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她心所想
    天色刚亮时,知府徐润泽便被一个消息给炸得头发都差点倒立。

    西北军中,张磊贪污了三十万两军饷不知所踪。

    萧将军呈报证据的路上遭人截杀,生死不明!

    景王坐镇边关,可能被人倒打一耙。

    徐润泽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急得在原地打转,接连见了三个幕僚。

    最后还是一个幕僚出着主意道:“大人若是不放心那位于小将去京城,不如抄一份证据,我们私下请人送去!”

    “一来保存了真正的证据,而来借此给镇国将军报信,到时候别人不信没有关系,镇国将军信就可以了!”

    徐润泽闻言,当即拍手,对啊!

    别人不信不要紧,镇国将军信就可以了。

    于洲不能出事,不然萧凤天若真的在定南府遇难,只怕他也摘不清楚了。

    徐润泽提出的建议,于洲自然是肯的。

    抄录证据去给大将军报信,他身上带着萧家亲卫的私印,只有大将军来了,幕后之人才不敢妄动。

    两人商量着,证据分成几路人送去,也防止别人暗下黑手。

    可午时,只见齐瀚匆匆来了府衙,带来的消息却让于洲振奋不已。

    将军竟然还活?

    于洲的眼泪当即落了下来,连忙又抹去。

    只见他眸光异常坚定道:“我跟知府大人去南山寺!”

    齐瀚和徐润泽对视一眼,接连摇了摇头。

    只听齐瀚道:“你就在知府衙门,哪里也不许去!”

    “徐大人先去看看萧将军的伤势,顺便告知我们的打算!”

    “等待萧将军示下,你们该入京的入京,该写折子的写折子,这番风云还是让镇国将军去搅动为好!”

    一来萧庭江老谋深算,势力庞大。

    二来他军功赫赫,除了皇上,就连张金辰都要忌惮几分!

    三来萧庭江是皇上的人,这件事又牵扯到成王,所以

    于洲没有说话,他知晓其中的厉害。

    徐润泽的神色凝重起来,当即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明白了。

    萧凤天的客堂里,明德大师和延慈大师都在,煎来的药刚刚服下,他们都想知道药效如何?

    李心慧来的时候,只听厢房里传来呕吐之声!

    “呕哇”

    “快,用盆接住!”

    延慈大师兴奋的声音突然蹿出来,门外的李心慧眉头一跳,嘴角抽搐着!

    都是闷在身体里的毒血,接住干什么?

    “明德大师!”

    “延慈大师!”

    李心慧进门颔首。

    明德大师微笑着点头,手里还拿着她的方子在看!

    “很有成效,他反复吐上几次,剩余的慢慢用药浴催发,然后再用汤药解毒,就算没有“花斑蛇毒”,他的性命也无碍了!”

    明德大师的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原本要魂归地府的人,因为陈娘子的办法而捡回一条命!

    作为医者,他感到由衷的开心!

    看到李心慧进来,延慈大师原本在给萧凤天顺气的,当即扔在一旁不管,窜到李心慧的身边道:“陈娘子,你这药方怎么想到的?”

    “解毒和生血的竟然能够一起开?”

    “咳咳”萧凤天冷不防被延慈大师这一放,当即咳嗽起来!

    他心脉受损,浑身再无一丝力气,整个人面容枯槁,形如鬼魅!

    房间里的两位大师只当他是咳呛住了,都没有人过多关注!

    还是李心慧上前给他拍了拍后背顺气,温柔地给他垫高了一个枕头,又擦去他嘴角溢出的血丝!

    “谢谢!”萧凤天恍恍惚惚地说道,他的身体很虚弱,密集的汗液都浸透了他的里衣!

    因为药浴和中毒的关系,他的身体散发着一股奇怪的恶臭。

    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嫌弃,一再挨近着照顾他!

    萧凤天的眼眸像起雾的深林,灰蒙蒙一片,让人看不到他潜藏在眼底的感动和赧然!

    “没关系的,你好好养伤吧!”李心慧不以为意!

    “毒已经进入了你的心脉,要想解毒,必先开生血药让血气上涌,这样再解毒的药性会趁机侵入你的肺腑和血液当中,从而让你心脉沉积的毒血得到清理!”

    李心慧解释道,她强就强在用药上面!

    其余的,她都是看明德大师表演!

    明德大师那几针才是关键,如若不然,她有再好的方子都是废的。

    可对于延慈大师和明德大师而言,诊脉,辩证,针灸都是最容易学会的!

