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危在旦夕
    她惊叫一声,连忙往后退去。

    仿佛脚上踩到了血渍一样,有些发麻地抖着

    僵硬的步伐动了动,不一会,还在原地踏步!

    只见隔着三四米远的地方,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他身上还留着血,汩汩的,染黑了青石板的地砖。僵硬的四肢卷缩着,似乎已经痛到连都不能。

    李心慧的手指按住嘴边的唇瓣,她左后看了看,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她在长廊外喊,声音有回音,周围都是墙壁,没有人听到她的话!

    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她不敢动,寻思着要不要大喊大叫!

    可到底是做过鬼的人,知道临死之人没有那么可怕,她壮着胆子上前,嘴里念着阿弥陀佛经!

    萧凤天从外面是杉树爬到房檐的时候就已经晕了,可这番摔下来,震动了他的心脉,他便悠悠转醒。

    他闻到一股泥腥味,地砖缝隙里面,有着触到他鼻翼的青草,他眼前的视线又黑又暗,分不清自己在什么位置。

    他记得他走的方向是明德大师的会客堂。

    可是他恍惚当中,听到有女人的惊叫声。

    “明德明德大师”

    萧凤天微弱的声音响起,刚好这时,李心慧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

    修长白皙的手指撩开他凌乱而沾满血污的发丝,萧天凤只听一道诧异悦耳的声音道:“是你?”

    李心慧愕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分明就是平西将军萧凤天!

    浓密的眉峰皱起,一双黑眸似睁非睁,透出凌厉不凡的冷光。高挺的鼻梁上全是草屑,干裂的红唇染着醒目的黑血。

    粗狂而深邃的面孔血迹斑斑,透出一股宁死不屈的果决气势,仿佛才刚刚经历一场浴血奋战。

    “萧将军,你怎么受伤了?”

    李心慧连忙把灯笼扔在一边,将萧凤天给扶起来!

    萧凤天看不清楚眼前女子的模样,不过听她的声音,却是认得他的。

    她娇小的身体撑着他的肩膀,奋力地将他拖起来,可惜他实在是太重了,像死人一样,已经无力,不能支撑着站起来!

    慢慢的,他的身体起来了大半,她像一个支柱一样将他的身体慢慢撑起来。

    因为震动,萧凤天的嘴角溢出了些黑血。

    “嘭”的一声,支撑不住的李心慧被萧凤天地上,双膝跪在青石板上!

    撞击的疼痛让李心慧闭了闭眼,她深呼吸一口气,知道自己刚刚小瞧这个萧凤天的重量。

    她看着躺在地上,趴着一口一口溢血的萧凤天,当即再次奋力把他拖起来!

    这一次,矛足力气的李心慧没有把萧凤天摔了,而是拖着她慢慢去了落雪斋后面的普贤殿。

    那里是明德大师的住所。也幸好两个地方相邻,李心慧到是还能够勉强坚持着。

    温热的血浸她的衣裙,夜色里,只能勉强看得到一片黑色的痕迹。

    她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不知道谁会对堂堂的平西将军下手!

    踉跄的步伐仓惶凌乱,一路跌跌撞撞的,院内的甬道里到处沾染了斑斑血迹。

    普贤殿内

    陈青云跟明德大师还在给千佛图上最后一层卷边色彩,突然撞开的院门惊得两人眸光微变!

    “明德大师,救命!”

    李心慧嘶喊着,上去不接下气地拖着萧凤天进来!

    陈青云只见嫂嫂浑身是血,说话时声音哑然无力,扶着一个不知道死活的男人进来!他当即狂奔至门口!

    只见他将萧凤天接过去,看也不看就随便放在地上,然后快速地来到李心慧的面前!

    李心慧靠着门框喘气,冷不防被抱着双肩!

    “怎么会受伤的?”

    “伤哪里了?”

    “是不是很痛?”

    陈青云看着她的衣襟,袖子,裙面,全都是血迹。

    ,也不知道流了多少?

    李心慧看着小叔担心得都要快哭了,心里一暖,她摇了摇头,喘着粗气解释道:“不是我的,是萧将军的!”

    “他是萧凤天!”

    “什么?”

    陈青云惊愕地瞪大眼睛,然后转头看着被他随意扔在地上的男人!

    明德大师已经快速地扶起了地上男人,只见他满脸血污,手臂,,腰腹,甚至于肩骨都是皮肉翻起的伤口。

    凌乱的发丝上面还隐隐带着血迹,上面灰垢斑斑,也不知道这般狼狈的样子已经逃了多久才到这里?

    “怎么会?”

    陈青云呢喃,深邃的眼眸眯起,折射除幽幽的寒光!

    “不好,毒气攻心了!”

    明德大师惊声道,萧凤天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看面相可不是如此命短之人。

    明德大师眸光微变,看向陈青云道:“你且先将画收起来!”

