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他的私心
    “如果萧将军没有救回来,你会自责吗?”

    陈青云扛着药袋子,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他刚刚之所以想安慰她,为的就是这个!

    他害怕如果有什么意外,她会自责,会不安!

    可她的沉稳和魄力,足以让他刮目相看!

    李心慧看着他那漆黑的眼眸,里面看似云淡风轻,可她却知道,他在担心她!

    他站在身后,为的就是能够在必要的时候拉她一把!

    那种想放手却又暗中护着的感觉,让她的心温暖而甜蜜!

    嘴角轻扬,李心慧眸光灼灼地看向陈青云,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印在眼眸中。

    “如果萧将军没有能够救回来,我会觉得遗憾,可我不会自责,也不会觉得对不起他”

    “青云,你记住,我们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的!”

    “我们活着,刻苦学习,钻研技艺,拼搏向上,为的从来都只是我们自己!”

    “别人对我们的好与坏,我们对别人的好与坏,都取决于私心,而私心里所渴望的一切,就是我们最想要活成的样子!”

    “比如父母对孩子的爱,教育他,关爱他,培养他,为的是让他走上一条平坦的大道,过幸福惬意的日子,可这也是父母最想要过的日子,因为爱如果成为负担,那便不再是纯粹的爱了!”

    “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哪怕是夫妻,都会有各自最期待的样子!这天下间的事,从来都没有幸福完美的,可那些刺痛我们的尖锐菱角,总是会被时间一点一点地被磨去,到头来,淡然和惨然,其实也差不多了!”

    李心慧说完,莞尔一笑,大步向前!

    她的步伐很坚定,仿佛谁都无法让她停留。

    陈青云忽然就震住了!

    他愕然地站在原地,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她看出了什么了吗?

    还是她一直都知道,只不过是没有挑明而已?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私心吗?

    私心里最想活成的样子,就是他所追寻的吗?

    没有背负,没有寄托,没有依赖,有的只是私心?

    他感觉心里一直以来浑浑噩噩的阴霾突然冲入了一道刺眼的阳光,灼伤了他内心里的一切。

    他忽然很惶恐,这种惶恐是撕下了伪装的疼痛和羞耻!

    曾经,他可以说是想为替照顾好嫂嫂,想着娘亲临终前的叮嘱,想着她改嫁后的艰难。

    他有无数的借口和理由,让他越发肯定自己所要做的一切!

    可是当她亲口这一层伪装以后,他才发觉自己有多可笑!

    恍惚地跟上前去,陈青云的心有些惶惶不安起来!

    房间里,萧凤天的呼吸声微乎其微了。

    凌乱的发丝沾惹枯叶草屑,里面有几缕墨发了的污血凝住,已经成条状了,可见一路奔波而来,他遭遇了多少心狠手辣的追杀!

    微微凹陷的眼睛紧闭着,干煸的面部隐隐呈现黑褐色,紧紧地贴在颧骨上。

    五官眼睛开始有了扭曲变形的趋势,李心慧聚拢的眉锋闪过一丝冷然,双手下意识半握,全身上下透着一股严阵以待的紧绷感。

    陈青云退到后面把门关了起来,然后默默地站到了她和明德大师的身后。

    李心慧不查,以为他已经出去了。

    “药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您先施针给他心脉的毒都逼到一处去!”

    李心慧对着明德大师道,这是最老的法子了,最伤心脉!

    若是活了还能好好调养回来,若是不活,当场就要死了!

    明德大师把卷起来的针套打开,然后倾身上前。

    李心慧静静矗立在一旁,眼眸眯起,看得认真又专注。

    眼前是一个光着上身却疤痕交错的男人,新伤,旧痕,那白色纱布缠绕他几乎半个身体,有些伤口深的地方,还隐隐透着斑斑血迹。

    想到一会他还要浸泡在那药浴当中,李心慧的眸光忍不住为之一颤。

    到底是保家卫国的将军,哪怕是无声无息地躺着,也让人由衷起了一层敬佩之意。

    明德大师知道根本不能耽搁,这人是生是死,都在他接下来的这几针。

    快速下针,明德大师全神贯注,收缩的瞳孔聚敛光芒,仿佛已经隔离了周遭的这一切。

    明亮的房间里,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银针好似有了灵气一般,慢慢让萧凤天的嘴角溢出了黑血。

    李心慧不敢动萧凤天的身体,却连忙让他的头部侧着,以免血液逆流,呛入肺部。

    “成功了!”李心慧忽然说道,眼眸里的光泽十分耀眼。

    她兴奋地转头,只见陈青云就站在她的身后,眸光灼灼地看着她。

    好似找到可以分享的人了,她笑得越发肆意,仿佛眼角的流光都飞了出来!

