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坦诚相待
    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在从李心慧的嘴里飘了出来。

    她看着陈青云仿佛小兽一般的眼眸,嗷嗷的,叫她原本有些不快的心思都散了。

    伸手将他揽入怀中,在他的耳畔柔声道:“我只是不喜欢你跟我算的这么清楚!”

    “在我的心里,我若是有心对一个人好,那便什么都愿意给他!”

    “我若是不想对一个人好,也不会藏着掖着,而是会疏远他,冷落他,直到他有自知之明,不再在我的身边转悠。”

    陈青云抱着她腰身,恨不得将自己揉进她的身体里去。

    她的坦诚得叫他无颜面对。

    她的温情叫他贪恋四起。

    她的包容叫他有口难言。

    两个人贴得那么近,却仿佛隔了万重千山。

    她把他当成是至亲之人,从不曾有过非分之想。

    可他呢?

    他暗中细细谋划,恨不能叫她名正言顺待在他的身边,做陈家真正的女主人。

    到底心思阴暗的人,连想法都龌蹉得遍体生寒。

    而她,抱着他,给予他无声的安慰和温暖。

    陈青云忽然感觉眼眶酸涩得厉害,他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

    这种迷茫,心悸得让他感觉到惶恐,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李心慧见他这般脆弱的模样,心早就软成一团了。

    她搂着他的臂膀,强迫他的面孔与她对视。

    她强势地抹去他眼角的泪痕,然后亲吻着他的额头,认真而坦诚道:“你以后会很厉害的,就算考不上举人,进士,可你还有一技之长啊。”

    “我也有一技之长,我们一起努力,我挣钱持家,你好好读书。”

    “以后我们稳定下来了,有了银钱,有了家底,总是会越来越好的。”

    李心慧再一次把陈青云扯入怀里,安慰着他。

    其实原本也没有这么严重,可是她看到陈青云眼眶红红的,泪光像冰箭一样,忽然就刺痛了她的心脏。

    陈青云的手箍得更紧了,有一种十分依恋,无法割舍的感觉。

    他禁锢着她的腰,将头埋入她的怀里,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好半响,李心慧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陈青云终于放开了她。

    腼腆的眸光闪烁着,眼眶红红的,跟小兔子一样。

    怯生生,却又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对不起我总是患得患失。”

    陈青云道歉,这是他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李心慧早就察觉了,他看似坚强,其实内心最为敏感。

    认真地看着陈青云清透的眼眸,那里面黑漆漆的,仿佛水波刚刚洗过,亮得耀眼。

    “你还记得背着草药,米面,蔬菜弯腰驼背,冒着雨夜往家里赶去的时候吗?”

    “我相信那个时候,你心里一定有一个信念,就是早点回家。”

    “我如今也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早点把我们的小日子过好点,殷实有底。”

    “古人常说,只愁命短,不愁穷。”

    她的话温婉动听,好似在黑暗的尽头,照进了一束暖光。

    陈青云微微勾起了唇瓣,只见那上面齿痕交错,仿若点朱。

    一双忽闪的眼眸带着水雾弥漫的红光,他定定地看着她,然后坚定道:“所以啊,我要好好学画!”

    “如果将来科举无望,我总是要把家给撑起来的。”

    撑起一个,足以给她庇护的地方。

    李心慧见他又变成之前淡然有礼的样子,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面色也轻松许多。

    “我们一起努力!”

    她伸出掌心,似要与他击掌。

    陈青云见状,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含笑道:“我们一起努力!”

    “啪”的一声,两人的手掌合在一起,带动一阵清风。

    “好了好了,我下次再也不敢说你了!”

    “刚刚看着你哭的时候,我感觉比我哭还难受!”

    李心慧拍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可她却丝毫不知,她这话在陈青云听起来,有多么地悦耳。

    眼泪是弱者的表现,是对至亲至爱之人无法掩饰的情感宣泄。

    她落泪的时候,他何尝不是觉得,比自己落泪更加难以忍受。

    “明德大师说我的画境已经有了,不过调色需要再谨慎几分。”

    “趁着这段日子,我好好跟他学一学,回去以后总是受益良多的。”

    陈青云笑着转移话题,他的脆弱,只有在她的面前才是脆弱。

    可如果连她都心疼这份脆弱,他的心反而不似之前那般畅快了。

    陈青云跟着明德大师学习,李心慧自然是开心的。

    这些日子香客们言辞赞叹,恭维推崇者数不胜数,她也渐渐知道这位明德大师的厉害之处。

    只见她笑得越发开心,眼眸里流光回转,起起落落都在他的身上!

