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南山寺的贵客
    旦早朝晨,寺院里早课的钟声便浑厚地响了三声。

    李心慧起床时,寺院里的小和尚便送了热水过来。

    随意地洗漱过后,李心慧去了寺院的大厨房。她答应了齐夫人,要做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素斋,算下来,一天最少要做两百道。

    前面可以赶一些,后面便可以悠哉一点。

    黄妈妈和青青留下来伺候齐夫人和齐聘婷,李心慧的身边跟着翠环和翠玉。

    有一位灵露小和尚做向导,奉主持延慈大师之命,在寺院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给李心慧提供一定的帮助。

    寺院的僧人和香客都是在大厨房打饭,因此大厨房十分忙碌。

    李心慧要了专门给香客做素斋供奉的小灶,一共三个。

    素斋不需要太繁复的工序,又有翠环和翠玉打下手,配菜的速度特别快。

    第一天,李心慧只想做豆腐全席。

    “四宝豆腐,青菜豆腐羹,豆腐蒸蛋,豆腐饼,豆腐汤,孜然豆腐,脆皮豆腐,麻婆豆腐,香煎豆腐

    等到僧侣们做完早课时,由齐夫人带头,后面依次跟着一左一右的齐聘婷,李心慧,以及端着托盘的小和尚们。

    延慈大师看着鱼贯而来的一张张高举的托盘,上面的素斋一道道精致漂亮,一股诱人的香味勾动着僧侣们的食欲。

    尚未吃下早膳的僧侣们忍不住驻足,伸长脖子探头看去。

    供完大佛殿,后面还有千佛殿,左右还有地藏殿和文殊殿。

    各色鲜明的豆腐,有凉拌的,有烹煮的,也有清炒的一碟一碟地摆了长长的供桌上,齐夫人跪在蒲团上诵了一段《阿弥陀佛经》然后再跟寺院的主持,延慈大师颔首。

    “劳烦延慈大师在此等候了。”

    齐夫人双手合十,虔诚恭敬。

    延慈大师还了一礼,温和的目光看向一直垂头不语的李心慧。

    只见她穿着淡淡的素雪交领褙子,盘起的发丝上插了一对小巧的银簪子,一双澄亮的眼睛仿若碧波幽潭,微微抿着的红唇露出点点笑意。

    瓜子脸太小,显得福薄,然而天庭饱满,下颚圆润光泽,仿佛暖玉之色。

    双颊饱满而白皙,双目有神而清澈,身姿欣长,仪态大方。

    延慈大师的眼眸微微闪了一下,这位陈娘子的面相,竟是改过的。

    “陈娘子好面相,相由心生,眼亮心明。”

    李心慧看向延慈大师,淡黄色的僧袍披了一件袈裟,身量很高,清瘦的面容布满和煦的皱纹,明亮的眼睛带着点点笑意,尤其是看向她的时候,延慈大师的眼眸突然亮了一下,一眼就锁在她的身上。

    双手合十,李心慧颔首道:“大师廖赞了,小妇人不过是一位厨娘而已!”

    延慈大师闻言,笑着摇头不语,转而对着齐夫人道:“有什么需要采购的食材,提前一天让灵露传话就可以了。”

    “后山晨凉时可以游览一番,午时天热,不宜走动。”

    齐夫人颔首,谢过延慈大师以后便带着李心慧回房了。

    午膳时,撤换供奉的素斋。

    延慈大师带了两道素斋去了落雪斋后面的佛堂里,明德大师静默打坐,等到延慈大师进来时,方才动了动眼皮。

    “你见过了?”

    明德大师问道,鼻尖的嗅觉清晰无比,让他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延慈大师摆好素斋,将两碗米饭和筷子放好,随即道:“师傅慧眼识珠,这位陈娘子的面相极佳,有文曲星和孤辰星相护,逢凶化险,逢难遇贵,锦绣青云路指日可待”

    明德大师整理了一下衣衫,缓缓站起来,坐到桌前去。

    两蝶素斋都是豆腐,一道滑腻嫩香,一道韧劲回甜,炎热的夏天,凉凉的豆腐入了口,瞬间便滑下喉咙,仿佛连回味都还来不及细品。

    不一会,明德大师意犹未尽地放下碗筷。

    “你还记得我曾与你说过的异世之魂吗?”

    延慈大师的眼眸闪过一丝震惊,只见他不敢置信道:“您是说她”

    “命格已改,确定是她!”

    明德大师叹道,有些缘分辗转几世,尽然都无法斩断。

    可见那位施主的执念到底有多深了。

    从进南山寺那一刻开始,李心慧便一直想找机会再见见这位明德大师。

    可她想不到,机会会这么快到来。

    明德大师让灵露传话的时候,李心慧还在写抄写菜谱。

    青云还没有过来,她得把做出来的素斋都抄下来,以免后面会混淆。

    明德大师住的佛堂叫“普贤殿”,这里有四间禅房,后面有一处佛塔。后门通向后山,随时可以开门踏青。

    李心慧过去的时候,只见明德大师的房门开着,他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目念经,手上的佛珠规律地转动着。

    “扣扣!”李心慧站在门外,轻扣房门。

    明德大师忽然睁开眼,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进来吧!”

