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他见不得人吗?
    “嗯!”

    陈青云闷哼,某人的手毫无知觉地按着他的部位!

    “嘘!”李心慧嘘声,手指贴在唇边!

    “别说话,现在出去也说不清楚了!”

    陈青云愣愣地看着她的手指,眼眸幽深晦暗,压抑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朱红色的唇瓣多了绯色靡靡的齿痕,水光潋滟,给人一种暧昧之感。

    李心慧发现陈青云紧绷着脸,窘迫的神态狠狠地压抑着,似乎正忍受着某种无法言喻的折磨。

    她心里一凛,感觉气氛怪怪的。

    可她来不及去细想,去深思,而是立即拉下帐子,然后顺道整理了一下乱了床沿。

    陈青云被关在帐子里,头往后仰着头,脸色赧然,暗红的眼眸透出一股幽光,好似即将席卷而来的风暴!

    可此时的始作俑者,却奔向了门口。

    陈青云的嘴角狠狠地抽搐着,不知道该不该怪自己,自作自受。

    原本想结果却被闷在蚊帐里,那憋屈感觉自然可想而知。

    而且他很快发现,他的鞋子竟然也跟他闷在里面!

    陈青的脸色变了又变,在她打门的时候,将他的鞋子从架子床后面扔到床底下。

    “砰”的一声闷响,好似敲击在陈青云的脸颊上。

    忽闪的眼眸覆上一层水雾,陈青云咬着唇瓣,觉得全身都跟着起来!

    “咯吱”门开了!

    等得有点不耐烦的齐聘婷道:“嫂嫂在洗澡吗?”

    李心慧双手撑在门框上,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过来了,去陪着你娘啊!”

    “这个时候你怎么能不在她的身边吗?”

    李心慧一本正经地,严肃地,认真地说着这个话题。

    她堵在门槛,丝毫没有请齐聘婷进去的意思!

    齐聘婷没有觉得奇怪,反而抱怨道:“她们那么多人围着,一会说不能这样,一会说不能那样,还说不能让我跟我娘一起睡了!”

    “我都说了会小心的,可是她们还是不准!”

    齐聘婷嘟着小嘴巴,有点备受冷落的伤心。

    “傻瓜,你娘有了小弟弟你不开心吗?”

    “你这个时候跑过来,她会以为你不高兴,会担心的!”

    “你要知道,你娘最疼的就是你了。”

    李心慧循循善诱!

    齐聘婷皱了皱眉头,觉得嫂嫂这话好像有些道理!

    “可是她们不让我跟我娘睡!”

    齐聘婷抱怨,她觉得自己被抛开了!

    李心慧闻言,笑着捏了捏齐聘婷圆润的下巴道:“晚上再过来跟我睡,现在去陪你着娘!”

    “你可以陪着她想一想你弟弟的名字,反正你陪着她,她会很开心的!”

    齐聘婷被说服了,她看着李心慧,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那我先过去陪我娘,晚上我再过来!”

    “好的,去吧!”

    李心慧挥了挥手,随即想到了什么,又叮嘱道:“让她们别来打扰我啊,我今天累了,早点休息!”

    “不过我会给你留门的!”

    齐聘婷一边往前跑,一边回道:“我知道了,她们都很忙,不会过来的!”

    李心慧听着齐聘婷孩子气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脸烧得厉害!

    她的话明明没有问题,可是她竟然有种说谎骗人的心虚感!

    连心都跳得异常激烈!

    “嘭”李心慧关上房门,插上门销。

    然后狠狠地吁了口气!

    蚊帐遮掩着的陈青云狠狠地抽搐着嘴角,望着灰色的帐顶,眼里闪过一丝晦暗!

    突然,蚊帐被撩开!

    两人四目相对,说不出的暧昧尴尬!

    “我见不得人吗?”

    陈青云轻声问道,貌似很委屈!

    李心慧看着他那晦暗的眼眸,莫名觉得心虚!

    “这个,不是,怕误会吗?”

    李心慧老实道,她当时只想把他藏起来,其他的根本没有过脑子!

    现在想一想,到像是欲盖弥彰!

    她把蚊帐拉开,发现陈青云弯曲着,褙子盖在了他的腰腹上!

    当然,也挡住了那引人遐想的位置!

    李心慧的眼皮抽了抽,觉得脸也没有那么烫得厉害了!

    显然害羞的,可不止是她一个!

    陈青云见她眸光闪烁,当下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

    他的脸色暗红,紧绷的下颚透出一股不适!

    只见他眸光回转,带着几分深意道:“为什么怕误会?”

    “嫂嫂从前不会避讳外人的,更何况是聘婷?”

    “呃?”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看似调侃实则暗示的口味,扯了扯嘴角!

