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放手一搏
    李心慧正在沉思时,只见齐夫人忽然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双手紧紧地抓住门框道:“心慧,秘方呢?”

    “你手里不是有很多秘方吗?”

    “你救救他啊,救救凤天,我求你救救他!”

    齐夫人撕心裂肺地喊道,吓得李心慧心神一抖。

    “您别哭了,您这般情绪波动如此大,对孩子很不好的!”

    “萧将军不是生病,是中毒,可我连他种的什么毒都不知道?”

    “而且”

    萧将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可以折腾了!

    李心慧没有说出来,眼里无奈又悲悯!

    她不是不救,而是她只懂药理。

    像中毒这种状况,除非她知道是那种植物的毒,或者动物的毒,那还有机会配副药试一试?

    可萧凤天明显毒气攻心了,她哪有那个本事啊?

    齐夫人不管这些,她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浮木,上前紧紧地箍着李心慧肩膀,一双红肿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她,仿佛她不答应,她就不依不饶一样!

    李心慧知道,齐夫人再不能继续这样哭下去了!

    她看向明德大师,只见明德大师微乎其微地对着她点了点头,她的心思沉了沉,一时也开不了口!

    她最不擅长骗人,尤其是骗自己敬重的人。

    齐夫人对她这么好,她实在是下不了口。

    “心慧,你试一试吧!”

    “他若是活不了,他娘也活不成了!”齐夫人带着哭腔道!

    “那您不哭,稳住情绪,好好休息!”

    “如果您答应我的话,我就去试一试!”

    李心慧认真道,她根本没有把握,不过是哄骗齐夫人的。

    可齐夫人却十分信任她,当即抹去眼泪,连忙点头道:“好的,我不哭,我稳住,我休息!”

    她喃喃地重复一遍,然后开始找地方准备坐下来。

    李心慧见状,连忙给黄妈妈使了个眼色。

    黄妈妈会意,当即上前扶着齐夫人道:“夫人,我们先回去吧!”

    “您在这里一直哭,陈娘子她心容易乱!”

    “再说您也帮不上什么忙,这里还有明德大师和陈公子呢!”

    黄妈妈一边哄着齐夫人,一边将她往外面引。

    齐夫人一步三回头,不放心,啜泣的身体一抽一抽的。

    可她看着心慧瞪了她一眼,然后摸了摸肚子,暗暗提醒她!

    她的心里划过一丝暖流,知道心慧是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住!

    想着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齐夫人再不愿意离开,最后都妥协了。

    待在佛堂边堆放经书的耳房里面歇息,不离开,随时关注萧凤天的身体。

    她也知道希望渺茫,她任性地想要寻一丝生机,却害怕她一走,萧凤天就魂归地方了。

    到那时,静仪问起来,最后连她都不再凤天的身边,听起来总是凄凉的。

    看着齐夫人愿意去休息了,李心慧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的身体有些发软地坐到石椅上,陈青云见了,当即走到她的身边!

    “生死有命,师母只是伤心过了,嫂嫂不必心有不安!”

    李心慧抬眼看向陈青云,只见他一双深邃的眼眸满含担忧,双手无措地垂在两边,动了动,似乎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却又压制着,知道在明德大师的面前,不能逾越!

    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李心慧对着陈青云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来!

    “如果知道是什么毒,或许能救也不一定!”

    李心慧说完,然后对着明德大师道:“明德大师可知道萧将军中的是什么毒?”

    “鬼面毒,产自西域的六色奇花,花开六个时辰,一个时辰一种颜色,花败后呈现紫黑色,干枯在枝叶上永远不会落下,所以又叫恶魔之花,这种花的毒很特别,人中了以后,六个时辰才会死去,而死时五官扭曲干煸,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看他的样子,毒气入心,六个时辰已经快要到了!”

    李心慧看着萧凤天突然慢慢凹陷的面容,突然就知道为什么她刚刚会觉得他瘦了!

    真相是,毒已经攻入心脉了!

    她拿出之前给萧凤天擦嘴角的帕子,只见那上面的黑血已经变成了紫红色的!

    “这毒能解吗?”

    明德大师问道,这种毒一般都是用来谋杀朝廷大臣,因为面部被毁而无法辨认,所以也就不能确认死的是什么人?

    二十多年前,皇权更替时曾经出现过。

    后来慢慢绝迹了!

    没有想到,如今堂堂的平西将军竟然中了此毒?

    “明德大师,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李心慧认真道,这种毒在现代早就绝迹了。

    她只是在她们家的古籍里面见到过,里面记载一种蛇毒更够跟这个鬼面毒相克

    而那种蛇也是产自西域,叫“花斑”蛇!

