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商量绘千佛图
    两百道素斋抄完的时候,天色已经灰麻了。

    厢房和院子里都亮着油灯,昏黄的光淡淡的,照着那静静翻看古籍的人影。

    陈青云见嫂嫂看着他带来的老经书,轻轻地翻动着,一股陈旧的书卷气淡淡地散发着。

    将条案上摆放的宣纸铺开,陈青云绕着圈地研墨,一双狭长的研墨深邃幽暗,嘴角微微翘起,带着轻易察觉的弧度。

    陈青云坐了下来,开始动笔。

    饱满的天庭,美丽而精致的轮廓,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眸,长长的睫毛卷翘着,浓密而清秀的弯眉微微聚拢,晶莹小巧的鼻子,仿若点朱的樱唇。

    长长的青丝盘在脑后,她虽梳着妇人的发髻,可那鬓角飘逸的墨发却衬得她的脸庞莹莹如玉,温婉动人。

    身上穿着的素雅的玉兰色绣淡紫色朝颜的半臂褙子,里面是贴身的淡青色挑线裙子。

    陈青云画得极为细腻,她的看书专注的神态,她蹙眉时的疑虑,她翻动书卷的手指。

    微微低下的头露出五黑的发丝里,那简单而古朴的银钗。

    陈青云的手顿了一下,他忽然记起,她并不太喜欢带太多的头饰,每当下厨,她总是会卷起袖子,带上袖套。

    露出半截皓白的手腕,上面有一颗小小的黑痣,连副像样的手镯的都没有。

    他看着她那腕骨比较粗,似乎是常年做着体力活的原因。

    以后总不会让她一直这么辛苦的,那一双手,带金镯子到底俗气。

    不过羊脂玉到是不错,温润莹透,带着也养人。

    李心慧低头的时间长了,感觉脖子和肩膀都是硬邦邦的。

    她抬手去捶,视线上移就看到躬着身体在作画的陈青云。

    他似乎画得很专注,可那双清透的黑眸忽然就看了过来!

    两人对视着,心里忽然涌出一种难言的心悸。

    李心慧放下手里的佛经,然后站起身来,她佯装镇定地走到陈青云的身边,眸光好似静谧下的湖面。

    波光粼粼,却波澜不惊。

    “咦?”

    “竟然是我?”

    李心慧的眼眸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诧异惊呼的声音带着欢喜和雀跃。

    这还是有人第一次给她作画呢,而且还画得如此细腻传神。

    从桌角绕过,李心慧站到陈青云的身边去。

    她丝毫没有顾忌道,陈青云的手里还拿着墨笔。

    一张明媚的脸庞上全是惊喜和不敢置信,李心慧抬首,眸光灼灼地看着陈青云。

    那眸光太过刺眼夺目,专注又灼热,仿佛这一刻他成了稀世珍宝一般。

    陈青云呼吸微滞,垂下的眼睑闪过一丝深意。

    不动声色地放下笔,然后微微往后退一点,给她留出更加宽敞的位置。

    李心慧埋首在画境中,一时间嘴角的笑容逐渐加深。

    只见画中的她垂首而视,眉眼专注,面容清晰而唯美。

    修长的指尖翻动的经书,连书上的褶皱都一清二楚。

    淡淡的光晕下,她的鬓角和眼睑下落了一层淡淡的阴影,而那一身简朴的衣裙,也有了飘逸动人的韵味。

    身后的博古架成了点缀,她靠着一旁的矮桌,神情温婉宁静,面容清丽柔美。

    李心慧在心里惊叹,转头不敢置信地对着陈青云道:“我竟然不知,你这画技如此高超!”

    “我看着自己,比照镜子都还要美上几分!”

    “然而却不只是面容,眼眸,神态,而是意境,你画中的意境,非常美!”

    陈青云看着嫂嫂兴奋模样,她说这些话的事情,表情认真而专注。

    显然,她是真的为他开心。

    “之前因为课业,老师让我不要太专著画画。”

    “这几日在南山寺的周围,我都画了几幅,其中也有你的身影!”

    陈青云有些不好意思道,可眼眸却是熠熠生辉的,显然说到自己的爱好,他也忍不住多了几分愉悦和骄傲。

    李心慧闻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兴趣盎然道:“在你的客房吗?”

    “快去拿给我看看!”