    小叔子貌似,在她!

    她的嘴角微抽着,眸光微闪!

    “我想对你做的,怕你承受不住!”

    李心慧径直脱了鞋袜,白玉般的脚趾头顿时露了出来,再配上她暧昧至极的话,道行浅的陈青云到底受不住,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

    “咯吱,咯吱”的床榻因为站着一个人而发出暧昧的声响。

    陈青云趴着,原本放松的身体忽然就僵直起来。

    可还没有等他准备好,她一脚就踩在了他的上!

    “嗯!”

    一声闷哼响起,陈青云羞得眼眸都红了,水润润的,像只可爱的小兔子一样。

    她脚底的力道很强,还在上面揉来揉去的!

    她的脚心热乎乎的,贴着薄薄的衣衫,他都能感觉那奇异的触感,好得叫他忍不住颤抖着。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故意的,可接下来的几脚他就知道厉害了。

    耳边只听见骨节“咔嚓,咔嚓”接二连三地响着,她的脚一路从他背脊的两边踩到膀子,然后是肩骨。

    那酸爽的滋味就不用说了,陈青云紧紧地抓住被单,感觉全身跟骨节踩错位一样。

    一股前所未有舒爽从背脊蔓延到头顶,陈青云闭了闭眼,再也没有一点旖旎的心思了。

    给他松动了筋骨以后,她又细细地给他推拿了腰肌,然后是臂膀,连手臂都细细地捏了几遍。

    等到他舒服得都想要睡着了,她又给他温柔地按摩头部。

    细腻温柔的触感比夏日里的微风都还要让人留恋,陈青云感觉自己沉浸缱绻的柔波里,起起伏伏,叫人想要沉睡过去。

    忍了又忍,恨不得把两只眼皮都掐一遍。

    陈青云不敢放肆,大约半个时辰以后,主动开口道:“嫂嫂,可以了,我要睡着了!”

    李心慧闻言,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然后手脚地从下来。

    只见她随便穿了双拖鞋,然后哒哒地往门口方向走。

    “太热了,我出去透口气,你穿好衣服就出来!”

    李心慧也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房间闷热,她干的又是力气活。

    这会子感觉胸闷气短,只想好好地凉快凉快。

    院子里,屋檐下挂着两盏灯笼,照得宽敞的院子树影婆娑,昏黄淡雅。

    夜空里,弯弯的一轮月亮美极了。

    繁星点缀,知了一声声地叫着,看似静谧的寺院内,其实也别有一番热闹。

    陈青云在房间里穿衣服,其实褙子套上就好了。

    可是他却感觉全身体,不太想起来。

    转动的视线在这双人的架子扫来扫去,忽然就看到了,那床角特意相连的小柜子。

    一根浅紫色的带子从那缝隙里伸了出来,好似张扬着它的身份。

    陈青云感觉呼吸浅了一些,脸也烫了一些,身体隐隐绷得笔直僵硬,一双深幽的眼眸晦暗不明。

    每当看到她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他就想她的衣服看一看,她四否如她面上这般坦然无畏。

    那的肌肤好似还在眼前晃动,他可忘不了她恼羞成怒的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也跟着隐隐轻颤,无声地在他的怀中摩擦着。

    他也会遐想,控制不住地想!

    可他到底还有理智,在她选择回避的时候,穿上了褙子!

    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上面隐隐沾了汗渍,黏黏地贴在鬓角!

    “咯吱”一声,门开了!

    她背对着他,坐在石凳上,左手懒懒地挥动两下,送客之意分外明显!

    陈青云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着她覆上一层薄雾的眼眸,里面隐隐透着一丝红润的光亮!

    好似羞涩!

    可见她也没有她表现得那么淡定!

    他的红唇抿起,勾勒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让嫂嫂受累了!”

    陈青云出声道,眼眸戏谑,神色揶揄!

    “什么?”

    李心慧抬首,只见他靠了过来,在距离她微乎其微的距离以后,炙热的气息喷洒出来,然后关心道:“我知道嫂嫂累了,连气息都粗短许多!”

    “谢谢嫂嫂,我感觉轻松多了!”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确实累了。

    连日来不是熬夜陪他作画,就是在大厨房奋力传艺。

    今天跟他那么一闹,她本身就有些虚脱。

    现在更是感觉脉搏跳动得很快,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你回去泡个热水澡再睡,以后有时间也多泡泡,对你的身体好!”

    李心慧叮嘱道,对着陈青云挥了挥手。

    陈青云见她确实很疲惫了,两个人闹了那么久,她又认认真真给他按摩推拿,再多的力气都使完了。

    眼里闪过一抹心疼,陈青云忽然想起她说的泡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