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谁能救他?
    呼啸而过的风声呜咽悲鸣,撩动着发丝起起落落。

    纵然早已看淡生死,可这一刻,李心慧却感觉到一种对生命的珍惜和感悟!

    某一瞬间,某一个人,突然就要死了,在自己的面前。

    她的身上还染着萧凤天的血,风吹干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一种包裹着她。

    李心慧可不敢这样去见齐夫人,她先去敲门。

    重重地敲。

    “咚咚咚!”

    “谁啊?”

    守夜的黄妈妈试探道,撑开酸涨的眼皮!

    “快请伯母起床,平西将军萧凤天要见她。”

    “什么?”黄妈妈最后一丝困意都没有了,掀开被子就爬了起来!

    只见她快速地点了油灯,打门时,只见李心会已经奔回闻雪阁了。

    她连忙披了件衣服去请齐夫人起床,齐夫人已经坐起来了,她最近眼皮老是跳,大半夜的,如果没有出事,凤天怎么会要见她?

    她虽然跟静仪很好,可凤天都是小时候见过几次,长大了以后,她可真是一次都没有见过。

    “可能出事了,不用洗脸梳妆了,穿着衣服就走!”

    齐夫人凝重道,连忙从下来!

    黄妈妈不敢怠慢,给她穿了鞋袜和御寒的褙子,这才开门打着灯笼照着她出去!

    “不用叫人了,你陪着我就行!”

    黄妈妈点了点头,现在还不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最好不要咋咋呼呼的。

    李心慧已经随意地换了一身青烟百褶裙和短衫等会在外了,树影下,她看着齐夫人疾步走来的时候,心情忽然就沉重了几分。

    这种消息,说和不说都磨人!

    “你说吧,我守得住!”

    齐夫人看着李心慧那欲言又止,沉重又黯淡的眸光,当即就知道不好了。

    萧家的儿郎征战沙场的,死的不知道有多少?

    可是静仪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李心慧见齐夫人抿着唇,面色紧绷地看着她,眉头紧紧皱着,手里的帕子捏了又捏,明显惶惶不安。

    她在强撑,可见这个萧凤天的母亲跟她的关系有多好?

    轻叹一声,李心慧上前扶着她的手道:“伤得很重,在明德大师的普贤殿。”

    “他想见您,估计是有话要对您说!”

    齐夫人的手忽然很有用力地握着李心慧的手,只见她脸色惊变,慌张道:“不能让他有事!”

    “我们快点过去,不能让他有事的!”

    “静仪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一定不能让他有事!”

    齐夫人说着,哽咽道,眼泪都落下来了!

    李心慧黯然地垂下眼眸,浓而密的睫毛盖住了她眼里的无奈!

    她知道齐夫人一定猜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只是伤重,根本不需要见她!

    “他伤口很多,还中了毒,明德大师说毒气攻心”

    “我们现在慌也没有用,南山寺有药田,什么药材都备有一些,也许明德大师会有办法的!”

    “您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一定要镇静下来,您只有镇静下来,我们才能好好地想办法救萧将军的性命!”

    李心慧用力握住了齐夫人的手,现在她们都不能慌!

    齐夫人抹去了眼泪,然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普贤殿很近,几人穿梭的步伐又快,不一会就进了普贤殿!

    明德大师和陈青云在院子里坐着,远处的厢房门是开着的,透出昏黄的光亮。

    空气中全是凝重的气氛,李心慧听到齐夫人的鼻音重了些,连走路都有些不稳了。

    明德大师撑着身体站起来,对着齐夫人双手合十,颔首道:“快去看看,大约只有两个时辰了。”

    “呜呜”

    齐夫人无法压抑地哭了起来,那声音又悲又痛,让人听闻了都忍不住暗暗抹泪。

    “明德大师,静仪静仪她只有这一个孩子啊!”

    “凤天是她的命!”

    “呜呜”

    齐夫人哭泣道,她哽咽的声音又短又急,已经语不成调。

    李心慧转头,抹去眼角的泪水,拳头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

    明德大师面色沉重,神情无奈悲悯!

    “毒气已经攻心了”

    齐夫人呜咽的哭声更加悲痛,她李心慧的身上,泪水打李心慧的衣服。

    静仪年轻的时候,在边关见多了厮杀,生下凤天后就不肯再生了!

    她说萧家的男儿都会征战沙场,如果有那么一天,她只愿痛苦一次!

    可凤天就是她的命啊,齐夫人知道,如果凤天出事了,那么静仪一定会死的!

    孩子就是母亲的命啊,这种时候,连至亲之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齐夫人光是想想,就觉得心口又酸又痛,压抑的悲伤让她连身形都稳不住。

    李心慧扶着齐夫人进去的时候,只见萧凤天一双黑色的眼眸定定地看了过来!