    陈青云点头颔首,有些期待道:“我都是偷着画的”

    “不怕,快点去拿,我想看!”

    李心慧急促地催他,心里已经有几分迫不及待了。

    她到是没有想到,陈青云还有绘画上面的天赋。

    这寺院里面的铜镜少得可怜,最大一块还是齐夫人带来的。

    可她照个脸都不是很清楚。

    眼前这幅画,仿佛让她看到清晰明朗的自己,而且还置身在如此唯美的画境当中。

    陈青云去的快,来的也快。

    怀抱里抱着五六张画,都是还没有裱的,确实如同他所说那般,最近才画的。

    李心慧眼眸迫不及待地打开,眼眸一亮再亮。

    只见她手中的画卷,一幅幅各具特色。

    有高山流水,群山环绕,云海碧空的。

    有高瞻远瞩,灰瓦屋檐,长亭而立的。

    有高处俯视,四方小院,树影婆娑的。

    而她就在那树影下,拿着书卷,正读得津津有味。

    而他则在那高处的凉亭中,手执画笔,正专注认真。

    李心慧的心蓦然一动,有些汩汩冒着的情感倾泻而出。

    她的手指温柔地抚摸在画卷上,缱绻而流连,浑身上下充斥着爱不释手的惊艳和心动。

    后山的凉亭她跟他去过,那么高,往下看的时候,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谁是谁却是不敢肯定的。

    可是他画笔下的她,却那么清晰,清晰到连那怡然温和的眸光都清晰无比。

    落雪斋里面的精致,他也画得一清二楚。

    耸起的闻雪阁尤为清晰,连门口的两棵红豆杉都画出了繁盛的枝丫,烈日下的阴影,以及树冠下的石桌石椅。

    她坐在那石椅子上,一手翻书,一手撑着下巴。

    好似慵懒的猫儿,正享受着炎炎的夏日午后。

    “这般好的画技,已经能够看到匠人之心了。”

    李心慧轻叹,她虽然不懂国画,可是她知道画画最重要的是意境。

    陈青云有这般扎实的功底,日后就算科举无望,也能成为一代大画家。

    好比一棵秧苗在自己手里茁壮成长,李心慧欣喜的同时也感到骄傲。

    陈青云见她实心实意地赞叹,心里升起一股微妙的成就感!

    “今日在后山上遇到明德大师,他说我画人画物颇具灵性,想让我在千佛殿画一副千佛图!”

    “我还没有答应呢,怕画不好?”陈青云面色无愧地说谎,一双黑亮的眼眸透出一丝兴奋的忐忑。

    李心慧抬首,眼眸亮如星辰。

    她不敢置信地登视着陈青云,嘴角上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傻瓜,答应啊!”

    “怎么不答应呢?”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千佛图若是流传后世,你可就是了不得的人物了!”

    李心慧想起了绘画了《清明上河图》张择端,也许提起张择端知道的人并不多,可是提起《清明上河图》,知道的人却不知凡几?

    “必须画,一定要好好地,认真地画!”

    “我会一直陪着你,全程做你的小助手!”

    李心慧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着陈青云的双手,他的手有些冰凉,可是却带着一丝滑腻的触感。

    陈青云感觉心颤抖了一下,手心起了一层薄汗,温热氤氲的感觉一路蔓延到了心脏的位置。

    扑通,扑通,扑通,陈青云略微低着头,企图掩饰他内心的异样。

    她专注地看着他,眼眸异常明亮,灼灼看着的他的时候,目不转睛。

    那专注又欣喜,激动又骄傲的眸光,让他那颗沉稳的心都跟着起起伏伏。

    “可是可能会画不好!”

    陈青云抬首,苦恼地皱着眉头,好似遇到了过不去的难关,连神色都颓废起来!

    长而密的睫毛挡住了那一闪而逝的精光,低垂的眼睑下闪过一丝阴影,处处透着一股忐忑不安的意味。

    李心慧看向他一副没辙的样子,好笑道:“千佛殿里的雕刻到处都是,照着你都不会画?”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陈青云苦着一张脸!

    “那要什么?”李心慧来了一点兴趣,嘴角自然而然翘起!

    她可还是第一次看到陈青云吐苦水呢,从前那个磨破脚都不会哼的少年,竟然也有苦恼的时候了!

    开心一刻:

    先上小菜给你们尝尝鲜,下午还有章节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