    明德大师自然知晓李心慧的担忧,只见他宽和一笑,鼓励道:“贫僧也是没有办法了,如果有一线生机,陈娘子不防一试!”

    李心慧知晓明德大师没有说谎!

    毒气已经攻心了,就算是换血都不一定能够保住萧凤天的命!

    可她这个办法,若是成功还好,若是不成功的话,只怕这位萧将军会死得更快!

    “大师可知西域有种毒蛇叫“花斑”蛇,其身花纹如同花瓣一般,若有人中了它的毒,全身便会迅速长满红褐色的斑点,很快死去,它便得来此名!”

    “而这种蛇毒,刚好能够解鬼面毒!”

    明德大师闻言,眼眸微变,有些出乎意料地看向李心慧。

    他当然知道“花斑”蛇毒,那种毒比鬼面毒还要霸道,跟鬼面毒并称西域两大奇毒!

    可原来,竟然是相克之毒?

    “花斑蛇毒并不难寻,贫僧知道有一位施主很喜欢吃这种蛇肉,不过武僧一来一去最少也要三天才行!”

    明德大师出声道,他也是因为花斑蛇毒太霸道,得知时,还提点过那位施主。

    不然,此番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

    “三天也来不及了!”

    “我试着排出他的心脉之毒,若是天亮时他活下来了,大师便安排武僧去抓条花斑蛇回来!”

    明德大师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如此!

    李心慧的心情很沉重,她知道萧凤天不止是对齐夫人来说很重要,对大周也很重要!

    她抬首,只见陈青云遥遥地看过来,眸光黑亮耀眼,丝毫没有对她显露出怀疑探索,而是对着她坚定地点了点头,给予她十分的肯定和鼓励!

    李心慧的眼眶忽然就热了起来,心里最后一丝疑虑也消散干净!

    沉重的气氛中,李心慧先是请明德大师将萧凤天身上的伤口都包扎起来。

    她只有剩下半个时辰不到。

    “走,我们去抓药。”

    李心慧拉了一把陈青云,两个人先去跟值夜的僧人说明情况,然后拿了药房的钥匙。

    做早课的僧人们陆陆续续起床了,延慈大师得知的时候,带着几个武僧赶过去帮忙。

    李心慧也不跟他们客气,连让烧水的烧水,烧炭的烧炭,而她则和陈青云在药房里抓药。

    “桑枝,天麻,赤芍,红花,白术”

    李心慧一边抓药,一边念名字,后来发现要用到的药实在是太多了,她转而沉默下来。

    陈青云看着两个大布袋子,全都装满了药材,而且她还嘀嘀咕咕说什么枳壳没有了?

    “没有的药怎么办?”

    陈青云问道,城里还进不去,根本找不到地方抓。

    李心慧闻言,快速把带子扎紧。

    “是一种药没有,不代表同类型的药没有?”

    “这个不是煎服,禁忌不大,就算是煎服的药物,只要避开相克,相冲,相抵,有些药性一样的药草,都是可以换着用。”

    陈青云见她好似对所有药性都十分了解,深幽的眼眸闪过一抹复杂,当即又道:“你对所有的药性都了如指掌?”

    李心慧闻言,皱着眉头想了一会。

    “差不多吧,我死记硬背过。”

    “我曾经就专门钻研过,一副药,换了所有类似近药性的草药重新搭配,结果效果出奇的好。然而有些也不尽然,所以其实药方跟厨艺都是一样的。”

    “只有掌握了那药材的药性,知晓什么才是最适合它的搭配,才能更好地凸显它的作用!”

    “我一开始学厨时,时常忽略食材本身的味道,反而对各式各样的调料情有独钟。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美味,不是调料,而是食材本身的味道。”

    “就像是返璞归真!”

    李心慧说着,轻眨着眼眸,浅浅地笑了起来!

    只不过那笑容里多了许多常人无法企及的潇洒和通透!

    之前的紧张,现在的从容,她像迷一般,仿佛让他永远都探不到底!

    陈青云忽然有点移不开视线了,他心里的疑虑很多,很深,堆压成山,汇聚成海,可一次次都在她专注而认真的神态之中全部瓦解。

    也许真的有天道酬勤这回事,他更愿意相信,是她的努力和勤奋换来了她这一身的能力和果决!

    开心一刻:

    还想看的,留言,三爷看看有几个要加更的!

    人少我们就凑一起明天看!

    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哈,不然三爷过两天懒癌发作,一天一更打发时间!

    哼哼哼

    一个个看着三爷的更新,三爷两眼冒光地看着你们口袋里的小豆豆。

    来来来,互相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