    “贫僧需要给萧将军针灸护住心脉!”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听得出明德大师的口吻,只怕这位萧将军凶多吉少!

    李心慧也连忙进去帮忙,佛堂里面有条长木桌,木桌上铺展着让人惊艳的千佛图。

    可此时也来不及欣赏了!

    两人合力卷起画卷,只听厢房里传来一声闷哼,接着便是呕吐的声音!

    李心慧面色微变,只盼明德大师能够救人才好!

    陈青云见嫂嫂走神,担忧的眸光瞥向厢房方向,手一顿,磕下的眼眸闪过一抹暗沉!

    “嫂嫂在哪里遇见萧将军的?”

    陈青云将画放进画桶里,然后封起来,眸光深幽,像是寂寥的夜色,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李心慧没有想到,萧将军竟然危在旦夕?

    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她回头,似嗔似怒地瞪着陈青云,然后没好气道:“你还说?”

    “我就是想出来看看你还在不在佛殿作画,谁知道出来以后发现到处黑漆漆的,就想回去!”

    “结果当时萧凤天将军从那屋檐上掉在我的面前“嘭”的一声,吓了我一大跳。”

    “也幸好我是死过一回的人,壮着胆子往前一看,结果发现是他!”

    “他当时的嘴里念叨着明德大师,我就将他带过来了!”

    李心慧叙述,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陈青云心里划过一丝,斜长的眼眸眯起来,里面全是和煦的笑意。

    “我想快点把千佛图画好,便能多腾出一些时间抄写菜谱,我听灵露说你在给他们整理药膳的菜谱?”

    陈青云转移话题。

    这些天他一个人想了许多,现在他的翅膀终究还是太嫩了,连一句强势的话都说不了。

    从南山寺回去,他们又要彼此忙碌了!

    秋闱过后,桂榜重阳,时间一晃眼就会过去!

    而他的肩膀,也会越来越强大!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浅浅而笑的样子,一肚子的闷气一扫而空。

    果然,鲜肉的魅力就是大!

    “最近在给伯母做药膳,我看他们都挺喜欢的,想着寺院里不沾荤腥,补些药膳也不错。”

    “我稍稍整理了一些,可还差很多呢,等你过几天得空来,过来帮我!”

    李心慧邀请道,叔嫂两个坐到院中的小桌边去。

    夜深了,除了树影摇曳,摩擦的簌簌声,便是叔嫂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声。

    又一阵浑厚的钟声敲起来,李心慧打着哈欠,想要回去睡觉了!

    这么久都没有出来,她想着萧凤天可能已经得救了。

    陈青云也不忍她继续熬着,便出声道:“我先送你回去休息,这里我帮忙照看着!”

    李心慧抬眼,看着陈青云眼底淡淡的乌青色,当即摇了摇头道:“算了,我陪着你好歹还有一个说话的人!”

    “我走了你一个人就要孤零零的!”

    “现在他们都基本上出师了,我让翠环翠玉盯着就行!”

    “天亮回去补觉,他们不会打扰我的。”

    陈青云温和的眼眸闪烁着,透出一丝亮眼的光。

    她的关心总是不会遮掩着,想陪着他,就说想陪着他。

    这份真挚的关怀,让他觉得心里暖呼呼的,仿佛置身在寒冰当中也无所畏惧。

    “咯吱!”

    两人一直关注的那道厢房的门开了!

    明德大师的手撑在门框上,看起来很不好。

    陈青云见状,连忙上前扶着他。

    只见他的面色变得苍白,额头上全是密集的冷汗,身体无意识地颤抖着。

    微微收敛呼吸,明德大师看着眼前担忧的他的两位施主,顿时惨然一笑道:“针灸也,我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你们快去请齐夫人来!”

    “萧将军想见她!”

    陈青云和李心慧闻言,面色骤变!

    深邃的眼眸透出寂寥的暗光,李心慧感觉胸口忽然有些闷闷的,显然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这个结果!

    “我去请伯母!”

    李心慧不敢耽搁,连忙狂奔而去。

    陈青云看着她的背影,垂下的眼睑闪过一丝浓墨般的阴影!

    “是毒?”

    陈青云问道,门缝往里面看,只能看到那躺在床榻上人满身血污,尚存一丝呼吸!

    明德大师点了点头,随即对着陈青云道:“扶贫僧去院子里坐下吧!”

    缓慢的步伐朝着小桌上走去,明德大师的双眼几欲合拢,皱起的眉头紧紧地锁着。

    按道理,这位萧将军不应该有此一劫?

    而且,也不是短命之相?

    为何?

    “咳咳”

    明德大师感觉胸前一阵血气上涌,他轻咳嗽两声,忽然就带出了一口腥甜的鲜血。

    陈青云见了,面色忽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