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窥探睡颜
    已经收尾的千佛图上完最后的色彩,陈青云送去给明德大师装裱,顺道去了落雪斋。

    闻雪阁的房门是关着的,可是却没有反锁。

    陈青云轻而易举就推开门进去,里面的人儿睡得很熟,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入侵自己的地盘。

    刺眼的阳光洒了一地,突然就倒影出一道欣长的影子。

    陈青云进去以后,关了房门。

    细碎的光点在散落在房间里,他看着放下帷幔的寝室,眼眸逐渐变得幽深。

    迟疑的步伐不过是一瞬间,他便不由自主地上前。

    撩起帷幔后,房间里的一切清晰入目。

    房间里还有明显的水渍,地上湿哒哒一片,梅兰竹菊的屏风后,洗澡的圆木桶里还散乱地扔着脏衣服。

    而她却合衣而眠,单薄的衣衫系得松松垮垮的,露出了里面的玉兰色兜肚。

    耸起的胸脯因为呼吸一起一伏,她睡得极沉,微微张着红唇,露出里面皓白的贝齿。

    陈青云坐到床边去,然后看着她恬静的睡颜。

    “你这么能干,到显得我没有用了!”

    “看来我得有点动作才行啊!”

    “他跟你有什么缘分呢?”

    “难不成是这救命之恩?”

    陈青云说着,嗤笑起来!

    那位平西将军,自幼在西北长大,建功立业,很是不凡。

    可那又如何?

    陈青云想要忽略内心的不安,他有些心悸和焦虑,不是因为出现了那么一个人,而是因为那个人刚好跟嫂嫂有些牵扯!

    “莫不是曾经请他代为照顾你?”

    陈青云呢喃道,随即又自嘲地否决!

    如果真的叮嘱过,那么以那位萧将军的心性,也不会磨蹭到现在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病了,其实什么都没有!

    可是他的心就是乱,这种絮乱无章的感觉,像极了爹爹过世的时候,他心里涌动的感觉一样!

    他记得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爹爹要过世了,去摘了许多沙果,在山上他就觉得心神不宁,很是烦闷。

    结果刚到家门口就听到一声惊呼,娘亲更是哭得肝肠寸断。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爹爹病入膏肓,那天吐血了,请来看的大夫说活不过两天。

    结果爹爹勉强撑到后半夜就离世了。

    他记得自己恍然无措的样子,他想哭,可是许久都没有落泪!

    那个时候,他是茫然的吧!

    可如今呢?

    他执起她的手,放在手心里,可他觉得不够!

    他将自己脸颊贴过去,然后低头,亲昵地靠着她!

    可还是不够!

    然后他侧身躺到床榻上去,伸手揽住她的腰身!

    清浅的呼吸起起伏伏,未眠,她早已陷入深睡当中。

    陈青云的手紧了又紧,闭上眼,狠狠地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不够,还是不够!

    他多想箍紧她的身体,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臂弯,然后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手臂收紧她的腰身。

    仿佛两个人连在一起,不分彼此。

    那样也许就够了!

    可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他还有清晰的理智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这样才是最舒服的,他的臂弯坚硬又硌得厉害,她一定睡的不舒服。

    将她抱得越紧的话,她就会醒得越快。

    她不是他可以操控的女人,像个布偶一样,等待他抱入怀里!

    她是鲜活而明朗的,有出神入化的厨艺!

    还精通药理,临危不惧,让人刮目相看!

    陈青云在她的身边闭上眼,小憩一会!

    他的心渐渐静了下来,半响,他深幽的眼眸忽然闪过一抹犀利的幽光。

    他想,也许他知道该怎么去处理这件事了!

    缓缓地勾起嘴角,陈青云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房间里的浴桶里还泡着脏衣服,陈青云在她身边躺了一会,然后起来慢慢地帮她搓洗。

    偌大的落雪斋,静谧无声,只有淅淅沥沥的水声。

    翠环翠玉她们怕齐聘婷吵齐夫人睡觉,全都到大厨房去了。

    院子里,除了洗衣服的陈青云,其余的都在睡觉。

    中午的阳光很烈,又刺眼睛。陈青云蹲在阳光暴晒下的小井边洗衣服,掌心里的兜兜都不够他一掌握住的。

    还有她的小亵裤,柔柔的一小团,带着丝绸般的凉意,让他此刻晒得发烫的脸颊,仿佛有了春风拂面般的温柔惬意!

    陈青云洗完衣服以后,把房间里的水倒了,帮她理了理蚊帐才去院子里纳凉!

    齐夫人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醒来时,陈青云早已在厅堂里等候。

    因为书院已经收假了,回去传消息的人没有带来齐瀚,到是把知府大人徐润泽带来了!

    陈青云知晓师母身体不便,便亲自带了徐润泽去隐蔽客堂看萧凤天!

