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搞笑的暧昧
    李心慧是学过推拿的,她因为家族的原因,就读的大学是中医药大学。

    而大学里面有这样的选修课,推拿。

    推——拿——捏——松。

    这个是非常有讲究的,陈青云一开始还神游天外,并且臆想霏霏。

    可是他最近整日埋头作画,脖子和肩膀僵硬得厉害,因此他也很快察觉到了,她并非全然逗趣他,而是真想帮他松缓疲惫。

    一开始的感觉有点痛,让他身体瞬间绷得紧紧的,连眉头都不经意蹙起。

    可是他忍着,因为他喜欢她这样的贴近。

    那温柔的手指仿佛有了魔力一般,划过肌肤时,带给他一阵一阵的颤栗和渴望。

    他闭上深幽的眼眸,掩藏那里面的幽幽火光。

    渐渐的,需要他忍耐的感觉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舒服的酸涨和酸涨后的舒坦。

    他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一阵舒爽过后,他忍不住发出满足而舒服的喟叹!

    “啊!”

    “噗嗤!”

    李心慧见他一副沉迷享受的样子,嘴角的勾勒的弧度加深,破口而出的笑声也再也隐藏不住。

    陈青云红了脸,睁开一双幽深的眼眸,嘴角下意识抿起。

    就在刚刚,他竟然忘记了置身何地?

    那种感觉,奇妙得叫他的心脏,发热,。

    “很舒服,这种感觉比“不求人”好多了!”

    陈青云赞叹,学子们最喜欢用的“不求人”敲来敲去的,声音到是咚咚地响,可是却感觉不到有多舒服。

    “还有更舒服的,你想不想试一试?”

    李心慧逗弄道,其实心里不知道多心疼他。

    常年抄书,小小年纪,颈椎就已经如此僵。

    她试着按下肩周炎常犯的地方,只见他立即不适地动了动手臂。

    陈青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是真正羞红的,不是假装的。

    因为他听到那个“试一试”的时候,一股热气直冲脸庞,热得他几乎招架不住。

    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她虽然喜欢逗弄他,却是十分守礼。

    可他的心却忽然起了一层渴望和期待,仿佛,满心满眼都是她笑着看他,满脸戏谑的模样。

    她不会知道,她专注的样子到底有多美。

    微乎其微地点头,陈青云轻轻地“嗯”了一声。

    “偶尔会头疼吗?”

    李心慧问道,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学子们都会有的通病,当年她也有,还是针灸一个月才好的。

    “偶尔会有,眼睛会跟着跳痛,但是半个时辰左右会自行恢复!”

    陈青云坦诚道,他不想瞒她。

    是有些不适的感觉经常会出现,可是并不严重。

    李心慧的眼眸暗了下来,她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颈椎长时间弯曲,压迫视觉神经和肩颈神经了。

    问题不大,不过也需要针灸和时常推拿。

    “你躺到去吧,我给你踩踩!”

    李心慧认真道,她手的力道不太够了。

    陈青云愕然回首,双眸里面全是惊诧!

    “踩踩?”

    “用脚?”

    他的喉咙艰难地咽着口水,一股漫长的气息缓缓地从嘴角溢出来!

    李心慧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用手指弹了弹他脑门道:“你的颈椎不好,可是我现在手的力道不够了!”

    “我先给你疏通经脉,等回去以后,请余大夫为你针灸!”

    陈青云有些脸红地转过头,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蜜意。

    也许连她都没有察觉,他们其实已经很亲密了。

    这种亲密,比亲姐弟都要暧昧。

    可是她却乐在其中,浑然不觉。

    而他也从来不知道呢?

    陈青云走到床边去,然后像个小媳妇一样撩起帐子。

    他看了看身上的半臂褙子,因为时常在夜里调色,他便多穿了一件御寒。

    可是想到她手指因为衣物的阻隔而更加用力时,他还是选择不好意思但却坚定地把褙子脱去了,露出里面淡淡的烟青色薄衫。

    李心慧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托腮,两眼发直。

    我滴个乖乖,小叔的手指也太漂亮了,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再加上那缓慢的动作,那解腰带的姿态带着一股怯生生的媚意,明明还没有呢,她却看得眼睛起火,心口发热。

    “咳咳”李心慧轻轻咳嗽,眼眸里闪过耀眼的红光,貌似她有点热啊?

    陈青云才懒得理会她的催促,解衣服嘛,自然是越慢越好了!

    轻颤的手指解带,欣长的身姿翘首而立,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眸光芒暗显,仿佛隐忍着,却又无法拒绝。

    那含羞带怯的模样,比娇滴滴的小媳妇都要撩人!

    李心慧等了半天,口干舌燥的。

    结果那腰带一落地的时候,潋滟无边的艳色飞入她的眼眸,她瞪大着双眼睛,微张的红唇愕然万分,恍惚之中,她才惊觉这是夏天!

