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齐夫人有孕
    周围的僧人一开始以为,她是在重复教他们,个个看得目不转睛,生怕自己错漏一个细节。

    然而,当那举过头顶的面团跟放在地上的木盆衔接,一个用力的抖动,仿佛漫天雪花袭来,瞬间席卷了眼帘里所有的光芒。

    一条条仿佛银丝雪鳗,忽然像是有了魂魄一般,竟然会弹性十足地抖动起来。

    僧人们个个长大嘴巴,不敢置信,这就是刚刚那团坤面抻扣出来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须面”?”

    “天呐,原来坤面不停地抻扣会将面条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劲道。”

    “这手艺,绝活了!”

    “我要学,我要学!”

    “我也要!”

    “还有我!”

    激动兴奋的声音瞬间爆发出来,李心慧将面条放进酸汤里,然后香菜,香葱,卷心菜,等到面条煮得差不多了,她将配菜倒进去以后,便立即将腌制好的小红椒拿出来。

    “这个酸汤面你们可以先吃,等会做小份的供奉!”

    李心慧出声道,素斋还没有做完,可是这些面都煮不得。

    大家闻言,立即一哄而抢。

    片刻后,李心慧看着荡漾在酸汤里面的两片卷心菜,嘴角狠狠地抽搐几下。

    而周围的僧人们,直接把大厨房的门堵了,吃得那个叫欢快。

    “好辣!”

    “好烫!”

    “好劲道!”

    “嗷呜过瘾!”

    李心慧见他们吃得开心畅快,心里也涌出了浓浓的喜悦。

    红酸汤的成功意味着,她准备给老李家的独门手艺,是十分有保障的。

    延亮把吃空了的大碗放下,意犹未尽地擦了擦嘴角,满眼发亮地看着李心慧,忍不住出声问道:“陈娘子的这个汤怎么做的?”

    “配上小红椒以后,又烫又辣,面条劲道,酸汤开胃,吃得贫僧都感觉全身都着了火一样!”

    “这个是用西红柿,白酒,盐放在一起慢慢发酵的,具体的做法我会写在素斋菜谱里面,不过你们得留下一点这个西红柿的种子才行。”

    “西红柿非常容易种活,一年四季都可以结果,种植的办法我也会写下来。”

    李心会说完,只见案板上之前的西红柿种子一下子全都被延亮给掳走了。

    一众和尚去追,厨房里顿时清幽无比。

    她摸了摸满是黑线的额头,心想他们也知道抢种子是不对的吗?

    僧人们当然知道抢种子是不对的,尤其是这种听也没有听过的西红柿种子。

    于似乎,不一会李心慧收到了好几盆的野生菌菇,茅草菇,黑头菌菇,以及最难以采摘的两罐野蜂蜜。

    翠环翠玉都看傻眼了,这样的报酬可是外面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啊。

    菌菇类不能久放,李心慧让翠环带了一些去给客堂歇息的长康,让他带回书院去给齐院长吃。

    野蜂蜜她留了一罐,另外一罐也让长康带走。

    还有之前她收到那些灵芝啊,人参之类的,通通带走。

    长康原本以为自己是塞了满满一车来,一定会空着车回去。

    结果走的时候,连野山芋都装了半车,制作方法他也知道了,可看到后面的人参,灵芝,他顿时嘴角抽搐着,感觉他像是一个收药的山野郎中一样。

    问题是,那人参的价值可比药堂里的贵多了,他一个人回去,还害怕被人半路抢劫。

    最后还是齐盛好心,让两个护卫陪着他回去。

    心情愉悦的李心慧又接连做了两百道以西红柿为配菜的素斋准备供奉。

    红艳艳的颜色让僧人们食欲打开,李心慧觉得趁这个机会让僧人们都吃得尽兴一点,因此又做了凉粉,凉皮,米豆腐,凉面,然后将所有的工序全都写进菜谱里面。

    李心慧再一次让僧人们发出由衷的惊叹,一个个打着饱嗝做晚课的时候,那场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还好寺院里留宿的香客吃撑了不少,因此也没有闹出多大的笑话。

    做了一分酸汤香菇面,李心慧带去给齐夫人吃。

    她发现这几日齐夫人都很喜欢吃酸的,尤其是酸中带辣的。

    刀削的面条宽而薄,在红酸汤的浸泡下显得白嫩诱人。

    李心慧看着齐夫人眼眸一亮的时候,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一些。

    “聘婷她们在外面吃凉粉,我觉得你还是吃点热汤面才好!”

