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暗夜追杀(男二来喽)
    日子又归于平静了,当然,除了齐瀚亲自来了一趟南山寺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变动!

    齐氏夫妇多年来都盼有一子,这久违的孕事让齐瀚大喜过望。

    明德大师得知齐夫人有孕后,给她的孩子算了一卦。

    鹤入云霄,展翅翱翔。

    其含义早已断定,这一胎是个男孩。

    齐瀚的喜得合不拢嘴,让齐夫人安心在南山寺养胎,等到素斋供奉完了,便亲自前来接她。

    齐夫人送齐瀚出南山寺的山门,放眼看去,山下的台阶亮眼夺目。

    绿树成荫的景色沿着小路两旁铺展,摇曳的枝丫在阳光下落了一层阴影。

    齐瀚看着眉眼温柔齐夫人,含笑道:“回去休息吧,这里清幽舒适,对你和孩子都好!”

    齐夫人下意识点头,的眸光有些眷念不舍!

    齐瀚轻叹,上前握着齐夫人的手道:“辛苦你了!”

    齐夫人眼眸湿润,不要意思地埋首在齐瀚的怀里。

    她哪有什么辛苦的,好吃好喝好睡,半点不适都没有!

    心慧给她做的那些药膳,吃得她都胖了一圈了!

    “心慧有这般大的造化,我之前可没有想到!”

    “生而卑微,时来运转,日后贵不可言!”

    齐瀚的眼眸微眯着,和煦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也没有想到,不过这叔嫂二人得明德大师的慧眼相待,日后的路途会顺逐许多!

    拍了拍夫人的肩膀,齐瀚低声道:“谢家大夫人暴毙了,谢府已经分家,各房堵了相同的院门,各自过各自的日子了!”

    “谢明宇暗中查探他娘的死因,不过却毫无头绪,虽说他返回京城了,不过日后青云若是跟他对上,难保他不会把旧怨责怪到青云的头上!”

    “他敢?”

    “哼,谢家那几房谁会是省油的灯?他要是有脑子,就该知道不会是青云下的手!”

    齐夫人鼓腮帮子,气呼呼地!

    齐瀚的眼眸微闪,夫人这般相信青云,余下的话他还真不好说了!

    青云确实没有直接害死谢大夫人,可青云背后煽风点火的本事,比弄死一个妇人要强太多了!

    如果谢明宇跟郭家接亲以后,再顺藤摸瓜查到自己亲娘的死因

    齐瀚打了个寒颤,爱徒这根导火索未免也太厉害了些!

    “行啦,青云入仕还早呢!”

    “你现在好好养胎,督促青云好好跟明德大师学习。”

    “这般好的机会,可比中一个举人要难上许多!”

    齐瀚叮嘱道,以青云的能力,举人不在话下!

    光是明德大师亲自指点过画艺这点,不知道有多少学子暗中羡慕!

    身正心明者,清名远自播!

    明德大师这般作为,齐瀚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能归咎于那叔嫂二人佛缘深厚,福运绵长。

    “长康那里你盯着点,虽说看他对心慧虔诚恭敬,可保不齐别人给的银钱诱人!”

    许是怀孕后多思多虑,她思及心慧在长康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害怕一遭遭受背叛,腹背受敌!

    “不会的,长康私下给了青云一份契约。”齐瀚好笑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长康表面上是心慧的徒弟,实际上是青云的人。

    齐夫人到是没有想到这一块,一时间愕然又惊讶!

    “如此说来,日后心慧的一举一动,青云岂不是了如指掌?”齐夫人呢喃,感觉脑路打结,一时间晕乎乎的。

    齐瀚失笑,又哄了齐夫人几句,才让齐夫人打消了跟心慧告密的想法,不过自此以后,齐夫人看青云的眸光就多了几分思虑!

    齐瀚回到云鹤书院以后,吩咐齐盛亲自前往京城定国侯府报信,走时,光是厚礼都带了整整三车。

    转眼,时间又过去半月。

    下,定南府城的城门关了!

    奔驰的马蹄声在夜色里哒哒地响着,又急又密。

    “将军,他们追来了!”萧凤天身边的亲卫于洲扶着他道,此时进不了城,他们危在旦夕!

    两人都受上伤,萧凤天的左肩更是中了一箭,箭上有毒,他昏昏沉沉的,感觉耳朵嗡嗡作响!

    发冠早已不知所踪,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挡了他大半面孔!

    可即便如此,汗渍打湿的头发依旧显得他五观凌厉邪魅,深邃犀利的眼眸迸发出一股摄人的寒光,彰显出一股血性刚烈的气势!