    陈青云呼吸微滞,深幽的瞳孔里闪过刹那花火!

    “你好好学,我也好好学,等到我们叔嫂回去的时候,称霸书院!”

    李心慧调侃,好似看到他们两个人比肩而立的画面!

    陈青云闻言,失笑道:“你不是说回去盘店面,到时候我也秋闱了,不用住在书院了!”

    “呵呵,那就称霸定南府城!”李心慧改口,豪情万丈!

    陈青云不知不觉被她感染,眼眸里全是星光,笑得越发肆意起来!

    李心慧看着小叔笑得如沐春风,洁白的皓齿,斜长而深邃的眼眸,儒雅俊逸的脸庞如玉生辉,一双看好的剑眉斜插入鬓。

    薄薄的唇瓣轻抿着,笑意收放自如,透出一股风流倜傥的韵味。

    貌似,忽略那红红的眼眶,小叔已经有些诱人风姿了呢?

    “你几月生的?”

    李心慧忽然问道,她觉得她家小叔子长大了。

    陈青云冷不防被问,一张好看的俊颜露出些许腼腆的羞色。

    “咳咳!”只听他轻轻咳一声,然后赧然道:“我是中秋节生辰!”

    “那岂不是马上满十四了?”

    李心慧愕然,这生日也未免太好了!

    中秋佳节!

    不过她转而又皱起了眉头!

    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秋闱是八月初九,接连靠三场,最后一场正好是八月十五。

    整整九天七夜的时间不能回来!

    “看来今年你的生辰得提前过了!”

    李心慧出声道,她得想一想,送什么给小叔子才好!

    陈青云闻言,笑了笑,不以为意。

    “你就不担心我秋闱不中?”

    他关心的是她可会担心,可会期盼?

    然而李心慧很是心宽,许是这个名字让她的性子十分通透,当即道:“你才十四,不中还有的是机会!”

    “再说你也不能为了科举而活着,有时候为官未必就能前程似锦!”

    陈青云的心思重了一些!

    他显然考虑的更多!

    只不过不宜说出来而已!

    “只要你不嫌弃我只是一个小秀才,我觉得现在这般陪着你的日子就很好了!”

    陈青云由衷道。

    李心慧心里闪过一丝感动,这个家伙,说话越来越直白了!

    看来在她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当初连喂她吃饭都会脸红的小秀才已经脱胎换骨了。

    “我也觉得你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好!”

    李心慧玩味地调侃,眸光幽幽地盯着陈青云的身体打量!

    陈青云被她的眸光看得心痒难耐,身上的衣服像是不翼而飞,当即让他联想到她湿漉漉靠在他怀里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穿和不穿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那个时候,她也很紧张!

    “你在看什么?”

    陈青云问道,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一双红红的眼里闪过一丝羞窘!

    “哼哼,你长高了!”

    “比我还高了一点!”

    李心慧站过去比,其实就是一点点,可能他清瘦,看起来就高很多。

    陈青云往后挪一点,不好意思地抿着红唇,好似被非礼的良家妇男。

    李心慧眼角眉梢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想到刚刚把他当孩子楼在怀里的样子,那个时候,他哪有现在的赧然?

    不过是情之所起,心随意动而已。

    她突然就是想捉弄他一下,让他知道,赧然无措,含羞带怯的可不只是女人!

    “你去坐下,我给你捏捏肩膀!”

    李心慧面色坦然道,实则眼眸飞快地转动着,隐藏了那一闪而逝的笑意。

    陈青云费了好些力气才忍住心里的笑意。

    她的眼眸亮如星辰,圆溜溜地转动着,像极了一只得意洋洋的小狐狸。

    那翘起的尾巴摇啊摇,心思早已昭然若揭!

    可他却不想揭穿,他想顺着她的意,看看她会大胆到什么地步

    他故意挑了一个没有靠背的圆木凳子坐下,然后微微低着头,手指有些无措来回捏着,好似惴惴不安的小兽。

    李心慧看了,心里越发起劲,却不知在他浓密的睫毛下,那深邃而幽暗的眸光燃起了一片炙热的亮光

    开心一刻:

    下章非常爆笑,必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