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再坏也是你教的
    她眼里的趣味太浓烈了,根本让人无法忽视!

    可是她却恣意而为,似乎玩得很上瘾!

    心思微动,陈青云故意往后靠去,好似害怕近!

    结果李心慧见了,果然越发兴奋!

    “嗷呜嗷呜,我要喝你的血!”

    故意揶揄的声音甜甜的,哪里有什么阴森恐怖的感觉?

    陈青云红唇轻扬,忍着笑意,趁她不注意伸脚绊她一下!

    李心慧一心只想吓唬陈青云,丝毫没有想过陈青云会绊了她一下!

    她张扬在空中的手没有扶点,眼睁睁看着自己往前扑去,直接将陈青云!

    红唇好死不死地贴在他的红唇上,瞪大的眼眸闪过一丝意外的愕然,显然这样的变故她也没有意料到!

    “砰!”的一声,陈青云一声闷哼。

    她的牙齿磕到了他的唇瓣,突然而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眼里也遍布了淡淡的一层水雾。

    双手摊开,丝毫不敢拥着身上娇软的身躯,陈青云看着眼眸愕然却又面色突变的嫂嫂,她本能地闭上眼,红唇嘟起,双手撑在地上,面色赧然地想要爬起来!

    少年的气息干净又,李心慧腾地红了脸!

    他的的眼眸干净又明亮,雾蒙蒙的瞪视着她,好似要滴出水来!

    “你没事吧?”李心慧尴尬地问道,爬起来以后,又去拉了他一把。

    陈青云却眨动着水雾弥漫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泪光亮晶晶的,他着自己已经红肿的唇瓣,像是一只惴惴不安的小兽一样!

    “嫂嫂不是说要喝我的血?”

    “下次再这般吓我,只怕魂都要没有了?”

    陈青云说着,侧过头,忍着唇瓣上的痛意。

    微微扬起的下颚勾起好看的半弧形,白皙细腻的肌肤在李心慧的眼中逐渐变得,她看着少年凸起的喉结,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

    一双深色的眼眸愕然又尴尬,李心慧手足无措地站着,觉得自己玩过头了。

    可她还没有想好呢,只见陈青云转过偷来,忽闪的泪光里面,全是玩乐得逞的笑意。

    只见他张扬着微微红肿的唇瓣,略显几分少年的娇气道:“哼,自责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李心慧终于明白过来,感情这厮是故意逗她的。

    恶狠狠地抡起拳头,李心慧恼羞成怒地捶了陈青云一拳,然后直白道:“你学坏了!”

    陈青云转过头来,眸光幽幽地看着她,只见眸子里篝火蔓延,大有反击之势!

    李心慧一脸愕然,觉得这小子忽然长大了,对她的佯装的威严丝毫不惧!

    可陈青云却忽然扬起头,坏坏地勾起了嘴角,笑得十分有深意道。

    “是你教的!”

    “再坏也是你教的!”

    李心慧总算是见识了陈青云的腹黑,这家伙就是一个拌吃老虎的主。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李心慧认真做着一道一道美味佳肴的素斋,赢得了南山寺上上下下一致的尊敬和爱戴。

    陈青云在南山寺晃荡几天后,寺院里面的小和尚们都跟他混熟了。

    他抄写菜谱,抄写经书,爱好作画!

    勤奋上进,大家都很喜欢他。

    南山寺看似平静的日子晃晃悠悠地过去,到处都充斥着满足和惬意。

    然而此时的京城,却因为广泛传播的流言而微妙起来!

    礼部侍郎郭方毅是张金辰一手提拔起来的,之间风起的流言显然不会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清幽的书房里。

    撩起的帷幔露出精致而宽敞的客堂!

    上好的楠木太师椅上坐着相对的两人。

    其中一个便是大名鼎鼎的礼部尚书郭金辰,人称张阁老。

    四十岁左右的年纪,深邃的轮廓气势逼人,一双阴鸷的眼眸幽光冷冷。浅色的蜀锦袍子给他添了三分书卷气的儒雅,可那周身透出的沉闷气场却叫人不敢懈怠!

    张金辰眯着眼睛,凌厉的视线直视在郭方毅的身上。

    “你女儿的婚事定了?”

    郭方毅闻言,擦着虚汗摇了摇头!

    他还穿着官袍,可那褶皱的衣襟都顾不上,眼里惊惧交加,蓄起的小胡须微微抖动着,精瘦的脸颊苍白无光,皱着的眉头和紧绷的面容都透出一股紧张不安的意味!

    他的双手下意识交叠在一起,着,慌乱的语气显得又快又急!

    “没有,谢家出事以后,还没有来得及定下!”

    “我今日回去以后就推了!”