    “你带着证据回京,我去引开他们!”萧凤天用力将箭头拔出来,结果血液汩汩地冒着,那翻起的皮肉全是紫黑色,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张磊都被他杀了,可竟然会有人一路追杀他?

    唯一的可能,他的身边早已被安插了奸细!

    “不行,要走也是将军走!”于洲眼睛都红了!

    悲腔的语气带着彻骨的恨意,这一次他们一共二十个人,可现在只剩下两个!

    下,两人身形狼狈,浑身都是伤口,涌出的血液凝固在了破损的劲装上。

    听着逼近的马蹄声,两人连忙朝着山林中的小路钻了进去。

    萧凤天脚步虚浮无力,用力甩了甩闷痛的头部道:“我走不远的,正好用我的血引他们上山,你在原地隐蔽。”

    “他们到时候一定会下马,等待天明时,你便进定南府找徐知府,他会想办法送你入京!”

    “将军”于洲不肯,连忙摇了摇头。

    大好男儿,手臂几乎被砍断都不曾哼了一声,如今却泪眼婆娑,语不成调。

    萧凤天双手用力握住了于洲的肩膀,黑沉沉的眼眸透着一股暴风雨的气势,只听厉声呵斥道:“这是军令!”

    “难不成你要让那么多人白死?”

    “景王还在边关为我们坐镇,到时候若是拿不出证据,幕后之人一定会倒打一耙,说景王谋害于我,为的是我手中的兵权!”

    于洲含泪点了点头,他明白这份证据的重要性!

    若是不能送抵京城,只怕边关的兄弟们就会被军令左右,互相伤害厮杀!

    到时候边关被人一道口子,鞑靼攻入,只怕西北即将危在旦夕。

    “隐蔽”

    萧凤天将怀里已经被血染红的军饷罪证放进于洲的怀里,然后用力推了他一把!

    于洲脚步踉跄,压抑的酸楚痛苦全都在胸腔里逆流。

    那么多的兄弟,昨天还在把酒言欢,今日就遭遇埋伏追杀。

    背后之人若是被他查出是谁,必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于洲紧紧地握着拳头,悲愤凄绝,浑身颤栗。

    萧凤天流出的黑血染了一路向上的痕迹,随即往连绵的山脉之中攀爬。

    等到那些人追来时,只见城门早已关了,周围又不见萧凤天等人的身影?

    追杀的来的人分拨探查,很快发现了山林之中蜿蜒而上的血迹。

    “追”

    身手矫健的杀手们全部下马,快速地朝着山林之中追了出去!

    下,只见那些杀手的身影起起落落,很快消失在山林之中!

    寂静的林中感受到一股沉闷的杀机逼近,飞鸟纷纷蹿出,朝着漆黑的远方飞去。

    南山寺入夜后,静谧无比。

    李心慧的心思淡淡的,有些烦闷的浮躁感。

    最近她很少去陪着青云画千佛图了,青云大约也心有所感,也不似之前那般自在地来去。

    将枕头盖在脸上,李心慧感觉胸闷气短,双眉不自觉地蹙起。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去哄哄那个小家伙!

    她是大人啊,怎么能够跟一个懵懂的少年计较呢?

    逗趣的是她,戏谑的是她,玩乐的还是她!

    可最后为什么,她会觉得那淡淡的暧昧里面,些许让人冷心的深意?

    “哎”

    轻叹一声,李心慧认命地爬起来。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想那个家伙了,想他在她面前愉悦欢喜的样子,喜欢他像只小兽一样被她逗得嗷嗷的,眼泪汪汪却拿她没有办法,咬着唇瓣可怜兮兮的样子。

    李心慧出了房门,迎面吹来一阵凉风。

    山林里夜风四起,摇曳的树影在昏黄的灯光下如同鬼魅。

    李心慧的心一抖,顿时才觉得有些晚了。

    甬道里,廊檐下挂着的灯笼都灭了,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长道的中间,往前是寺院黑漆漆的门角,往后是落雪斋门缝咯吱咯吱的声音。

    她心里手里提着的灯笼晃动着,才知道自己冒失了。

    寺院里的钟声被人敲响了,那声音幽远浑厚,让人听得心头宁静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丑时。

    李心慧提着灯笼往回走,结果走着,走着,“嘭”的一声,一个突然冲房檐上掉了下来!

    “啊!”

    她惊叫一声,连忙往后退去。

    开心一刻:

    你们懂的,下章我们心慧要英雄救美!

    下午还有更新,要加更的人如果多的话,晚上我还会加更的。然们不能一会看完,不然下午和晚上该无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