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萧凤天的的打算
    一番商讨后,陈青云见那成功转移那两人的视线,心里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不管嫂嫂如何不凡,她都是他至亲至敬致爱之人!

    她的成功不是偶然,而是她勤奋刻苦的结果!

    可明德大师都束手无策,嫂嫂却能救了萧将军!

    他总是要站出来,先点明厉害之处,日后嫂嫂再有什么惊人之举,大家也便能够慢慢接受了!

    徐润泽匆匆忙忙下山的时候,随行的护卫抬着一具用黑布裹着的“尸体”,于是徐润泽的身边便显得孤立起来!

    山林里的清风阵阵徐来,烈日下,那微乎其微的凉爽都可以忽略不提!

    行至山脚下时,忽然从那隐蔽的山林里窜出一伙训练有素的黑衣人!

    只见对方二话不说提起长刀就砍了过来,徐润泽眼眸一眯,连忙往后退去!

    果真给陈青云料中了,这些人就奔着他手中的证据来的!

    “嘶啦”

    连着几声撕裂的声响,那具被黑布裹起来的“尸体”瞬间一跃而起!

    “退回寺院去!”南山寺的武僧延弘厉声道,他看得出那些人的招式阴毒,杀心很重!

    徐润泽的护卫立即形成包围圈将徐润泽围起来,与此同时,那些杀手很快就知道上当了!

    他们根本毫不恋战,对着徐润泽就砍了过去!

    延弘的功夫极高,片刻后,三人的下巴被卸了,两个的腿断了,而徐润泽则在护卫的保护下快速返回南山寺。

    余下的杀手见状,知道无法得手,当即快速四散退去。

    剩下两个腿断的跑不了,可就在延弘捆绑的时候,那两人却忽然咬舌自尽了!

    鲜红的血顺着下巴哒哒地流出来,渲染着那两人的面容诡异阴森,纵然早有准备,徐润泽还是被惊到了!

    这些人分明就是死士,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看来他还得回去跟萧凤天从长计议!

    带着两具尸体,原本走了的徐润泽再次被迫返回南山寺!

    静谧的客堂里,落针可闻!

    院中的树影下,有两具僵硬陌生的尸体!

    徐润泽站在窗前,负手交叠,神色不稳!

    “看来,现在我是真的出不去了!”

    “就是出去了也会被追杀!”

    徐润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么胆大妄为的杀手,明显就是权贵豢养的死士!

    “你是不能去,不过我能!”

    “而且你暂时也不要出去!”

    萧凤天闭上眼,感觉身体十分虚弱!

    他如今手上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

    徐润泽眼眸一亮,顿时就明白过来!

    于洲还在他的府上,可是这些人都不知道!

    他是齐瀚来府以后才出来的,这些人一定以为是齐夫人给他报的信!

    而所谓的证据,还在南山寺!

    捋了捋自己的小胡须,徐润泽玩味道:“我们在这边悠哉几天,吃素拜佛,诱导他们在这里守几天!”

    “到时候消息一入京城,他们想阻止也不能了!”

    “而我若是回去,那些人拿不到证据还会有人来刺杀我,弄不好还会连累于小将!”

    萧凤天点了点头,他正是此意!

    等到萧家的暗卫到了,这些人就不足为惧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想反过来查那群杀手背后的人

    同一时间,山林深处。

    烈日照耀,惊鸟飞起。

    隐蔽的山腰有处高高耸起的大石,只见一人站在上面瞭望,视线粘连在南山寺的山门处不肯挪开。

    而他的身后阴凉之处,挨着坐了十几个青年男子,个个面色阴沉,神色紧绷!

    “头,入夜杀进去”

    其中一个出声道,手里擦试的利剑闪着冷冷的寒光!

    领头那个闻言,缓缓地站了起来!

    只见他瞬间跳上那块高耸的大石,瞥了一眼南山寺练武场里面那些武僧凌厉如风的身影,当即摇了摇头!

    “不用了,南山寺高手如云,我们杀进去也没有用!”

    “萧凤天中了我们的毒,早就死了!”

    “徐润泽不敢把证据带出南山寺,我们可以逼他带出来!”

    “头的意思是”拭剑的下属问道,眼眸里的寒光聚敛成冰锥一般!

    “你去定南府城跑一躺,将萧凤天的死讯,景王侵吞兵权,残害异己等消息在定南府传播开来!”

    领头的杀手说完,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

    到时候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作为知府大人,怎么能够玩失踪呢?

