是战场是也喝不到怎么办?”

    “那老兵晃了晃自己腰间的皮壶,然后跟他道,自己随时备下,如果战场上实在是没有,就看看死人身上有没有,如果死人身上没有,就去弄点马尿。”

    “玉城峡谷四面环山,久战后,无水,无粮,筋疲力尽,他跟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那皮壶里装的就是马尿!”

    “然后他喝了一口,剩下的递给了我!”

    那一战,他带的五千精兵全部战死,赶来救他的五十余名亲卫,只有于洲和卓焱活着。

    陈青山若不是为他挡了致命一刀,他也会活着!

    李心慧看着萧凤天冷肃的面容,他冷凝的眉峰又皱起了,紧绷的下颚那里,疤痕依旧醒目。

    她想起萧凤天遍布全身的疤痕,微微酸涩的心脏有些疼痛!

    那一战,活下来的人,该有多不容易啊!

    “能活下来的人,是幸运的!”

    “可背负了太多,却是压抑的!”

    “将军日后上了战场,多为他们杀几个鞑靼,沙匪,我想这才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他若是活着,我们也都会死,或早一点,或晚一点。可是现在我到死都会记得他,所以他其实一直都活在我的心里,我看着青云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他。”

    “我看到将军的时候,也会想起他!”

    “别人唤我一声陈娘子,我还是会想起他!”

    “这世间的悲伤,看透了便不是悲伤,我改变不了他已经去世的事实,所以我只能让我自己活得轻松一点,快乐一点,这样说不定他还能有些安慰!”

    李心慧认真地诉说道,陈娘子之名,本来冠的就是陈青山的姓。

    一开始的排斥,到彻底融合的记忆!

    一个潜藏在心里,宁愿死都压追随的男人!

    那份真挚的感情,怎么就能轻遇被后来的她抹去?

    她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淡然一点,因为她不想萧凤天耿耿于怀!

    之前的梦境里,她觉得韩越就是陈青山。

    而韩越对她来说,是挚友,可以交托生命的挚友!

    她不会忘记自己的挚友,也不会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

    更加不会忘记陈青山这个人,一个在记忆里,温暖过她的人!

    ……

    烈日总是刺眼的,尤其是在忽然抬头的时候!

    那光突然射入黑漆漆的瞳孔,直到那瞳孔里仿佛有了漩涡般的波动。

    片刻后,冰凌般的冷芒直射而出,空留深雾般的空洞……

    靠着墙边的那道身影,听了许久许久的对话,久到双脚已经挪不动,而神情也跟着木然和冷肃!

    最后,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可心却一点一点,沉入谷底!

    开心一刻:

    我觉得晚上没有加更了!

    你们说呢?

    有吗?

    谁想看小叔吃醋?

    说,有没有人想看?

    想看的留言,三爷酌情加更!

    哈哈哈,豆豆豆,一切都是为了豆!

    为了你们的豆豆,三爷已经变成三疯了!

    一天疯三次,只为小豆豆!

    嗷呜,嗷呜,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