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色即是空
    “千佛,要有佛性,若是画出来跟死物一样,那岂不是谁都可以?”

    “明德大师虽说我的画有些灵性,可那是因为我画的音容笑貌都是在我心里的!”

    “可是我没有佛缘,也不懂佛性”

    “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可以帮你!”李心慧打断陈青云的话。

    她拉着他的手坐下,两个人仿佛促膝长谈的架势。

    李心慧倒了两杯凉茶,看着陈青云涉世未深的面孔,倏尔一笑,侃侃而谈!

    “佛性就是人性,万般历练,成就千佛!”

    “你直接将他们的面孔当成是寻常人即可,或怒,或喜,或悲,各不相同!“

    “这世间有无数的人,也有无数张面孔,而你把握住其中分辨神态的精髓,千佛图其实就不难!”

    李心慧指点道,佛性不是刻意去营造的。

    佛性就是人性,只有没有陷入魔障的人,一眼看可知其意!

    不然为什么佛像都跟人像没有区别,其实,本质也是没有区别的。

    陈青云原本迷雾般的本心有了一丝豁然开朗的感觉,可是他不想嫂嫂就这样撒手不管!

    他还想她陪着她,慢慢将这千佛图画完。

    “我看着满殿的佛像,看着看着,好似入了魔障一般,分不清楚面孔!”

    “甚至于还会心悸胸闷,天旋地转!”

    陈青云吐苦水,他今天确实去了千佛殿仔细观察过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力,确实很容易陷入魔障。

    这一点,他没有说谎!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看到无数的佛像对着他笑,那笑容诡异幽深,让他背脊发凉!

    李心慧轻笑着摇了摇头,觉得陈青云到底还是见识少些!

    如果见识了龙门石窟,见识了敦煌壁画,见识了万佛同宗那他怎么还会魔障?

    佛性,并不能全都理解为六根清净者!

    而入魔也并非面容鬼魅,形态异常者!

    “听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吗?”

    “知道什么叫做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吗?”

    “晓得什么叫做我即是佛,佛即是我吗?”

    “谈经论道,无非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色即是空,那么皮相本身就已经毫无意义了?”

    “我心向善,吃肉喝酒又如何?”

    “佛主无处不在,我即是佛你又当如何?”

    李心慧眨动着眼睛,只见那眸光澄亮如星,刹是好看。

    陈青云愕然地抬首,眸光震惊无比,薄薄的红唇微动着,仿佛想说些什么?

    然而他深邃幽暗的眼眸几经变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相反那眸光却显得阴森诡异!

    李心慧被他看得汗毛竖起,忍不住问道:“你看着我干什么?”

    陈青云咽了咽口水,认真地重复她的话道:“色即是空,皮相就真的毫无意义?”

    “有问题?”李心慧圆溜溜的眼睛转动着,她这几句没有毛病啊?

    只听陈青云接下去问道:“可是人们都要穿着衣服啊,就算是亲人也不能坦诚相见?”

    “呃?”

    轮到李心慧愕然了!

    “这个你还小呢?”

    李心慧眼神深了几许,不知道要不要提前教育一番两性相对论!

    陈青云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微翘,却依旧不依不饶道:“是我现在不能知道的?”

    “是说夫妻吗?”

    “古人云,食色性也?莫非你是说”

    陈青云装作吃惊的样子,站起身来,脸上赫然堆满羞意!

    只见他走也不是,坐也不是,感觉凳子会扎人一样!

    李心慧抬眼,无语地瞪着陈青云,一口饭哽在喉咙,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这丫太坏了!

    故意的吧?

    她不信陈青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古人都成熟得早,而且之前他还

    李心慧忽然来了一点恶趣味,只见她一双深邃的眼眸闪耀着精光,唇瓣抿成一条好看的弧线!

    “你知道就好了,何必追根究底?”

    “等你以后有了妻子,这种事情总是会无师自通的。”

    陈青云坐下来,板着脸,一本正经道:“我不知道,我没有做过!”

    “噗!”

    “咳咳!”

    李心慧被茶水呛到,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丫的意思是,她做过?

