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惊艳她的视线
    只见她站到桌面的另外一边不动,任由齐夫人抓着她好一番掐,挠。

    “你一个孕妇回去伯父能做什么啊?”

    “无非就是替你揉肩捏腿,温情抱抱!”

    “是你自己想太多了,不过也难怪,你跟伯父这么多年夫妻,有些记忆必定清晰如画,时常温故知新!”

    齐夫人死死地瞪着李心慧,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遮挡不住!

    这丫头就喜欢调侃她,看她这副又羞又急的样子就开心得紧!

    扶着腰肢松缓,齐夫人不甘示弱道:“你就嘚瑟吧,我看你能笑到什么时候?”

    “哼,明明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就”齐夫人说不出来!

    她想说,就跟一个情场老手一样,好似连床笫之间的欢愉都能深有体会?

    李心慧不继续调侃齐夫人了,古人脸皮薄,尤其是说到夫妻情事!

    只见她给齐夫人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轻笑道:“逗您开心罢了,您什么都好,就是一提到子嗣就喜欢多思多虑!”

    “放心吧,肯定有了!”

    李心慧说完,俏皮地眨动着眼眸,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齐夫人见状,心里的大石总算是放了下来,眼眸里的光亮也越发耀眼起来!

    两人又坐下来吃面条,因为红酸汤浸泡一会,吃起来的口感特别好。

    延慈大师过来的时候,黄妈妈她们都已经吃好了!

    一群女人眼睛发光地盯着齐夫人,嘴角的弧度牵扯着,合不拢嘴。

    延慈大师很快就把了脉,确定就是喜脉,一月有余。

    齐夫人沉静下来,有条不紊地谢过延慈大师,然后开始安排。

    先是让齐盛回去报信,她准备在寺院静养,等到素斋都供奉完了她再回去。

    许给佛祖的心意,最忌讳半途而废。

    这一胎她盼了整整十年,容不得一丝意外。

    李心慧送延慈大师出来的时候,延慈大师看着她一直笑呵呵的样子,沉静的眼眸堆满了无数的善意。

    “善人有善缘,佛祖怜众生。贫僧谢谢陈娘子这段时间在南山寺的善意之举。”

    延慈大师双手合十,对着李心慧颔首一拜。

    李心慧连忙侧身避开,认真道:“大师严重了,小师傅们给我送了不少好东西呢,说到底还是我赚了!”

    延慈大师闻言,笑而不语。

    看着眼前长长的甬道,听着寺院里敲响的晚课钟声,含笑离去。

    李心慧在南山寺住了这些日子,渐渐发现了一个现象,南山寺的僧人们多半学武,学医。

    有一股英气勃勃而沉静内敛的氛围。

    对香客也十分宽容豁达,并非其他寺院那般,规矩众多,只为香火钱。

    南山寺有许多果林,药田,山地。

    寺院里面的僧人经常出去义诊,而且还会有病重的香客上南山寺求医。

    南山寺这些年仁心善意到处播散,所以来来往往的香客十分崇敬,口碑极好。

    这也是她住在南山寺,感觉清幽舒适,不念归期的原因。

    饭后闲适的步伐缓慢而随意。

    清风从拱门外吹拂进来,高高的树冠上,枝叶莎莎作响。

    李心慧抬首看着千佛殿的几棵大柱子,忽然眼睛一亮!

    最近青云沉浸在千佛图中,她都快要忽略他了。

    千佛殿内昏黄的灯火透了出来,淡淡地铺展在院内的青石板的台阶上,仿佛引路之光。

    李心慧悄无声息地慢慢走了进去,心里想着,吓他一吓。

    或者,给他一个惊喜!

    画卷往后已经卷了起了三分之二,可见青云这段时间的虔诚认真。

    晚膳十分,大殿里除了照看香火的小和尚,其余的一个人都没有。

    径直走到陈青云的身边,李心慧低头一看,只见千佛图里面的佛像百象丛生,神态,面孔,眸光,面容,皆是各有特色,尤其那一双一双含笑的眼眸,里面所展现出的智慧神韵,仿佛活了一般!

    不经意看过去的时候,仿佛置身仙界之中,莫名给人一种安定祥和,佛光笼罩的感觉!

    “太精妙了,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李心慧不吝赞叹,眼眸里的惊艳像是陈青云笔下的画卷,行云流水般铺展开来!

    陈青云蓦然抬首,只见嫂嫂站在他身后,微微倾斜的身体差点就跟他贴在一起。

    他眼眸温润清透,嘴角噙着一抹由衷的愉悦!

    搁下笔,陈青云意外道:“怎么得空过来了?”

    “我听僧人们说,今天来了新鲜配菜,他们吃得可欢了!”

    “你没有吃到吗?”李心慧问道,她让黄妈妈送了几碟小菜和一碗凉面过来!

    “吃了!”

