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逗趣青云
    “我做!”

    余江出声道,他听着陈青云低沉落寞的语气,内心隐隐涌出一股力量!

    “不过我不是为了你的钱,我是为了你!”

    “练武之人,最想保护的,便是至亲之人。”

    “我想你临终前,最放不下的人,是你!”

    余江认真道,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只是觉得,陈青云的哥哥,一定会有一种遗憾。

    如同他强大时,娘亲已经因病过世一样!

    他因为没有能够保护得了,天意弄人,造就他一直沉默寡言的性子。

    其实不过是内心太过愧疚而已,因为他花了很多时间练武,希望自己非常强大。

    可是他却忽略了要陪伴娘亲,等到最后发现时,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好,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你去京城”

    陈青云吩咐道,将钱给了余江。

    “京城不比定南府,你去以后,只要将消息传播到人尽皆知即可。”

    “回到定南府以后,如果我没有在云鹤书院,那必然是在南山寺。”

    “你只管去找我,当然,如果你不想找我,那便永远都不要找。”

    “以免给你惹来麻烦。”

    陈青云叮嘱道。

    他看中余江的能力,可并不代表,他会将余江置于死地。

    余江慎重地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陈青云的意思。

    收了钱以后,余江便道:“来不来找你,我会考量的。”

    “你放心好了,接了你这单生意,我一定会做好。”

    陈青云颔首,然后离开了余。

    南山寺这几日可热闹了。

    每天最少有两百道素斋供应整个南山寺。

    寺庙里的小和尚对李心慧十分崇敬,山上什么野果熟了,别人还没有闻到味呢,落雪斋必然是已经洗干净上桌了。

    李心慧每天做完素斋以后,都会写下菜谱,然后再写下隔天的菜单。

    风尘仆仆的陈青云一入南山寺,说是来找齐夫人和陈娘子时,领路的小和尚便殷勤得很。

    落雪斋的院子要往里走,高高围起的红墙深幽严谨,周围的景色十分雅致,陈青云来的时候,惊异的眼眸闪烁着。

    进了院落以后,陈青云发现翠环翠玉她们迎面就笑,很是欢喜!

    指着清幽别致的小院引他过去,他抬首,只见那小院上面写着繁体飘逸的字体《闻香阁》。

    朱红漆面的房门和窗户显得做工精致,院门外的窗户下有清香怡人的花圃,上面种满了白色的球兰,不远处的偏房外还有纳凉的六角凉亭。

    周围铺满了整洁的白玉石,主梁对应的地方种了两棵少见的红豆杉树,彰显着一股宁静而祥和的阴凉。

    小院的房门是开着的,陈青云站在门槛上探头,只见嫂嫂桌案上认真地抒写着。

    她背后的博古架子上摆满了少见的民间手工精品,其中的红木雕花显得耀眼至极。

    寝室内垂下了月牙白的帷幔,圆形的落地门后,可见梅兰竹菊的四扇屏风。

    因为昏黄的视线落在房间里,显得整个房间清幽而静逸。

    而她温婉如玉的侧颜在光影中像明珠一般,给他一种淡定从容,岁月静好的感觉!

    “我来抄吧!”陈青云踏进门槛便道。

    浅浅而笑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整洁而皓白的牙齿,俊朗的容颜带着柔和的光芒。

    几日不见,少年的个头似乎又窜高一些,坨红的脸颊有些汗渍,一双明亮的眼眸光彩照人,看似风尘仆仆而来,不过眉眼之间皆是欢喜愉悦!

    “你来了!?”李心慧倏尔起身,眼眸异常明亮!

    她没有想到,陈青云会来得这么早?

    好像书院才放假三天。

    “伯父知道吗”李心慧问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陈青云自然而然地坐到那个抄写菜谱的位置上,手执毛笔。

    他像是一个远远跑来,只为帮她抄写菜谱书童一样!

    李心慧会心一笑,站到他的身旁研墨!

    “我慢慢跟你说呢,事情有点多!”

    陈青云神色端正认真,好似一时半刻说不完一样!

    李心慧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两都傻了吧?

    她听青云说,她还得跟青云说,那还写什么啊?

    额头布满黑线,李心慧放下研墨的手。

    “行了,先说吧!”

    “一会我自己能写,最近写得多,字迹勉强能看!”

    李心慧坐到陈青云的对面,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陈青云失笑,放下毛笔娓娓道来。

    谢家用钱把谢大夫人捞出去了,目前谢府在闹分家。

    她哥来接她爹回家帮她娘务农去了,大厨房的那几个孩子也回家了,留了两个帮工,其余的都放假了。

    长康在统计着想要学厨的人名,留在书院主持大局,顺便照顾齐院长的吃喝。

    这一切,都在意料当中。

    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仿佛有条不紊,婉转动听。

    陈青云没有说他私下的安排,谢大夫人一定会作妖,只不过是暂时顾不上而已。

    不过等到她顾得上的时候,也就没有机会了!