    陈青云的手自然而然给嫂嫂捶了捶背,一双幽暗的眼眸闪烁着明亮的笑意。

    “我是说佛性很难理解的。”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是出家人都有色戒,修成佛祖的,也是形影单只,孤家寡人。”

    陈青云继续调侃,顺着她脊背的手不知不觉温柔下来,像是在抚摸!

    李心慧被噎住,反脸看着陈青云秀逸的脸庞红霞遍布,羞意如水一般在他的眼底荡漾。

    这番看着,到跟小兽一样无辜。

    冷冷地打了个寒颤,李心慧终于见识了陈青云这咬文嚼字的手段。

    她也没有做过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啊!

    她不过是看过

    咳咳,此刻不应该回想一些激动人心的画面!

    “佛性讲究的与万千生灵同为一体,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孤家寡人,也不知道什么叫形影单只。”

    “他们是佛,讲究的是普渡众生,救苦救难。”

    李心慧认真地开解道,其实不过是一种本相迷惑。

    凡人若是没有了执念,贪念,嗔念,怨念,欲念,痴念,那么其实跟佛已经毫无区别了。

    所谓普渡众生,不过是在众生里面寻一个无欲无求的本相而已。

    陈青云垂首,掩下眸子里一闪而逝的精光,见她收敛笑意,微眯的眼眸透出打量幽光,他心里一凛,面色却丝毫不显。

    “我尽力一试吧!”

    “不过嫂嫂要在我身边随时盯着我才行,我怕我一不小心,就把千佛画成千魔了!”

    陈青云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意,好似之前不曾有那么暧昧的对话?

    可好歹决定是做了,李心慧在心里长长地松了口气,嘴角也挂上了愉悦的笑容!

    “明天我陪你去千佛殿看看!”

    “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所谓佛像,不过是好像众生都罗列在里面,随便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可以让你看到一种透彻的智慧!”

    “所谓佛性,不过是嗔,痴,喜,怒,哀,乐,不离于本心,不窥探于全貌,你看似是佛,慈眉善目,笑容和煦,可佛的心性不过是上善若水,慧及天下。”

    这些忽悠人的话语,李心慧早已烂熟于心!

    想当初学习组织相对论,光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让多少男同学血脉喷张,恨不得大会之上脱裤子上演色是空的强大臆想!

    咳咳此处也不好继续回想!

    陈青云听了嫂嫂的胡诌,眼眸里的深意越发明显。

    《阿弥陀佛经经》他都过目不忘,更何况佛像?

    可他就喜欢看她侃侃而谈的样子,好似清风弄月,戏谑的眼眸里全是从容的玩味。

    她越是喜欢忽悠他,他越是愉悦,至少在她心里,她对他丝毫没有拘束和隔阂。

    他喜欢她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在他能够掌控的天地之间戏谑欢快,仿佛张开怀抱,他就能拥她入怀一样。

    他想要的已经得到了,把她空余的时间都占了,哪怕他已经知晓了其中的要领,可是他依旧会让她觉得,他是在依赖她!

    而且很依赖,很依赖!

    李心慧不知道陈青云暗地里的打算,也许她知道了,也不一定会在乎!

    她是掌握着主动权的人,像是站在高高城楼上俯视着依赖书摊为生的陈青云。

    那种藐视和淡然让她看起来超凡脱俗,略带几分沾沾自喜的愉悦!

    陈青云心有算计,胸有城府,这对她来说,并不是坏事!

    相反,她正将他往那腹黑算计的沼泽里面拖,恨不得立即染黑了他!

    可貌似她也因此站在泥潭当中了呢?

    今天的话题已经又超出界限了!

    无意识地被他引导,无意识地被他套路,在不知不觉间,她身边的这个少年突然变得胆大而腹黑,让她隐隐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

    这种感觉新颖,畅快淋漓,无所拘束,隐隐的,还让她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期待。

    每当看到他那双深邃幽暗的眼眸,故作老沉的样子,她的心总会浮起一层温柔的涟漪,想要逗一逗他。

    结果逗的时间多了,她被反套路了!

    呵呵,真是有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