    陈青云扬眉,笑得和煦温润。

    “学子收假后,你便要秋闱了!”

    “这副画卷能画完吗?”李心慧问道,她看着画还没有上色。

    后期上色应该会比较辛苦。

    陈青云闻言,展开画卷后面的部分,只见后面有一半的颜色都已经上好了!

    金黄色的色彩层次分明,像是一朵金色牡丹徐徐开放,花瓣,花托,花色,繁复而清晰,层层递进,色泽惊艳。

    莲花底座的色调各不相同,佛珠,佛身,佛像,一眼看去,仿佛云雾缭绕的仙境一般,千佛好似归一,万象同宗,却各具特色!

    让人一眼便移不开视线,彻底被吸附进那画境当中。

    “怎么会?”

    “你熬夜上色?”

    李心慧惊诧道,简直不敢置信。

    陈青云卷起画卷,然后道:“是明德大师!”

    “他每晚教我调色,所以我便每晚上一些,颜色调好,上得也快!”

    “可这也太快了吧?“

    李心慧愕然,看着陈青云沉静淡然的面孔忍不住竖起了拇指!

    “很厉害!”

    “就你这份潜心钻研的心性,日后一定会成为一代画师!”

    由衷的赞美发自内心,骄傲的口吻里带着愉悦的自豪。

    陈青云幽深的眼眸闪过一抹光亮,身体的疲倦仿佛瞬间消失无影。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陈青云谦逊道:“明德大师才德兼备,有他指点,我能有这点能力并不奇怪!”

    “我听大师说你教他们做魔芋豆腐,手都麻了?”

    陈青云关心道,闪动眼眸仿佛幽火一般,忽明忽暗!

    明德大师的原话是这样的:“你是个痴的,那丫头也是个痴的。”

    “你五更天起床作画,就是不想她陪着一起辛苦!”

    “她说光有菜谱不行,还得亲自示范,结果那汁浸透了她的手套,当时那手就有些不灵活了!”

    他当时就明白大师的意思了,今天她不来找他,他也准备去找她的。

    画卷有大师的帮忙,两月之期绰绰有余。

    如今只剩下十分之一未画,再有五六天就可以完成了。

    余下上色只要精细点就可以,更何况颜料早已调制好了。

    提到手麻,李心慧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面色微窘!

    她可不会说,现代有塑料手套,所以她没有尝过被魔芋麻手的感觉。

    结果在这里用了棉手套,她以为没有事,结果半天手指不灵活,当时那些师傅们个个自责万分,又往落雪斋送了不少好东西!

    “你跟我去落雪斋,我有话跟你说!”

    李心慧帮陈青云收拾一番,两个人往落雪斋走去。

    因为齐夫人有孕,翠环她们开心坏了,全都守在齐夫人房里侍候。

    李心慧的闻雪阁里便只剩下她和陈青云。

    将齐夫人有孕的事情告诉陈青云,李心慧开心道:“伯母这一胎很不容易才有的,大家都开心坏了!”

    “我们回去以后,也可以无牵挂地搬出去了!”

    “我已经想好了,在南街的码头上盘铺子,那里景色好,空气也好,来往商客又多,到时候前院是酒楼,后院是寝屋,不用白天奔波来去。”

    “我们买大一点,再给你隔出一间书房,你只管安安心心念书就好!”

    陈青云最喜欢看到她的这副样子,欣喜异常,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像是夹缝中摇摇摆摆,却始终奋力向上的青草,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低头!

    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眸又明又亮,盼眸生辉,华光异彩。

    红唇更是一翘再翘,精致的面孔染上许多蜜意,让看到的人,再糟糕的心情都会跟着愉悦几分!

    “我也会努力好好读书,如果秋闱考不中,我就摆摊卖画!”

    “只要千佛图能够入明德大师的眼,我总不至于拖你的后腿!”

    陈青云认真道,在他的谋算下,等回定南府,他的画应该十分有名了。

    李心慧看着少年清秀眉眼,俊逸的轮廓,一双如墨色一般的眼睛直直地看尽他漆黑深邃的眼眸中。

    那里面仿佛漩涡一般,看得越深,就觉得越看不到底。

    “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见外的话,青云,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不会留在这里!”

    “这天下山高水长,地宽海阔,总会有吸引我的地方!”

    “我之所以驻足,是因为你在这里!”

    气氛瞬间凝滞,静谧的气氛中,仿佛谁的心忍不住狠狠地颤抖几下。

    陈青云抬眼,忽闪的眼眸闪过一丝白色的流光,耀眼,璀璨。

    可瞬间泛着水雾弥漫的氤氲,眼前的人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他微微动了动唇瓣,想说什么,却发现他的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握上了她的手。

    开心一刻:

    一下子又传了五章,一万五千字。

    呜呜呜,你们订不订,不订提前说一声,我不传了。

    要加更也要提前说,不说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