    “他有救了!”李心慧又说一遍,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陈青云见她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嘴角下意识勾起!

    密集的细汗沾她的发丝,苍白的脸色掩饰不住她的喜悦。

    可就在刚刚,明德大师下针的时候,她的双手下意识握紧,整个人如磐石一般动也不动。

    可明德大师成功后,她的手指却微微颤抖着,昭示她之前紧绷而后怕的心境!

    “明德大师医术不凡,接下来就看你的了!”陈青云鼓励道,她的果决和能力昭然若揭。

    “接下来我帮忙打下手!”他说道,眼里的光芒沉静逼人,无声地显露出一股稳当的气势。

    “好,现在让他们把浴桶抬进来,煮好的药汁全都倒进去!”

    “然后你守着萧将军,我先去把房间焖热起来!”

    李心慧说着,连忙打开门出去!

    两个武僧把浴桶搬进去,只见明德大师斜靠在床沿,拔针的手指颤抖着,显然已经精疲力尽!

    把银针收拾好以后,明德大师双手合十,眯着眼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他命里该有这一劫,过了就好了!”

    “咕咕”冒着的药汁倒入那浴桶当中,原本清亮见底的水立即浑浊起来,边城了深褐色。

    两个武僧扶着萧凤天浴桶,房间然后留在房间和陈青云一起守着。

    旁边的房间里,李心慧的接连摆了十几个火炉子,焖得人连一刻都呆不下去!

    可是她却站在里面,静静地站着感受那温度的攀升,而那窗户不过只是开了一道缝隙透气而已!

    泡了药浴的萧凤天再次被搬到房间里焖着,陈青云看着嫂嫂在里面忙碌的身影,忽然有一种望尘莫及和自惭形愧感觉。

    此刻的她,没有男女之别,没有羞涩矫情。

    她只当萧凤天是病人,细心地擦拭着他的身体,连那凌乱脏污的发丝都被她温柔地撂到脑后去!

    因为焖热,她害怕萧凤天的伤口溃烂,便用竹签裹了白净的棉花,沾着黑乎乎的药水给萧凤天仔仔细细地擦拭着皮肉翻滚的伤口,一遍又一遍。

    盘起的发丝滴着汗水,紧贴着身体的衣服被汗水打湿,隐隐露出玲珑的曲线,也许她早就猜到了会湿透衣服的,所以她换下了纱衣,穿上了棉布衣裙和褙子。

    这样一来,她比萧凤天都还要热。

    可她忍着给他拭汗,忍着给他抹药,忍着照顾萧凤天,丝毫没有一句抱怨!

    他知道她看似漠然,其实心肠最软。

    师母的叮嘱,哀求,悲痛,都驱使着她想要救下萧凤天的决心。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她忘我地忙碌,忍着窒息般的不适,冒着男女之嫌的碎语,只为照顾一个萧凤天时,他的心忽然像是在挂在悬崖边的果子,也许风大一些,就会掉下去了。

    陈青云忽然想起她曾经逗弄他的那些话,当时他心里是窃喜的,以为她心里多少有点他的位置?

    可此时他却不敢肯定了!

    她是爽性的人,有时候纯属一时兴起。

    从前不觉,如今却探到几分!

    却不想,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去照顾别的男人的时候!

    明德大师看着站在窗户边,感受那阵阵热气而不肯移开的陈青云。

    只见他眼眸深幽黯然,一双好看的眉眼皱起,似乎正忍受着难以言说之苦!

    缓缓上前两步,淡然的视线延伸到厢房内,又收了回来,明德大师眼眸微动,平缓的面容微微浮现一丝和煦的笑意。

    “有着忘我的仁心,她已算是半个佛门中人。”

    “莫失莫忘,莫忘莫失。”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明德大师说着,含笑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下来!

    “大师,他们是不是有些渊源?”陈青云淡淡地问道,只不过深色的瞳孔收缩着,提到胸口的心略显不安。

    “这世间的人,有缘的,都会遇到。”

    “她跟你有缘,跟他有缘,跟佛有缘,缘深,缘浅,不过是在一念之间而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陈青云聚敛眸光,深幽的瞳孔闪过一抹坚定,只见他身体站得笔直紧绷,整个人犹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看着房间里的人儿。

    明德大师见他执着如此,轻叹一声,退至一旁。

    若无执念,亦不会有这兜兜转转的缘分,可叹世间情缘,多是执念作祟!

    开心一刻:

    我觉得可以睡觉了,咱们明天再约吧!

    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