    萧凤天勉强能靠着垫子坐起来,不过脸色苍白得可怕,因为失血过多和余毒未清,他的精神并不是很好,说话都带着!

    徐润泽搬了凳子坐到床边去,面色惊变道:“杀了张磊捅了马蜂窝了?”

    “我来的时候让人在山下四处查看过了,那些人还暗中守着的!”

    萧凤天闻言,冷冷地勾起了嘴角,深邃的眼眸里全是凌厉的杀意!

    “西北军中三十万两抚恤银子和饷银,暗中勾结沙匪抢劫粮草,恨不得置我于死地?”

    “这笔血债,我若是不讨回来,便不用姓萧了?”

    徐润泽之前就猜测着,一个张磊还不敢这么嚣张,不过背后之人也太过胆大了些!

    目前朝堂上立长之风此起彼伏,再加上元后逝世多年,中宫并无嫡子!

    成王的呼声最高,势力最大,在几位王爷里面算是最扎眼的!

    可惜皇上迟迟不肯表态,因此下面的官员也渐渐察觉出一些苗头!

    “现在他们就等着你下山呢,我来之前已经往京城传了消息了!”

    徐润泽出声道,他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当时就跟齐瀚分别传了消息去京城!

    陈青云在一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要是猜的不错,那些人早就认为萧凤天必死无疑!

    “他们不是在等萧将军,他们是在等萧将军手里的证据!”

    “大人既然上了山,只怕想下去就不那么容易了!”

    陈青云漠然,显然那些人一直守着却让人回府城报信,唯一的可能,他们一直在等,看谁来取这份证据!

    现在,这个是人来了!

    是定南府城知府,徐润泽!

    徐润泽有点懵!

    他不知道萧凤天中了西域鬼面毒,恶魔之花!

    所以也不知道萧凤天这条命能够救回来算是老天眷顾!

    萧凤天看向陈青云,觉得他的轮廓有些熟悉,然而自己却并不认识!

    “你是?”

    萧凤天打量着清瘦而俊朗的陈青云,眼里闪过一丝疑虑!

    少年持重沉稳,浓密的眉峰皱起,显出一股气势不凡的凌厉。

    只见他抿着红唇,下颚紧绷,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眸闪过一抹暗沉。

    “我是陈青山的弟弟,陈青云!”

    陈青云颔首,不卑不亢!

    萧凤天忽然一震,双目撑大,怪不得他感觉很熟悉?

    这轮廓,这眼睛,可不跟为他了保护他而死去的陈青山很像?

    而且昨晚他分明看到一个人影站在窗外窥探,那个时候,他虽然看不清楚,却觉得那人的眼神十分犀利。

    如今想来,只怕他嫂嫂那般照顾他,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喜!

    萧凤天十余年来未曾有过此刻的羞燥,那是救命之恩,不是随随便便几句话可以盖过的!

    也不是真金白银就能抵消得了的!

    更何况那关乎一个妇人的名节?

    “昨晚性命危急,谢谢你们叔嫂二人的救命之恩!”

    萧凤天出声道,话虽简单,心里却想着找个机会报答。

    也许报答陈青云更好,一来消除陈青云心中的芥蒂,二来也好避免外人瞧出端倪,对她不利!

    陈青云眼眸微动,自然知道萧凤天的打算!

    只听他道:“昨晚萧将军的情况十分危急,明德大师说,毒已经入了心脉,救不了了!”

    “什么?”

    徐润泽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能够勉强靠着跟他说话的萧凤天!

    他昨晚竟然差点死了?

    “那后来怎么会?”

    “是我嫂嫂!”陈青云认真道!

    “什么?”

    徐润泽下巴都差点惊掉了,眼眸里全是不敢置信!

    萧凤天早就见识了那位陈娘子的胆识和魄力,当下并不惊愕,然而他却对陈娘子精通药理的事情很是好奇

    陈青云看着面前这两人各不相同的面容,当即解释道:“我嫂嫂喜欢钻研厨艺,对药膳更是深入钻研!”

    “她知晓药性药理,一直都在搜寻可入口入菜之药。!”

    “昨晚也是明德大师医术高明,稳住了萧将军的心脉,又将他体内的毒素逼到一处去!”

    “这才用了土法子,泡浴闷蒸,将萧将军体内的毒素慢慢通过四肢百骸散出来!”

    徐润泽和萧凤天对视一眼,顷刻便明白了其中的要害之处!

    感激是一回事,可如今想要反击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三人当即商议起如何引蛇出洞,一网打尽的计策!

    开心一刻:

    偶尔不会提醒更新的,书架页面往下拉,刷新就可以了呢!

    下午还有章节,我们慢慢看,不着急!

    哈哈哈,反正你们着急,我也写不出来!

    当然,你们这么爱我,我会多写点的!

    来吧,用豆豆来砸我吧,我一定能接受你们如此激烈的爱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