    李心慧感觉明德大师那双眼睛幽深明亮,好像早已知晓她内心的想法。

    “大师,我有一惑!”

    李心慧想,这个疑问她一定要弄清楚。

    明德大师笑了笑,和善道:“你问!”

    “既然我们的身体都能够承载魂魄,那么怎么会互换呢?”

    “不是互换,而是回归本位。”

    “她本就是你!”

    “缘灭,缘起,缘起,缘灭。”

    李心慧皱起了眉头,她还是不明白!

    “大师”

    李心慧还想问,可明德大师却摇了摇头。

    “这一生谁也不能为你解惑!”

    “缘分到时,你便就知道了!”

    明德大师说完,浅淡地笑了起来。

    李心慧察觉到了一点,可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

    她蹙着眉头,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沉思。

    年幼时,她曾很喜欢拜佛,不论跟随父母走到哪里,只要见到寺庙必定参拜。

    内心虔诚又认真,仿佛天生带着一股悲天悯人的佛性。

    当年她的父母还戏称,她很有佛缘。

    直到后来,家逢巨变,她无力挽回,四处求人无用以后,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求神拜佛,不过是为了心安!

    渐渐的,她的心思也就淡了。

    连寺庙都很少踏入,这一次若不是陪着齐夫人,她也不会过来。

    “多谢大师点拨,心慧明白了!”

    李心慧双手合十,颔首后准备离开!

    明德大师见她面容清淡典雅,一双眼眸温婉宁静,好似平静的湖面微薄荡漾,纹理渐渐消散,似无波澜。

    抬目平视前方,窈窕的身影走下台阶,背影萧索笔直。

    明德大师在心里微叹,只觉她表面温婉,实则内心刚硬。

    “你与我佛有缘!”明德大师在背后出声道。

    这一句,带着一股淡淡的惆怅。

    李心慧脚步一顿,片刻后,身姿远远而去。

    南山寺的大和尚们许多都不是自幼出家的,凡尘俗世当中的佳肴美味也多有品尝过。

    可要说能够把豆腐素斋做到如此极致的,他们却是闻所未闻。

    整整一个早上,几乎所有南山寺的和尚和香客们都传遍了,云鹤书院的厨娘,陈娘子做得一手豆腐素斋出神入化。

    小和尚们吃了津津有味,轰然而抢。

    大和尚们吃了眼眸一亮,武艺切磋。

    老和尚们比较淡定,出着注意,下山采购食材时,多买一些,请陈娘子做素斋时,多做一些,供奉佛祖剩下的,他们多分一些。

    于是乎,一股强烈讨好的风向瞬间吹向了落雪斋。

    齐夫人听黄妈妈说,有小和尚悄悄打听陈娘子的名字,准备在庙里给她点上一盏长命灯。

    南山寺的长命灯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等点的,等闲人就算是添上千两香油钱都不一定能够有那个运数。

    嘴角微微抽动着,齐夫人面上不显,心里却的万分愉悦。

    提前带心慧来南山寺,为的不过是怕谢家暗中下手。

    然而这番境遇,确实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

    齐夫人去找李心慧的时候,李心慧还在抄写素斋菜谱,全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你这丫头,日后必定福运延绵。”

    齐夫人由衷感叹。

    李心慧听到声音,愕然地抬首,疑惑地看着齐夫人道:“您什么时候来的?”

    齐夫人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无语道:“才说你有福呢,立马就呆了!”

    “听黄妈妈说,院里的小师傅们为了讨好你,准备给你点长命灯呢?”

    “南山寺的长命灯可不是那么好点的,小师傅们日日夜夜守着,这一守便是好几十年,直到人死灯灭!”

    “我们都跟着你沾光了,那些小师傅一个个的殷勤得很,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后院的山桃都送了一箩筐!”

    “啊?”李心慧愕然!

    长命灯她是听过的?

    不过她向来不信那些!

    到是后院的山桃她很喜欢!

    “桃子呢?”

    李心慧瞅着齐夫人身后,发现她是一个人来的!

    齐夫人气笑了,点了点她的眉心,恨铁不成钢道:“吃吃吃,就知道吃!”

    “长命灯是谁都能点的吗?”

    “你这丫头也该去给延慈大师道个谢啊!”

    李心慧闻言,摇着头道:“许是守灯的小和尚自作主张呢!”

    “他们都是为了吃,上赶着讨好我呢!”

    “我明日多做一些就是了,每日不重样,我让他们吃个够!”

    果然,口腹之欲可不是清修就能控制的。

    李心慧想着,愉悦地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