    那里面少了些许凌厉,多了一些空洞和迷茫。

    几月不见,他清瘦了许多,此时红唇黑紫,脸色青黑,那伤口皮肉翻滚,早已黑成一片!

    李心慧掏出自己的手绢,然后轻轻地给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迹!

    “谢谢,咳咳!”

    萧凤天不适地咳嗽着,他终于看清了,原来救他,扶着他艰难走过来的,竟然是她!

    陈青山的遗孀?

    齐夫人靠在黄妈妈的身上,见了萧凤天浑身血肉模糊的样子,眼泪滚滚而落,差点都就昏了过去!

    黄妈妈连忙扶住她,撇开视线不敢细瞧萧凤天此时的模样。

    “怎么就伤成这样了?”

    “我还记得你小小的,跟团子一样,我搂在怀里还不肯撒手!”

    “呜呜你娘要是看到她怎么受得了啊”

    “凤天活下去啊”

    齐夫人扑到床边,不敢去碰萧凤天的身体。

    李心慧在一旁照顾着,因为齐夫人有孕,她不敢让齐夫人和萧凤天单独在一起说话,以防齐夫人会突然晕厥。

    “黄妈妈在这里陪着伯母,我在外面等你们,有事情叫我。”

    李心慧拍了拍黄妈妈的肩膀,黄妈妈会意,连忙点了点头。

    萧凤天看着那丽影慢慢远去,她在避嫌,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很通透又聪明的女子。

    强忍着胸口血气横冲的疼痛,萧凤天的手抓着被单,看着哭成泪人的齐夫人道:“凤天不能给姨母请安了!”

    “傻孩子,你说这些干什么?”

    “谁伤的你,西北发生什么事了?”

    “呜呜呜呜你娘她会受不住的。”

    齐夫人哭诉道,将心比心,聘婷就是她的命!

    谁敢动聘婷,她可以豁出老命!

    所以她知道静仪到底会有多难过,多痛苦?

    萧凤天的眼眸暗了下来,灰茫茫一片,仿佛寻不到一丝聚焦的光点。

    “劳请姨母告诉她,凤天不孝,有生之年都未曾能好好孝敬她!”

    “西北军中,萧家亲信里有叛徒,张磊西北饷银三十万两,已经被我处决了,背后之人乃是京中权贵。”

    “我已有线索,指向成王!”

    “请姨母务必让我父亲小心,恐府中已经被安插了奸细!”

    萧凤天艰难道,他说话的时候,红唇里已经隐隐泛白,透出一股浑浊之气。

    齐夫人流着眼泪点头,心里的痛意无边蔓延开来!

    “追杀我的人,一定还在南山寺附近!”

    “伯母若要回城,一定请明德大师派武僧相送!”

    萧凤天叮嘱道,那些人不是一般的杀手。

    若非南山寺武僧众多,只怕他们早就闯进来了。

    齐夫人看着萧凤天的丹凤眼,犀利又漂亮,像极了他的娘亲。

    可他粗狂而深邃的轮廓又像极了他的父亲。

    那两人只有一个孩子,小时候不知道多溺爱。

    她还记得萧凤天刚出生的那一年,萧庭江一个堂堂的大将军竟然半夜去庄子里抓石蚌,只因为一位老太医说,那东西肉嫩,孩子开荤可入口。

    那时她还当趣事说给齐瀚听,转眼,却只见一个浑身是伤,即将魂归地方的萧凤天。

    院外,明德大师闭目打坐,手里的佛珠缓缓地转动着。

    陈青云和李心慧站在庭院中,遮挡了房间里投射出来的光影。

    天空繁星点缀,寂静无声,好似此刻的心境,凉凉的,想要说什么都觉得多余。

    房间里断断续续都是哭声,掺杂了粗喘的低声,叫人想起了危墙下的杂草,顽强,坚韧,挺拔,可却抵不过突然倒塌的墙体,瞬间将一切生机淹没。

    “大师,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李心慧轻声问道,语气很是惆怅!

    齐夫人再这样波动下去,对孩子很不好,尤其现在还没有满三个月!

    明德大师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声轻叹从嘴角溢出!

    只见他抬头看天,只见孤辰星暗淡无光,似有若无!

    而在孤辰星便上的异星却无比闪亮!

    “原来,竟然是这样?”

    明德大师的眼眸忽然一亮,他原想再看一看萧凤天命陨之星,谁知道竟然看出点意外之喜来?

    “或许,你可以救他!”

    明德大师看向李心慧,嘴角的笑意舒缓开来,带着高深莫测的肯定!

    “我?”

    李心慧的手指着自己,满脸愕然!

    陈青云看着嫂嫂惊愕的样子,眉头下意识皱起!

    他分明看到明德大师抬头看天以后才忽然想起要找嫂嫂来救?

    莫非这个萧凤天跟嫂嫂有什么渊缘不成?

    陈青云想着,紧抿着红唇,眼眸也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