    李心慧说完,将托盘放到齐夫人的面前,然后用碗筷盛出来。

    齐夫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红红的汤里有一股酸味,有一股辣味,很是对她的胃口。

    她坐下来,然后先喝了一口汤,仿佛胃里的馋虫都勾起来了,齐夫人忍不住惊叹道:“你这手艺越发好了!”

    李心慧也盛了一碗,那香味自不必说,主要还是勾引食欲。

    “这种酸汤秘制一些日子才真正好吃,今天这个算不是真正的红酸汤,不过看你这么满意的份上,我也就知足了!”

    齐夫人瞪了她一眼,嗔怒道:“这还不算好吃的,你是准备我把舌头都吞下去?”

    “哈哈!”李心慧大笑。

    如果她做出的食物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她估计就是食神了。

    “哎,说真的。”

    “你最近是不是特别嗜酸,我记得你前天一个人吃完了一整盘的酸辣白菜!”

    “而且你今天没有吃荔枝!”

    李心慧挑眉,眼眸都是深意,嘴角的笑容玩味又暧昧!

    齐夫人看着她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脸腾地红起来,闪烁的眼眸迸发一缕喜悦的红光!

    “有了?”

    李心慧凑过脸去,压低声音问道,她知道齐夫人不太好意思,所以才支了那几个家伙出去吃。

    齐夫人搅动着碗里的面条,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半响,只听她难为情道:“月事推迟了十天,不过还没有请寺院里的师傅确认!”

    李心慧闻言,心里有底了。

    只见她当即撸了撸袖子,十分豪迈道:“我去请延慈大师!”

    “这是喜事,大师也一定不会推辞的!”

    齐夫人见她兴趣盎然又欢喜异常,心里的期待逐渐放大,忍不住点了点头。

    要是有了的话,最少也有一月有余了。

    因为她们来南山寺已经整整一月了。

    之前她的月事絮乱过,她也没有在意!

    不过这一次因为做了胎梦,所以她一直想着,应该是有孕。

    “哎”李心慧起来,又坐下,欲言又止!

    齐夫人疑惑地看着她,以为她不好意思去请延慈大师了。

    “你都这把年纪了,我真是担心”

    “担心什么?!”齐夫人捏了捏衣袖,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我真是担心,你能不能有精力照顾好小宝宝!”

    “哈哈瞧把你吓得的,还装没事人一样!”

    李心慧大笑,眼眸流光溢彩!

    齐夫人愣了一下,才知道李心慧故意的。

    这丫头拿她寻开心呢?

    “好啊,连我都敢捉弄了,看我不撕了你!”齐夫人站起来,伸长这手去拧李心慧!

    李心慧不敢让她乱窜,只好忍着痛道:“消气,消气,你这样以后孩子会很暴力的!”

    “哼!”

    齐夫人冷哼,然而眉头却是高高扬起!

    她像是一位得胜的女将军,忽然就翘起了尾巴,一张莹莹如玉的面孔也傲娇起来!

    “难不成真的有孕了?”

    她问道,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又觉得自己很能干的。

    李心慧看着她那早已失去寻常稳重老沉的样子,忍不住一笑再笑!

    “哈哈,你别逗我了!”

    “其实你应该有感觉的才对,最近你除了早晨供奉的时候会去佛殿,其他时候都是昏昏欲睡的。”

    “今天中午长康过来,你想知道伯父的近况,没有睡午觉,我当时看你那脸拉得老长,一副暴躁的样子!”

    “好似不让你睡,你就要打人一样!”

    李心慧故意说,其实她已经观察齐夫人好一阵子了。

    为了不给她压力,她连黄妈妈她们都叮嘱了。

    不然月事都推迟十天了,黄妈妈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摆明了不正常!

    也就是她心有不安,不敢确定,所以就忽略了许多,只盼别人没有记住,又怎么还会去提醒?

    齐夫人自然是有感觉的,如今确认了,她又患得患失起来!

    “我还是请延慈大师给我看看吧,不然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李心慧知晓没有确切的答案,齐夫人必然不会心安,当即道:“我来的时候已经让灵露去请了,你且等着好了!”

    齐夫人见她鬼灵精的样子,嘴角也跟着勾起来,笑得腼腆而喜悦。

    “哎,不如我们待到你满三个月吧,到时候回去胎也稳一点,到时候伯父想做点什么的话”

    李心慧玩味地逗她,好似最喜欢看她羞愤欲死的样子!

    齐夫人闻言,跟炸毛的野猫一样,当即红了脸。

    只见她追着李心慧,羞愤欲死道:“你这丫头还敢说!”

    “当真是太不知羞了!”

    齐夫人憋出一句没有力量的话!

    “哈哈!”李心慧得意地大笑,她就喜欢看齐夫人这般捉急又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