    然而最难的是配药的方子,而李心慧恰好强在这里。

    如果她要学医,必定事半功倍,可以说是天生的神医之材!

    明德大师窥得一丝天机,知晓许多旁人不知道的,当即眼眸闪着一丝亮眼的光。

    “陈娘子可愿学医?”

    明德大师问道,一旁的延慈大师双眸炯炯有神地盯着李心慧,好似在看什么千年人参一样!

    李心慧见两位大师兴趣盎然地盯着她,笑得跟两只大灰狼在逗小白兔一样!

    嘴角微微抽搐几下,李心慧摇了摇头。

    她若想学医,当初就不想一心想要学厨了。

    制药只是家族传承,她真正喜欢的,是吃的,是美食,是做美食的乐趣!

    “我懂得的药理,都会放在药膳上!”

    “人吃五谷杂粮,故而没有不生病的,可见百病多从口入。药膳不仅仅能够填饱肚子,也能养护脾胃,从而让身体更好!”

    “就说当归,黄芪,枸杞,生姜,党参,虫草花等等,入药哪里有入汤好?”

    “药膳也分好多种类,排毒养颜的,滋阴润肺的,健脾养胃的,益气生津,养肝清热等等,有些病症甚至于还能通过药膳治疗,比如心悸不安,脾寒胃弱,小儿羸弱,女子宫寒等等。”

    “我已经在整理药膳分类了,到时候会连同留下的素斋菜谱供给佛祖!”

    李心慧双手合十,笑得明媚动人。

    她就是喜欢钻研吃的,说到吃的就会很兴奋,那些八大菜系,万千素斋她都不以为意。

    在她心里,真正想要做的,便是药膳。

    药膳要费心,费力,费脑,若是做不好,便有可能是毒膳。

    她在现代钻研多年,想开的就是药膳房!

    明德大师看见那双明亮的桃花眼里,好似起了一层薄雾,慢慢变化成一些虚幻的倒影。

    好似又窥探一丝天机了,明德大师在心里低叹,然而,他却选择笑而不语!

    “师傅,陈娘子之心,比学医者,更甚几分!”

    延慈大师笑道,他没有夸张!

    学医者,为的是能够帮助病人舒缓病痛,延长性命,可陈娘子却想大家吃得健康,如此便能减少病因的诱发。

    说起来,到是他和师傅狭隘了!

    明德大师看向李心慧那遇强则强运道,当即含笑叮嘱道:“药膳不比简单的美食,陈娘子日后须好好钻研,如此,方可心想事成!”

    李心慧受教地点了点头,钻研厨艺是她毕生的追求和爱好,传承厨艺是她的心愿和责任!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如果一个人已经病入膏肓,各项器官已经衰竭,她就算有再强的本事都救不了!

    更何况,养生讲究的是日积月累,循序渐进!

    日后钻研三五年,或许她还能有底气开一家真正只做珍品养生的药膳房!

    萧凤天从头到尾都是沉默的,不过也可以说是昏昏欲睡的。

    他虽然是闭着眼睛的,可睫毛却一直微微抖动着。

    心里有一股怪异的感觉,明明眼皮都已经睁不开的人,却还想着竖起耳朵,多听一听那悦耳至极的声音。

    他恍惚中,感觉的头还靠在冰冷的地砖上。

    而她,撩开他凌乱的发丝,轻而易举就认出了他。

    明明很瘦弱,却一个人扶着他走了那么长的路。

    萧凤天的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可能连他都没有发觉,自他醒来以后,眼里看到的人是她,让他纠结的人是她,现在闭上眼,脑袋里想的人还是她。

    一阵清风袭来,萧凤天忽然颤抖着,他竟然会感觉到冷?

    李心慧见他抖了一下,脸色煞白,连忙将他的被子往上拉一点!

    “你现在身体虚,养几天就好了!”

    萧凤天睁开眼睛,身体有些僵硬,密集的汗渍从额头冒出来,让他有些不适!

    一层氤氲的热气一直都围绕着他,还把脸颊都熏红了,让他一双深邃的眼眸都跟着闪动起来!

    李心慧知晓他很尴尬,毕竟她的年龄和身份摆在这里!

    不过她也就是过来看看,见萧凤天的情况确实稳住了,她便立即回房休息!

    走时,衣袂翻飞,丝毫没有一点留恋。

    萧凤天微眯的余光追寻着,直到眸光里只有门外的地砖,以及落在地砖上的骄阳。

    深色的瞳孔慢慢变得迷离,萧凤天缓缓地闭上眼睛,陷入深深的沉睡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