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成功救人
    房间里,李心慧热得十分难受,她要将萧凤天体内的毒素慢慢散出来,不再沉积在心脉,方可用汤药解毒,调养生息。

    药浴以后,萧凤天昏昏沉沉的,视线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晃眼的光不停地在他的眼前转啊转,他着上身躺在硬板,恍惚中感觉一位小娘子在贴身照顾他。

    周身仿佛被架在火上烤着,热得他都能察觉肌肤都在颤栗着,闷在心口的黑血吐了出来。

    “呕呕”

    萧凤天呕吐着,因为起不了身,那黑血就顺着他的嘴角流到了脖子下面。

    李心慧见了,连忙用毛巾给他擦干净。

    一只手托起他的头,一只手温柔地拍打他的背脊,她五指并拢,掌心形成半弧状,拍下去的时候,既不会伤着他,也不会让他觉得难受。

    萧凤天眼眸清明时,看到的便是他的头靠在她的臂弯,而她在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部,这一切昭示着他没有做梦,真的是她在照顾他!

    萧凤天仅存的理智像是蒸笼里的腾空的热气,倏尔就消失在了半空,全身跟煮熟的鸭子一样,腾地红了个彻底。

    好在身上的毒素未除,肌肤全是紫色的,因此也并不显眼。

    可他那闪烁的眸光都足以彰显着,他的尴尬和赧然!

    感觉身体跟火炉一样闷热,而且胸口闷痛,全身虚弱无力,布满虚汗!

    随着眼睛的睁开,他的额头突然爆痛起来,伴随着天旋地转和恶心想吐的感觉,萧凤天憋得脸上的青筋都凸起来!

    他恍惚中又闭上了眼睛,等到感觉脑袋不那么痛,周围也没有天旋地转的感觉时,他又才慢慢睁开。

    眼前的女子穿着绿色的对襟褙子,头发都湿透了,衣服也,变成墨绿色的衣服紧紧贴着身体,显出傲然的曲线。

    一张白净的瓜子脸,鼻子小巧,眼眸温柔明亮,像极了夜空中的繁星,却比繁星更加耀眼。

    萧凤天感觉眼眸被闪了一下,他几乎不敢认,可他还是诧异出声!

    “是你?”

    他的嗓子又干又哑,连说话的力气都是硬来的!

    双手无力地抓着床沿,却连一丝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先别说话!”李心慧皱了皱眉,她知道萧凤天想动!

    可现在最忌的便是乱动,容易让心脉之中的毒气乱窜,致他昏厥。

    她热得上火,身上的衣衫都恨不得脱了去!

    “你中毒了,现在我在帮你散毒。”

    “不能乱动,就这样躺着就好了!”

    李心慧说道,守在一旁。

    萧凤天眯着眼睛休息了一会,等到神智清晰时,才慢慢打量起周围的一切。

    清幽的房间供奉着佛像,地上还有打坐的蒲团,临窗的桌上还摆放着佛经。

    简单的帷幔上是佛家常见的灰色,这里显然也是南山寺的厢房。

    可是她竟然在这里,而且还懂医术?

    萧凤天一肚子的疑问,房间里的热气膨胀,他看着她的手下意识放在领口那里,似乎想要揭开透气。

    眸光闪烁一下,萧凤天连忙低头,耳根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若是旁的女人,只怕他都要误以为是在他了!

    可偏偏是她,让他连一点旖旎心思都不敢生,生怕她以为他是龌龊之人!

    他恍然地低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上身,竟然半点遮羞之物?

    一条薄薄的亵裤扒至脐下三寸,隐隐露出扎眼的黑色,萧凤天眼眸都红了,余光瞥向她时,却见她还面色不改地用银针在他的指尖放血?

    眼里的闪过一丝赧然,萧凤天闭了闭眼,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的下颚透出一股尴尬无措的表情来!

    看到萧凤天恢复神智了,那涣散无光的眼眸也亮了起来!

    李心慧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原本蹙着的眉头也不知不觉散开了!

    心脉逼到血液里的毒液都在慢慢消散,虽然对身体的损害很大,可至少不会再危急生命了。

    接下来无非就是服用解毒的药汤,那个只要按时服下就行,其余的针灸和花斑蛇都是明德大师操心的问题了!

    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李心慧看着萧风天道:“若不是明德大师护住你的心脉,你已经没有救了!”

    “你中的这种毒很霸道,虽然不会立即死去,可当你死去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能够认得出你!”“我听明德大师说,这种毒叫“鬼面毒”!”

    萧凤天闻言,眼眸阴翳,面色顷刻间覆上一层寒霜!

    这种毒是朝中那些老蛀虫常用的手段!

    专门用来铲除异己!

    “谢谢你!”萧凤天沉声道,他余光看到一个男人杵在窗边,视线似有若无地扫了过来!

    虽是淡淡一瞥,却透出犀利的寒光!

