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心有所想
    他意外得不知所错,在京城这些年,他看管了见风使舵,踩踏向上的小人。

    郭方毅没有什么大才,完全靠着张阁老才坐到侍郎的位置。

    他原本以为,母亲的流言蜚语一出,郭方毅必定会翻脸不认人。

    可是没有想到,郭方毅竟然还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只不过是往后延长时间而已!

    他也知道,现在他只是举人,连进士都不是。

    想娶侍郎的女儿完全就是谢家在背后撑着,可如今谢家已经摇摇欲坠,他所仰仗的后盾不再坚固,自己本身就已经不抱希望了。

    郭方毅看着谢明宇兴奋的样子,深邃的眼眸闪烁一下。

    “趁着假期,你回定南府一趟。家族大了,人脉也就分散了。分家未尝不是好事,等到你把家里的事情解决好了,再跟你的父母商议,过两年找人来京城提亲!”

    郭方毅状似叮嘱,其实这些话在他的心里翻来覆去好多遍了!

    他甚至于害怕自己说错一两句,引来谢明宇的猜测!

    毕竟要嫁女儿的人又不是张金辰,把人家亲娘弄死了,还能心安理得嫁女儿,他脑子有病才会觉得理所当然。

    张金辰这两年越发肆无忌惮了,手段阴狠不说,算计自己人也毫不手软。

    其实不用张金辰点醒,他也想继续和谢家结亲!

    谢家分家,可谢家人始终是谢家人!

    一房落水,其他房不可能见死不救。

    他看似制衡齐瀚,其实不过是想脚踏两条船。

    如果张金辰翻船了,他还能有一线生机!

    谢明宇本以为虚惊一场,可当他满心欢喜返回定南府城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他娘猝然而死的消息!

    站在谢府的大门前,看着挂满谢府的白帆,那一刻,谢明宇满身冰凉。

    而一直跟在他身后十丈远的人影隐匿在街头的拐角,面色瞬间凝重起来。

    夏日炎炎,晨起时的清凉显得可贵起来!

    陈青云觉得南山寺后山的景色十分怡人,便想着画上几副,日后也好带回去观赏。

    南山寺的后山一路都是环绕山顶的亭子。

    六角的,八角的,有灰瓦的,也有茅草的,各具特色。

    陈青云挑了一处最别致的在里面作画,俯视的眸光刚好能够看到落雪斋。

    独立的闻雪阁高高耸起,一眼便可见参天的两棵红豆杉树枝繁叶茂,绿荫庇凉。

    阳光的照射下,闻雪阁外走动的人影十分清晰,就连那穿着的白玉兰褙子纱衣和白色昙花纹的百褶裙都一清二楚。

    陈青云铺展画卷,手腕随着笔尖而动着,不知不觉连落雪斋内,闻香阁的房檐都画得清晰无比!

    瑞兽张牙舞爪,飞起的檐角排列着仙人引路。

    深幽的庭院中,树影下的石桌旁坐着一位小娘子,拿着一本书,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清风拂过她乌黑的发丝,远远看着,那温婉宁静的轮廓显得如梦似幻,缥缥缈缈。

    陈青云回想着嫂嫂灵动的眼眸,似笑非笑的面容,以及微微上翘的嘴角。

    不知不觉,那树影的人儿渐渐清晰起来,仿佛一颦一笑都是娇憨动人的神采。

    有了美人儿,有了房檐,周围的景色也开始慢慢铺展。

    可画到最后,陈青云看着画境中的人儿,感觉心里空了一块!

    他不喜欢这样形影单只的她,好似他被排除在外。

    陈青云再次提笔,画了山上的凉亭,以及凉亭里的他!

    蓦然停笔时,陈青云愕然地看着白色的宣纸上,景色怡人,两人成双,虽是遥遥而望,却有说不出的温馨闲适。

    “画得很好!”

    后背突然有道声音,陈青云回头,只见明德大师站在凉亭的台阶上看着他,笑得和善。

    “明德大师!”陈青云拱手。

    明德大师颔首,随即走进凉亭!

    他看着画上的意境,在抬首看向落雪斋里,捧着书本目不斜视的小娘子,嘴角勾起一抹深意的笑容!

    “陈施主很喜欢画画?”

    明德大师问道,眼眸异常明亮!

    陈青云点了点头,他确实喜欢画画。

    “那就在千佛殿内画一副如何?”

    “这几百年来,南山寺的院内的墙上不知留下了多少佳作,可画却是没有的!”

    “贫僧见陈施主画人画物颇具灵性,若是能够在寺院绘下一副千佛图,必定后世流芳,传承百年。”

    陈青云深色的眼眸深了些,原本平静的心湖也投下了一颗石子,荡漾出一片涟漪。

    他心里是有一些打算,可此时大师说出来,仿佛不经意就点明了要害。

    “多谢大师指点,青云愿意一试!”

