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气吐血
    “那就分家吧!”谢五爷淡淡道!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好留恋了!

    别人的儿子是宝,他的儿子是草!

    这种窝囊日子他也是受够了!

    “分家吧!”

    谢二爷站出来附和道,这句话他在就憋不住了!

    “分家吧!”

    “分家吧!”

    “分家吧!”

    谢家几个爷们轮流出声,谢老夫人凌厉如刀的眼眸渐渐变得血红。

    她颤抖的手指抖动着,嘴皮不停地动着,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话来!

    “你们”

    “你们”

    “你们都好得很!”

    “噗”谢老夫人气急攻心,喷了一口鲜血,人就往后倒去!

    “娘”

    “娘”

    “娘”

    一片惊呼当中,分家之事就此打住。

    女眷们要轮流伺疾,夜晚落锁时,五房便只有谢明坤跟谢五爷回去!

    清幽的长廊一条接一条,后院的老槐树大得都抱不住。

    狭窄的逼仄的甬道像极了京都大宅门里面的深巷子,两个人连并肩走都不能,父子俩只能一前一后地慢慢往回走。

    “你祖母越来越糊涂了,今日在宴会上,她若不是心里想借机压齐夫人一头,事情根本不可能会变成这个地步!”

    “那个陈青云为了把谢家逼到这一步,也算是有些城府魄力,日后你与他一起在朝为官,此人不可不防。”

    谢明坤走在背后,看着父亲负手而立的身影。

    那微微弓起的背部仿佛已经习惯使然,给人一种卑谦软弱的感觉。

    “今日这件事,中午时青云便事先跟我商议过了。”

    “大伯母为什么敢在宴会上动手,不过是想让二伯跟我们都失去依仗,让堂兄独掌家族官场人脉。”

    “我既然决定出仕,家族的可以不要,可连恩师给予我的她都想断,未免太过狠毒!”

    “爹,谢家分家是迟早的。只有分家了,我们五房才会有出路。”

    谢明坤认真道,夜风徐徐,迎面吹拂在脸上。

    凉凉的,让人感觉气氛也凉凉的。

    谢五爷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只听他重重一叹。

    他年幼时,家族的族学还很繁荣,谢家子弟再不济都有秀才功名。

    那个时候的谢家何等繁华?

    可是如今,也避免不了凋零分支的结局。

    “罢了,你心中有数就行。”

    “我们五房是庶出的,分家只怕不会有什么产业?”

    “你要有心理准备。”

    谢明坤闻言,笑了笑道:“爹爹放心,我准备让银心银玲跟着陈娘子学厨,到时候凭她们的手艺,开间酒楼不在话下。”

    “银钱的事情您不用担心,我都会安排好的。”

    谢五爷知道儿子想要分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下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谢明坤看到他爹已经没有异议了,再加上其他四房的推波助澜,谢家分家之事,指日可待。

    三天后,李心慧跟齐夫人收拾好箱笼,坐上摇摇晃晃的马车往南山寺驶去。

    南山寺距离定南府城有一个时辰的车程,然而到了山脚,往上的爬的滋味就不太好受了。

    这一次出来,齐夫人带了齐盛和四个护卫,其余的便是贴身侍候的黄妈妈,翠环,翠玉,以及侍候齐聘婷的青青。

    南山寺很美,四面环山,绿荫连绵。

    寺庙的北面是一条奔流而下的瀑布溪流,周围是奇峰异石,风景秀美。

    往南是一片小平原,松柏成林,四季长青。

    南山寺建寺已有四百多年,因为许愿灵验,历经皇朝更替,也变得越发辉煌。

    甚至于吸引了许多外地客商,游子等等,寺庙的墙体上,还有刻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文章。

    从山门进入,往前直走是大雄宝殿,法堂,讲经室,千佛殿。

    左右两边分别是地藏殿,文殊殿,再靠后便是客室和寺庙后山。

    奔腾的溪流端急,隐隐喷发出一股白雾。

    李心慧站在半山腰,忽然有一种,“群山耸立人渺小,咆哮溪流潭水深”的感慨。

    “嫂嫂,你等等我!”

    “我好累啊,爬不动了!”

    齐聘婷鼓着腮帮子,站在台阶下抬首看向李心慧,祈求的眸光堆满了盈盈的水雾。

    李心慧回眸一笑,看着齐夫人还隐隐落后几步。

    “哎呀,原来长胖的人可不止聘婷了?”

    齐夫人靠在黄妈妈身上喘气,知道李心慧在调侃她。

    瞪了她一眼,齐夫人上气不接下气道:“我年轻的时候,走云贵山地都不带喘气的!”

    “所以啊,年轻就是好!”李心慧坐在干净的台阶上,用手掌扇风,看似惬意得很。

    齐夫人气绝,狠狠地追了几步才跟上。

    黄妈妈擦了擦额头上的密汗,干裂的唇瓣不自觉地抿了抿,觉得夫人也太孩子气了。

    她这把老骨头,感觉胸闷气短,烈日暴晒下来,头昏眼花的,脚步也虚浮起来!

    李心慧也察觉到了黄妈妈的不适,脸色苍白得很,眼皮耸拉下来,精神头已经不好了。

    上前扶着齐夫人,李心慧对着后面随时照看的翠环和翠玉道:“你们扶着点黄妈妈,她可能中暑了!”

    翠环翠玉闻言,连忙上前扶着黄妈妈。

    黄妈妈确实感觉身体使不上劲了,不好意思地对着齐夫人虚弱地笑了笑。

    齐夫人皱着眉头,连忙道:“你怎么不早说?一把年纪还逞能?”

    “行了,寺庙里面有解暑汤的,我们快点上去。”

    南山寺齐夫人不是第一次来,可顶着大热天往上爬,她还真的是第一次。

    索性因为天气骤热的原因,香客并不是很多,大家走走停停,山道上也不觉得拥挤。

    李心慧扶着齐夫人走到山门口的时候,远远便看到一个穿着淡黄色僧袍的和尚。

    大约六七十岁,慈眉善目,留着长长的白色胡须,眼睛炯炯有神,一张圆圆的脸庞看起来十分有佛像。

    “明德大师!”

    齐夫人连忙上前,双手合十,十分尊敬。

    李心慧跟着点头颔首,眉眼温柔如风。

    明德大师看向亭亭而立的李心慧,明亮的眸色闪烁一下,嘴角自然而然地勾起道:“齐夫人可安好!”

    “您身边这位,可是名动定南府的陈娘子?”

    开心一刻:

    谢老夫人:三爷准备让我吐几升血?

    三爷:您老还没有歇菜?

    谢老夫人:我。。。。。。

    哈哈哈哈(再说一遍,没有看新番外踏青的,记得去看,上次是游湖,这次是踏青,上次是婚前,这次是婚后)

    甜蜜蜜哦,狂虐单身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