    余下的人都明白过来,当即阴狠地勾起了嘴角,瞬间迸发出一股必杀之意!

    徐润泽本以为,他可以忙里偷闲,在南山静养几天等着看戏!

    可第二天下午,衙门里的王通判便急匆匆地上了南山寺请人!

    平西将军萧凤天之死的消息传遍了定南府城,伴随着的还有景王侵吞兵权,残害异己!

    许多有头有脸有派系的人物接二连三拜访衙门,为的就是探听内幕!

    结果王通判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徐知府上山拜佛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拜佛?拜佛有用的话,他还考进士当官干什么?

    王通判当场就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恨不得掐死自己,免得被热锅活活烙死!

    徐润泽也急了,安抚了王通判以后,他便去见了萧凤天。

    “他们这是要逼我出去,去京城的消息最快也还要七天才能到!”

    “可我若是不回去,定南府无人主持大局,只怕流言更加肆无忌惮!”

    徐润泽担忧道,现在这般,还真是让人头痛!

    萧凤天闻言,对着徐润泽道:“先不急,你照实跟王通判说我就在南山寺,他若是不放心,你便带他来见我!”

    “定南府如果需要一个人主持大局,这个人不一定要是你!”

    萧凤天认真道,既然他死不了,那么不如回定南府养伤!

    等到那些人察觉不对时,京城早就风声四起!

    徐润泽出了客堂的时候,皱着的眉头还没有松开!

    他努力地想了又想,定南府能够主持大局的,便只有齐瀚了。

    但他空有名声而无实权,只怕也不好调动衙役!

    哎

    徐润泽轻叹一声,压根没有想到,萧凤天说的那个人,是他自己!

    两天后,萧凤天勉强能够下床了!

    李心慧送了些特制的药膳过来,这药膳是加了明德大师让武僧带回来的花斑蛇肉,里面的毒液是处理过的,微乎其微

    “吃了这顿毒膳,再按照方子上的药吃上十天就可以了!”

    李心慧将提前写好方子拿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走!”

    萧凤天疑惑道,他谁也没有说!

    李心慧闻言,轻笑道:“我见你中午下床活动筋骨的时候试着运气,你若是不急着走,不会在这个时候想运气!”

    “你体内的毒不会危及你的性命,只不过会让你觉得容易倦怠和虚弱!”

    “走水路再乘马车,只要不日夜兼程,你应该可以好好回京!”

    当然,如果不要命的赶路的话,多少会损伤脏腑,不过也不碍事!

    像他们这种生命力顽强的学武之人,她觉得可以承受!

    经过几天的相处,萧凤天知道李心慧是一个非常通透明理之人!

    她很聪明,从不会询问他关于病情以外的事情!

    每一次例行探望他后,便会离开,十分守礼!

    他已经可以下床了,肩膀上的箭伤深些,手臂提不起刀剑,显得羸弱不堪!

    眼见离别在即,萧凤天吃着药膳的速度放慢下来

    她炖的蛇羹很好吃,清甜滋润,连丝腥气都没有!

    若不是提前知道,他都会以为是白嫩的蛙肉。

    客堂的房门是开着的,窗户也是支起来的。

    明亮的光线透进来,轻易就照到了在床榻上支了矮桌吃药膳的萧凤天。

    他看着安静坐在圆木桌前的她,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桌上。

    穿着湖绿色的小衫,下面配一条浅绿色的百褶裙,淡雅悠然,恬静柔美。

    眼睛里的光芒柔和又温柔,徐徐看着窗外的景色,也不出声打扰他用膳。

    单薄的湖绿色袖口顺着手腕滑下,露出白皙细腻的肌肤。

    萧凤天感觉眼睛被闪了一下,他不舍地收回眸光,过一会又用余光打量。

    她的肌肤美极了,不施粉黛,莹莹如玉般泛着粉粉的光泽,小巧的鼻子晶莹可爱,恰到好处的双眼皮下是一双漂亮的眼眸,如动人的桃花,轻眨时,长长卷翘的睫毛跟两把小扇子一样,扇得人心痒痒的,连呼吸都忍不住轻缓。

    盘起的青丝绕到脑后,随意地挽了个发髻,上面摇曳着两只素雅的银钗。她似乎没有什么像样的首饰,连耳环都不曾带!

    他忍不住鬼使神差般道:“我曾听青山说起过你,他很喜欢你!”

    “你可怪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