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烧水给她洗澡
    齐夫人有孕对黄妈妈她们这些伺候了很多年的下人来说,那可真的是天大的喜事。

    青青伺候聘婷,当然前提也是看好她不许冲撞了齐夫人。

    翠环,翠玉,黄妈妈三人分工,一个负责贴身伺候,一个负责跑腿,一个负责把尖锐的桌椅都撤换了。

    院内的小灶上烧着咕咕的热水,看起来不是很多。

    陈青云整理了一下长衫,蹲在地上添柴,然后打水。

    他的速度很快,大铁锅里满了,他就提了两桶去闻雪阁。

    他见嫂嫂石椅上,昏昏欲睡,连眼皮都睁不开。

    眼里的心疼又深了几分,陈青云拿了一件披风出来给她盖上,然后再去添柴烧水。

    等到闻雪阁内,屏风后的大木桶都装满了热气氤氲的水,陈青云才到外面把嫂嫂抱进来。

    “醒醒,泡一泡再睡,你说对身体很好的!”

    陈青云将她放到去,屈身半蹲在床边,温柔地唤着她。

    李心慧实在是太累了,勉强撑开眼皮,看到是陈青云以后,挥了挥手,继续翻身睡觉!

    陈青云看到她这个样子,哭笑不得地扬起了嘴角!

    只见他捏了捏她的掌心,然后凑到她的耳边道:“嫂嫂,你再不起来,我可就脱你衣服了!”

    “嗯脱吧!”

    李心慧不以为意地挥手,脑袋成为浆糊的她,压根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陈青云的眼眸眯了起来,口气也变得有些危险而暧昧!

    只听他继续道:“真的脱了,反正我也是见过的!”

    “嗯,脱吧!”

    李心慧无意识地回道,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可她的迟钝仅仅在陈青云去解她衣襟的时候就猛然惊醒了。

    只见她忽然坐起来,激烈的动作使得她的头和陈青云的头撞在一起!

    “啊!”

    “嗯!”

    叔嫂两个,一个闷哼,一个惊呼!

    片刻后,两个人揉着脑袋,两两对视!

    “你怎么还没有走?”

    李心慧合拢衣襟,皱着眉头,不悦地瞪视着陈青云!

    憋屈又冤枉的陈青云动了动嘴,无辜道:“我想她们忙着照顾师母,连个给你烧热水的人都没有!”

    “我想给你烧点热水洗澡以后再走!”

    陈青云坦白道,内心里,他就是这么想的。

    可李心慧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漠然道:“那你怎么脱我衣服!”

    此话一出,陈青云立马眯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嫂嫂!

    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又委屈至极的小模样!

    红红的小嘴瘪起来,再加上幽怨的眸光,李心慧哪里还是对手,连忙投降道:“到底怎么回事呢?”

    “我跟你说,水都提到浴桶里来了,让你醒来洗澡!”

    “你哼了一声,让我给你服!”

    “我不肯,你还说反正已经看过了!”

    “我又问你,你说脱吧!”

    “然后”

    陈青云说完,小心翼翼地抬首打量嫂嫂的神色,见她果然愁眉不展,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他的心脏抽搐了几下,感觉无边的笑意从血液窜流到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打住,我知道了!”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脱!”

    李心慧强装镇定,实际上感觉自己已经没脸了?

    她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一而再再而三地引诱小鲜肉做犯罪的事情呢?

    苍天,她上辈子可是正正经经的老一枚,寻常连摸个男性小手都要嗨皮好久的。

    呜呜自从过小叔以后!

    她就在小叔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眼看着,这差点就

    哎

    长长地叹息一声,李心慧抬首,只见自家小叔有些不放心地慢慢离去!

    青色的长衫飘逸起来,那清瘦的身影已经翩然远去!

    “咯吱”一声,门关了起来!

    这时只听陈青云在门外道:“半个时辰足够了,到时候嫂嫂穿好衣服,我来给你把水倒了再回去!”

    李心慧原本羞恼又窘迫的心忽然变得甜蜜起来,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这些事情的,也唯独只有他了!

    “我知道了,很快的。”

    李心慧回道,蹙起的眉头松开,露出愉悦的欢快。

    “不急,你多泡一会!”

    陈青云温和道,他坐在她之前坐的位置,嘴角微微翘起来,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意!

    不一会,房间里响起了水声。

    一阵一阵的,好似她滔水淋在自己身上,陈青云能够想到那样的美景。

    泛着光亮的水珠,落在细腻白皙的肌肤上,淡淡的光辉照下来,仿佛暖玉生辉,光是想想,他的魂魄都仿佛被吸附进去了。

    黄妈妈大晚上出来打洗脚水的时候,就看到陈青云坐在石桌旁,眼眸熠熠生辉,嘴角噙着笑意,似乎心情很好!

    “陈公子?”

    “这么晚了,这么还没有休息?”

    “来找陈娘子吗?这么不进屋呢?”