    嘴角微微抽搐着,萧凤天暗暗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一丝力气也没有,当即觉得更加难堪!

    她是亲兵的遗孀,却这这般境况下照顾他,若是连累她的名节受损,这份恩情他更是无以为报了!

    连再多一句的谢谢都哽在喉咙,可见眼前的景象有多让他尴尬无措。

    “不用谢!”李心慧愉悦地勾起了嘴角,她看得出萧凤天十分尴尬。

    “我其实没有帮到什么,是你命大而已!”

    萧凤天确定能够活下来了,这是件值得开心和庆贺的事情,李心慧让僧人们撤掉了炉火以后,开了方子给明德大师斟酌,自己则先去洗了个燥!

    齐夫人的紧绷的面容总算是松缓下来,看着萧凤天等人被扶去客堂重新包扎以后,便回了落雪斋!

    刚好李心慧洗了澡出来,未眠,跟齐夫人的虚弱相比,她却显得精神奕奕的!

    “等会我做点好吃的药膳给您定定神吧?”

    齐夫人也觉得一时半会难以定惊,便缓缓地点了点头!

    清晨刚刚到来,大树庇荫的落雪斋显得凉爽舒适!

    齐夫人顺势坐在石桌上,然后对着李心慧招了招手,示意她也坐下来!

    她的身体软软的,连招手的力道都像棉花一样。

    “夫人,我去厨房给你们端些早膳来!”黄妈妈出声道,她看着齐夫人苍白的脸色,很是担忧!

    齐夫人无力地挥了挥手,虽然没有食欲,可她知道自己必须吃!

    “人已经没事了,您要是一直这样,对孩子会很不好!”

    李心慧拍了拍齐夫人的手,给她安慰!

    齐夫人勉强笑了笑,深色的眼眸闪过一抹沉思,随即看着李心慧道:“我没有担心凤天了!”

    “朝局又要不稳了,诸位王爷的势力呈现鼎盛之势,连镇守边关的平西将军都有人要谋害,你要知道,萧家掌握了大周二十万兵权,凤天又是萧家唯一的嫡系子孙。”

    “他若是出事了,镇国将军萧庭江必定一番狂澜,而这番无法无天的背后,只怕是免不了牵扯出储位风波?”

    “青云他们在这个档口秋闱,若是中了,明年春闱,一个不好就会卷进去!”

    “哎”

    齐夫人长长一叹,侯府如今站在谁的她不知道,按照她的性子,多半是景王!

    景王跟凤天的感情很好,萧家手握重兵,是很大的助力!

    然而萧家只忠于皇上,再加上凤天的未婚妻是张金辰那个老狐狸的女儿

    这一桩桩,一件件,牵扯颇深,一时间还真是让人头痛!

    李心慧见齐夫人蹙着眉头,神色多思多虑,很是不好!

    “派人给伯父送信吧,而且我相信谁要谋害萧将军他心里是有数的,这些人如此丧心病狂,皇上一定不会姑息!”

    “也许等到青云有幸春闱,会是局势一道口子的时候!”

    李心慧猜测着,她知道并非昏君!

    这些王爷斗得再厉害,那都是涉及到权柄倾轧,可如果手伸得太长了,已经危害了社稷,只要是耳聪目明的掌权者,都是无法容忍的。

    齐夫人听李心慧这么一说,那惶惶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她到是没有想到,心慧对朝局也有自己的见解!

    “哎”

    齐夫人长长一叹,看着心慧精致的脸庞,如珠如玉的。

    尤其是这一双明亮的桃花眼,波光柔媚,色彩绚丽。

    从前到是不觉得,如今越发觉得这丫头好看不说,温柔识体,聪慧通透。

    一身青缎的交领褙子显得那腰身纤细高挑,举手投足间,略带一股矜贵怡然的神韵。

    “之前也不知道谁在我耳边嘀咕过,说你会拖累青云!”

    “如今看来,青云有你帮扶,才是最大的幸运!”

    齐夫人由衷叹道,看着李心慧的眸光越发怜爱。

    李心慧红唇一扬,笑得肆意而明媚。

    “青云对我好,我才会对他好啊!”

    “我这个人向来很懒,不会主动去对谁好,当然,谁要是对我好的话,我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贴上去的。”

    李心慧说完,故意用手撞了撞齐夫人的肩膀。

    齐夫人失笑,知道她在指什么?

    当初是抛出的橄榄枝,不过是真正的想要照拂故人儿媳罢了!

    可如今反被照顾,自然觉得惊喜交加!

    “行了,夸你几句就顺杆爬!”

    齐夫人轻笑,情绪彻底稳定下来!

    李心慧见了,在心里吁了口气,神色也松缓下来!

    等到黄妈妈端了两碗粥和一些苋菜饺子,李心慧足足吃了两碗。

    齐夫人看着她吃得香,食欲也跟着提起来!

    吩咐护卫回去报信以后,齐夫人便回房歇息了,李心慧则去了单独给萧凤天腾出来的客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