    郭方毅连忙保证,仿佛随时可以推翻之前的口头婚约。

    张金辰瞪着郭方毅,好似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郭方毅两眼发蒙地想着,脑袋急成一团浆糊!

    “还请大人明示!”

    郭方毅只差跪倒在地了!

    张金辰闻言,站起来,依窗而立。

    他身量高挑,肩瘦腰窄,空荡荡的衣袖下是随意交叠的双手。

    郭方毅看不见他的神情,只是忽然有一种很强烈的讽刺感!

    两袖清风,为国为民!

    “近三年皇上来重用云鹤书院出来的人,你现在还没有看出端倪?”

    “齐瀚是皇上的人!”

    张金辰冷淡道,这一点,他到是迟钝了!

    早些年只觉得皇上赞赏齐瀚的君子之风,与他有些私交。

    等到他发现皇上扶植云鹤书院的势力时,朝堂之上,各处都安插了云鹤书院出来的学子!

    郭方毅撑大眼眸,惊愕地看着张金辰!

    虽然惊讶于齐瀚有皇上做靠山,可他不明白这跟他女儿的婚事有什么关联?

    “大人是想我跟谢家继续联姻?”

    郭方毅试探道,有些忐忑不安。

    “谢家经此一事,必然分家。谢家五房靠着齐瀚,谢家大房凭着你的关系靠着我。”

    “你觉得皇上到时候会不会觉得朝堂之上换成了我跟齐瀚打擂台?”

    张金辰冷笑道,皇上不会让他独揽大权,这三年来已经在不断削弱他的势力。

    如果齐瀚的人上来了,有人制衡,皇上便不会继续打压他了。

    说不定皇上还会防着他跟齐瀚联手,年纪大了,皇上越发多疑多思!

    等到新皇登基,他熬成三朝元老,到时候便可以弄权!

    张金辰想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郭方毅很快反应过来,不过他苦恼道:“那位谢家大夫人一点见识都没有,又闹出这桩栽赃陷害的丑闻。”

    “眼下若是跟谢家联姻,只怕明天御史台那几个老家伙的折子都要送到皇上的手中了!”

    张金辰闻言,当即鄙夷地看了一眼郭方毅,随即嘲弄道:“一个阴狠毒辣的妇人而已,若是死了,谁还会天天翻旧账不成?”

    “你只管安抚谢明宇,让他等待时机,风头过后便让他请媒人上门!”

    “至于定南府那边,一个妇人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金辰的口气极冷,郭方毅握了握拳头,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让他去杀女婿的亲娘?

    这可真是

    “大人”

    郭方毅欲言又止,祈求的眸光看起来很是不安!

    张金辰瞥了他一眼,阴冷道:“此时你不用管,我自会安排!”

    郭方毅闻言,松了一口气。

    只见他连忙点了点头,抹着额头上的虚汗道:“谢过大人!”

    “你下去吧,透露消息给谢明宇,刚好国子监放假,让他回定南府理清家事!”

    郭方毅闻言,忙不送地点头,随即拱手离开!

    等到他出了张府的大门时,背后的衣衫早就被冷汗浸透了。

    谢明宇算是年少有为,尚未弱冠就已经有了举人功名!

    郭方毅看中的是他背后的谢家,以及他以后的仕途。

    回府后,郭方毅先让人去唤谢明宇,而他则沐浴更衣,平复心绪。

    幽静的书房里,高山流水的屏风隔着一个软塌。

    郭方毅盘腿坐在软塌上,上面摆放着小桌和插屏。

    下人领谢明宇过来,接连送来了茶水和点心!

    谢明宇的心里打着鼓,婚事要黄了,他的脚步有些虚浮,心神不稳。

    “学生拜见郭大人!”谢明宇隔着屏风行礼,很是庄重!

    “进来吧!”

    郭方毅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喜怒!

    谢明宇心里一紧,绕过屏风往里面走!

    他站到郭方毅的面前,一副有事请吩咐的样子!

    郭方毅看着他穿了一件淡蓝色的对襟褙子,长身玉立,样貌俊朗不凡,气场稳而老沉,很是不俗!

    指着软塌的另外一边,郭方毅温和道“坐上来喝杯茶,我慢慢跟你说!”

    谢明于看着郭方毅准备长谈的架势,心里越发沉了下去!

    他恭敬地坐到郭方毅的对面,静待着最坏的消息!

    “京中的流言蜚语想必你已经听说了,我让人查了一下,确实栽赃诬陷了齐瀚的人!”

    “虽说齐瀚那边看在我的面子上已经不追究了,但是这件事没有两三年是不可能平复的,所以,你跟小女的婚事便要往后推!”

    “我今天让你过来,主要是征询你的意见,你若是不愿”

    “大人,我愿意!”谢明于抬首,打断郭方毅的话,眼眸里全是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