    因为相熟,黄妈妈真诚地关心着,把陈青云当半个主子。

    陈青云看着黄妈妈站在廊檐下问他,问候的声音带着容易察觉的关怀。

    他站起来,打着招呼道:“黄妈妈也还没有休息吗?”

    “我嫂嫂今日累了,我过来烧水给她洗澡!”

    这话说得叫坦然,黄妈妈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下,好半响没有缓过来!

    这小叔子烧水给嫂嫂洗澡?

    怪矣!

    这寺院之中,小叔子烧水给嫂嫂洗澡?

    好怪矣!

    “咳咳”

    后知后觉地黄妈妈轻咳一声,有些愧疚不安道:“都怪我们今日高兴坏了,忘记给陈娘子备水了!”

    “陈公子先回去吧,我们会照顾好陈娘子的。”

    陈青云闻言,仿佛不以为意道:“今日师母大喜,你们本就该多多照顾!”

    “我与嫂嫂相依为命,尚没有那么多的忌讳!”

    “更何况在寺院当中,佛祖定会怜我叔嫂!”

    渍渍,这话说得,黄妈妈都哑口无言!

    果然是读书人啊,黄妈妈的嘴角抽搐着,笑着颔首去了伙房。

    结果只见伙房里的炭火显然烧过旺盛的时候,红红的炭面附上一层灰,而大铁锅里加了不久的热水正冒着淡淡的热气。

    “还真是来烧水的!”

    黄妈妈轻叹,打了热水后,随便洗了个脚就去了齐夫人的房间。

    齐夫人也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了,她的嘴角抽搐着,眉眼下意识皱起!

    心里想着,这青云越来越没有忌讳的心思了!

    到是一旁的齐聘婷皱着眉头,天真道:“今日嫂嫂怎么洗两次澡?”

    “我刚刚去找她,她说在洗澡,现在青云哥哥又说烧水给嫂嫂洗澡?”

    齐夫人闻言,眼皮狠狠地几下。

    随即给女儿解释道:“你嫂嫂整日都在厨房,一身的油烟味,她又是个爱干净的,洗两次有什么奇怪?”

    “哪像你个小馋猫,就知道吃,不是说跟你嫂嫂学厨艺?”

    齐夫人转移话题。

    齐聘婷嘟起小嘴巴,卖萌讨好道:“娘亲不知道嫂嫂有多疼我,她让青云哥哥亲自给我写了简单又好吃的菜谱,只准我每天学两道,说多了记不住不说,怕我待在厨房久了一身的油烟味惹娘想吐!”

    齐夫人的心暖暖的,她自然知道女儿跟心慧是真的好。

    心慧待人真诚,谁对她好三分,便会还人十分。

    恩怨分明,通透聪慧。

    明德大师又是这般指点青云,为心慧批命。

    这段时间齐夫人感觉自己的眉头老是跳,也不知道是喜是忧!

    她只愿那两人都知晓分寸,懂得收敛才行。

    眼看秋闱在即,她也希望青云顺顺利利的考上举人,以后叔嫂二人守望相助,越来越好。

    黄妈妈回来以后,原本想说点什么?

    可看着齐聘婷呆呆地陪着齐夫人身边,她那些哽在喉咙里的话就真的哽着了。

    李心慧听到陈青云跟黄妈妈说的话,心思百结。

    青云看似在认真地说着他们的亲密,可却认真地在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他们都很!

    一句话,可以攒测出三分意来!

    说不出心里淡淡的惆怅,可李心慧却知道,晚上那般亲密,暧昧,暖心的感觉,似乎一下子远了。

    她还是她,浸泡在浴桶之中,洗涤一切不切实际想法的她。

    青云若是高中,前程似锦,她怎么舍得断了他的青云路。

    轻叹一声,李心慧的眼眸晦暗下来。

    她想了许多,多到连以后的各种人生都臆想了一遍。

    她不是冲动的女人,更加不是感情用事的女人!

    相反,她理智得可怕!

    因为理智可以让她面对一切,不慌不忙,不偏不倚。

    冷静下来,她犀利又尖锐,圆滑又世故,像是在浮沉当中,早就练了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

    洗完澡以后,李心慧便让门外守着的陈青云倒了洗澡水。

    她穿着贴身的白色寝衣,外面照一件遮挡羞意的半臂褙子。

    湿湿的墨发在她的手里绞动着,遮挡了她一般晦暗不明的眸光。

    陈青云忙完以后,李心慧将头发随意地披散开来,然后勾唇笑道:“回去好好休息吧,今天你比我更累!”

    陈青云笑着点了点头,他看到了她眼眸里的光,淡淡的,已经不似之前那般。

    心里沉甸甸的,原本的困意,疲倦,兴奋,全都消散了!

    唯独只剩下惴惴不安和忐忑!

    陈青云出了落雪斋的时候,听着嫂嫂喊聘婷睡觉!

    她的嗓音柔柔,带着一股甜甜的宠溺!

    如同往日那般,她唤他一样!

    他忽然就感觉心里灌入一阵冷风,突然就让他的周身凉意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