    所以那单薄的长衫包裹着精瘦的身体,长腿,窄腰,翘臀

    眼看那晃眼的小蜜色肌肤若隐若现,紧实腰腹线条流畅,李心慧连忙道:“等会?”

    “怎么了?”

    陈青云抬首,眼眸幽幽暗暗,红唇抿成了一条诱人的弧线,似羞愤,似赧然,握着褙子的手微微收紧。

    他可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喊停!

    显然,他低估了她的恶趣味!

    只见她快速地跑去插上门销,然后在跑回来坐好,托腮期待!

    陈青云的嘴角抽搐着,差点就演不下去了!

    嫂嫂这

    简直惊得他下巴都要掉下来!

    陈青云修长的手指挑开了单薄的被子,然后温顺得跟只小绵羊一样躺到去!

    !

    李心慧眼眸一眯,差点就要爆粗口!

    单薄的长衫包裹着青竹般的躯体,那一股媚态自不必说,更为劲爆的是,那若隐若现的浅色绸缎亵裤是她给他做的啊!

    苍天,她做的时候可没有觉得这般好看?

    现在这家伙穿着,那精瘦的腰身,那结实的胸膛,那笔直的长腿,最重要的是那的!

    这一切也都显得格外诱人!

    李心慧暗暗咽了咽口水,心里却忽然想起历史上那些断袖之情,男宠之爱,顿时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现在的小叔子可不就像侍寝的小公子

    乖乖!

    李心慧强迫自己转移眸光,然后镇静地站起来对着陈青云道:“嗯,你趴着,我脱了裤子就来!”

    “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脱了鞋就来!”

    李心慧欲哭无泪地捂脸,只差自己给自己一嘴巴了。

    天哪,她在想什么啊?

    脱裤子?

    一定是刚刚她一直盯着小叔的长腿看,所以……一不小心,脑袋短路了!

    陈青云忍着笑,肩膀却一耸一耸的。

    她太可爱了,羞愤的样子叫他移不开一点视线。

    双手下意识捂脸,红唇却露出无法掩饰的苦笑,整个人跟个小傻瓜一样在原地转圈!

    “没事的,呵呵…我知道嫂嫂说错话了!”

    陈青云笑着解围,实则已经在爆笑的边缘几欲徘徊!

    “哎呀!”李心慧在原地跺脚,然后转身过去换拖鞋。

    可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原本含蓄的陈青云忍不住大力地耸了耸肩,忍得脸色都红了,一双深幽的眼眸蔓延了无边的笑意!

    那句话没有说出来之前,他分明看到她的眼中起了一丝羞意和炙热。

    她在想象他的身体,想象她看不到却又想看到的地方!

    这可真是有趣!

    陈青云躺到去,压制着心里喷薄而出的想法,他只盼她等会不要继续用眸光撩拨他了!

    不然要是吓到她

    陈青云想着,眸光更加幽暗,嘴角的笑意更浓!

    同一时间,李心慧恨不得锤死自己。

    她被自己蠢哭了怎么办?

    现在气息不稳的人是她,脸蛋爆红的是人她,神情无措的人是她!

    更为滑稽的是,当她脱了鞋子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抖!

    这可真是欲哭无泪!

    李心慧转头,准备豁出去了!

    结果当她回头,看到那个安安静静地躺在的陈青云时,忽然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

    擦,这丫睡了她的床!

    脱了衣服,睡在她的,这要是有个人来

    李心慧刚想到这里,只听“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嫂嫂,你在里面吗?”

    “黄妈妈她们都围着我娘转,我想来跟你睡!”

    齐聘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李心慧惊得一下转身,神色恍然,早已失了常态!

    陈青云也忽然坐起来,愣愣地看着一旁的褙子,愕然的脑路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这是跑呢?还是躲呢?还是爬起来穿裤子呢?

    呸,呸,呸,他想什么呢?

    分明是穿褙子!

    他被嫂嫂带坏了,陈青云懊恼无措地想着,整个人木然地坐在床边没有动!

    李心慧见状,快速捡起陈青云的褙子鞋子,全都扔进床里去!

    陈青云冷不防被鞋子打了脸,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件衣衫罩在他的头上,然后她将他用力一推,将他压到去……

    开心一刻:

    前几天我教我儿子说话,内容是这样的!

    妈妈,宝宝要尿尿!

    妈妈,宝宝要尿尿!

    妈妈,宝宝要尿尿!

    第n遍的时候,我忽然教成了!

    宝宝,妈妈要尿尿!

    当时我感觉自己被雷劈了,怎么就把自己绕进去了呢!

    哈哈哈,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脑路打结的时候!

    所以啊,原谅我们心慧说,脱裤子吧!

    哈哈哈

    今天最后一更啊,明天再会!

    嗷呜,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