    陈青云在心里冷笑,不过看到嫂嫂眸光灼灼地看过来的时候,他那颗心又忽然变得滚烫而微妙,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以后,都由我来抄吧。”

    “白天你做素斋,我在寺里抄写经书。”

    “晚上你给我研墨,然后我来慢慢抒写。”

    陈青云安排道,不过是想多跟嫂嫂有些时间相处。

    这个院子里有师母在,到不会有闲言碎语,这样朝夕相处的机会,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的!

    连他都没有想到,嫂嫂能够在这落雪斋里面有这样别致的院子。

    李心慧自然听从陈青云的安排,主要是她的字比不上陈青云的隽秀飘逸,自成一体。

    “我现在每天都要在寺院的大厨房忙碌几个时辰,你来的抄写的话,我到是可以轻松一点了。”

    李心慧说着,伸手揉了揉肩膀,那里又酸有硬的。

    陈青云的手下意识想要去给她捏捏肩,可伸到一半就连忙伸了回来。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最近他又做那些羞耻的梦境了。

    好似她和他已经熟悉到肌肤相亲的境地!

    恍惚之中,现实和梦境都不太能够分清。

    “留下菜谱就好了,别太累着自己了!”

    “我来的时候,长康在腌制你给他说的红酸汤,村里也开始送小辣椒了,他请了几个长工跟他一起剁碎,全都按照你留下的秘方腌制。”

    “那些人见了实惠,以后会殷勤得很,等我们回去盘下了店面,再将那个几个孩子母亲请来帮忙,这样都是熟悉的人,知根知底比较好!”

    陈青云认真地道,眼眸深邃幽亮。

    自从嫂嫂上吊醒来以后,就不一样了!

    她不再避着他,不再冷着他,不再对他视而不见!

    相反,对她很好,照顾她,体贴她,还会宠着他!

    他有很多的问题想问,可他每每话到嘴边又觉得都不重要!

    现在的嫂嫂是他的!

    他一个人的!

    所以,就算是变了也没有关系!

    只要她还活着,还陪着他,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李心慧没有想到,陈青云没有问她那些秘方哪里来的,相反还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这样的陈青云让李心慧觉得心里暖暖的,感觉这个少年像是上天送到她的身边,给予她脉脉温情的纯爱少年!

    “你不会觉得我很能干,超出你的想象吗”

    李心慧笑着问道,心境豁然开朗!

    陈青云看着嫂嫂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一双水润透亮的眼眸潋滟无边,微微勾起的红唇一翘再翘,好似邀人品尝。

    他眼眸一深,微微滚动的喉咙压抑着一股奋发的渴望。

    略微低下头,避开那灼灼其华的眸光,陈青云道:“我觉得以嫂嫂聪慧,再厉害都是可能的。”

    “仅仅将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素斋菜谱献出,这心境就比那些只知道磕头捐香火钱的好太多了。”

    “哈哈,我也觉得!”李心慧大笑,随即将之前住进落雪斋第一晚的乌龙事件说给陈青云听!

    陈青云听后,忍不住好笑道:“如此说来,连师母也失态了?”

    “当然!”李心慧兴奋道!

    “她当时脸色都变了,还说我是鬼!”

    “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要吓她一吓,说不定她后面一定会无地自容!”

    李心慧觉得齐夫人当时的表情特别有意思,好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当然,不排除齐夫人也是起哄逗她!

    陈青云听到“还说我是鬼”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深幽的眼眸闪过一抹寒光!

    他的红唇抿了起来,神色认真道。

    “不是!

    “你不是鬼!”陈青云强调,犀利的眼眸异常坚定!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较真的样子,明亮的眼眸闪烁着,笑意浓厚!

    这个傻瓜竟然会在乎这种无稽之谈?

    她当然不是鬼!

    她只不过是做过鬼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鬼?说不定我就是!”

    “嗷呜我要吃了你!”

    李心慧故意张大嘴巴,张牙舞爪地对着陈青云靠过去!

    陈青云眼眸微眯起来,他看着嫂嫂故意瞪大眼眸,然后上半身倾斜着靠过来了……

    开心一刻:

    就卡在这里,你们明天过来看哈!

    今天的章节上传完了,明天继续!

    哈哈哈哈,不满意,打我啊!

    嚣张的三爷很嘚瑟!哼哼哼!

    下章预告:

    心慧:你变坏了!

    青云:再坏也是你教的!

    三爷:听说你们两个背着我吻了?

    心慧:谣言,不小心碰到的。

    青云:谣言,我嘴皮都磕痛了。

    三爷:哼哼!

    读者:哼哼哼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