    陈青云拱手道,一副千佛副少不得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提升自己的能力。

    明德大师见陈青云一点就透,抚着胡须,微笑着颔首。

    他慢慢朝着山上走去,步伐轻盈,背影挺拔。

    清风拂过,微微摇曳的青草滑过他的衣袍,他偶尔还会蹲下来,扒开路沿便的青草,那弯着的背脊垂直有力,一点也不像是暮年之人。

    陈青云收回远眺的眸光,把画卷起来,然后慢慢下山,他明白大师的意思。

    可他心底却依旧沉稳如山,如果大师没有说,他之前也打算在南山寺留下了些许名堂。

    一来他想给嫂嫂和自己在定南府安一个家,而来秋闱也快来了

    陈青云的心思深沉起来,连作的画的时间都多了许多!

    连着三日陈青云都在凉亭里作画。

    这几日他发现一个规律,嫂嫂忙完以后,总是会在小院的树影下看书。

    而他也发现了不同角度下的画境,可不管那一个画境,他都会将自己的身影也画进去。

    渐渐的,最后这一副,周围的景色仿佛依旧成为了摆设,而她和他,却仿佛佳偶天成。

    遥遥对视的眸光里,他看到了她,眼眸幽深明亮,不忍移开!

    而她抬首,眸光迷离而深邃,仿佛看到了他,又仿佛只是随意一瞥。

    像极了他此刻的心境,患得患失,渴望而不可及!

    陈青云的心慢慢随着卷起的画卷沉淀,深邃的眸光显得讳莫如深。

    落雪斋的晚霞很美,闻雪阁更是翘楚。

    抬首看去,湛蓝的天空已经昏暗下来,一片白云跟蓝天交汇的缝隙里,透出红色火烧云,那仿佛红色蔷薇般艳丽的色彩,叫人的心里仿佛透进一速暖光。

    陈青云端着斋饭,感觉这寺院里宁静的小日子真的很不错。

    每天守着嫂嫂过日子,跟嫂嫂一起吃饭,一起看晚霞,偶尔他们两个还一起去寺院周围散散步。

    这里没有乡下那些闲言碎语,没有尖锐的嘲讽和奚落,所有人看到他们相携的身影,都会露出善意的笑容。

    陈青云深幽的眼眸渐渐多了一些明亮的色彩,嘴里细嚼慢咽,吃得斯文有礼!

    李心慧最近很忙,被拥簇着在寺院的大厨房里主持大局。

    每日围着她的那些小和尚一口一个陈师傅好,叫得可甜了,于是乎,南山寺的素斋培训班正式成立。

    看着小和尚们每日变着办法给她送来的山桃,灵芝,菌菇,以及人参等等,她觉得这个陈师傅当得还是挺嗨的。

    两人吃过饭后,陈青云依旧抄写素斋菜谱,而李心慧则将碗筷都收拾出去。

    灵露早就等候在落雪斋外面了,见李心慧端着碗筷出来,连忙上前接过。

    “陈师傅劳累一天了,快去休息吧!”

    “这些小僧端去就可以了!”

    灵露说完,端着碗筷一溜烟地跑了。

    李心慧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哑然失笑。

    她才刚刚转身呢,忽然只见延亮带着两个小和尚带了两筐满是泥垢的大芋头来。

    “陈师傅快看看,这是你说的野山芋吗?”

    延亮抹了抹额头上的密汗,眼眸亮得耀眼,一本正经的面孔早已是收不住的笑容。

    李心慧看着两个小和尚一左一右地投了视线过来,既兴奋又期待,满脸泥垢的面容黑黑的,却露出了两口白牙。

    李心慧低下头去,将那大芋头拿起来,上面还连着粗粗的花纹杆子。

    她将那芋头上的泥垢抹去,然后掐了一块皮,放在鼻尖闻了闻。

    “嗯,确实是蒟蒻,魔芋。”

    “这种芋头是药也是菜,食之可以散毒,开胃,通便等功效。”

    “不过很多人不会做,做出来的味道偏苦涩,而且还有轻微的毒素。”

    “你们先拿去洗干净,准备好圆盘磨,我明天一早来教你们做魔芋豆腐!”

    李心慧出声道,这个魔芋豆腐还是很好做的,用从草木灰里面提出的食用碱,将磨成细粉的魔芋搅拌均匀,在锅里慢慢蒸熟就可以了。

    延亮和两个小和尚闻言,喜出望外。

    自从陈娘子来了,他们这周围的后山都变成宝地了。

    这种野魔芋的吃法他们听说过,奈何从来不会做,而且就单独切开去煮熟,味道苦涩不说,吃下去以后全身又痒又麻。

    曾有村民吃了,就有口吐白沫的中毒现象。

    渐渐的,这山林之中虽然生长许多,他们却是从来不敢去挖的。

    延亮和两个小和尚带着两筐野魔芋回去的时候,大厨房又是一阵忙活。

    大家都期待着新的一天,新的素斋,新的美味,甚至于有的小和尚只要一想到陈娘子那烹炒出来的美味佳肴,那口水就会咕咕地冒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