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谢家五房
    “也好,听你的。”

    “不过酒楼最好带后院,这样住着也方便点!”

    不过这样一来,三百二十两又有点不够了。

    李心慧想着,或许她也该收几个大户人家的徒弟,然后再去盘酒楼。

    位置要好,码头就不错。

    人来人往,口碑很容易就打出去了。

    而且环境好,有什么新鲜的玩意传过来,她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李心慧盘算着,没有说话。

    陈青云看着她认真思索的样子,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宠溺的眸光。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回去抄写菜谱。”

    陈青云说着,所有的一切都了心里。

    李心慧点了点头,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得捋捋。

    这个夜晚看似平静,可对于谢家来说,却阴沉得很。

    大房的肖姨娘如愿生了一个儿子,府医和稳婆都招供了,他们在大夫人威逼利诱之下,准备让肖姨娘一尸两命。

    如果事情仅仅只是一个签了死契的姨娘,那么谢家五房也就不会聚到一起了。

    静宁堂里坐满了谢家的主子,谢老夫人皱着一张老脸,珠黄的眼眸黑沉沉的,看着谁都一肚子气。

    可此时谁还有心情去奉承她?

    谢二老爷看着包着头,一副还没有弄清楚事情重要性的,忍不住冷笑道:“谁都知道我们谢家,除了明宇就是明坤最能干?”

    “一个搭上京城的郭家,一个拜在齐瀚的门下。”

    “我们二房好不容易寻到一门体面的婚事,大嫂也费尽心思搅黄,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现在这一笔糊涂账,我连找谁清算都不知道了?”

    谢二老爷气愤无比,陆家为什么会求娶他的闺女?

    为的不就是谢家这百年书香世家的名声?

    结果呢?他闺女还没有进陆家的大门,谢家就闹出了这么恶劣的丑闻?

    谢二夫人看着老夫人更加黑沉的面孔,越发来气。

    这个老不死的,该出面的时候不出面,现在又想拿她们撒气!

    门都没有,这一次她怎么都要闹得天翻地覆才行。

    “,您到是说句话啊,这件事都是因为大嫂引起来的,现在她被徐大人关起来了,可我们谢家的名声也坏了。”

    “我的熙儿三天后还要回门呢?到时候您让她怎么跟陆家交代?怎么在陆家站稳脚跟?”

    谢二夫人憋了一肚子的火,只差没有上前指着谢大爷的鼻子大骂了。

    谢大爷之前受了伤,此时昏昏沉沉的,密集的虚汗不停地冒出来,让他感觉坐都坐不住。

    这件事说起来,还是他起的头。

    心虚地擦了擦汗渍,谢大爷眸光闪烁,连忙表态道:“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去救那个毒妇的!”

    “二弟妹放心好了,我会休了她,她不是谢家的大夫人,就不会抹黑我们谢家的名声了。”

    谢大爷越说,仿佛越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的。

    他再也不用面对那个狠毒的婆娘了,儿子也没有理由责怪他,岳父家也挑不出错来。

    很好,早该这样了!

    他抬起头来,“嘭”的一声,又一个茶盅狠狠地对着他的脑门砸过来!

    “啊”

    谢大爷旧伤添了新伤,哀嚎一声,整个人摔到在地。

    “啊”

    谢大爷卷起着身体,哀嚎着,鲜红的血渍再一次沾他包扎好的额头。

    “蠢货!”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蠢货?”谢老夫人气急,厉声呵斥。

    周围的人看似嘲讽,看似鄙夷,看似冷漠,仿佛在昏暗的灯影下,一切都慢慢剥露出隐藏的本性。

    谢明坤站在坐在爹娘的身边,平视的眸光闪过一抹寒意。

    谢家一开始繁荣,是因为最重规矩。

    谢家之所以衰败,是因为不懂变通。

    嫡长,嫡掌!

    可如果嫡长是蠢货呢?

    谢明坤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冷嘲!

    “明宇好不容易搭上郭家,你这个时候休妻,岂不是要断他的前途?”

    “过几天,风声小了,你备下厚礼去找那个陈青云。”

    “一个乡下来的小秀才而已,你若是办不到,这谢家的家主之位不如让贤。”

    谢老夫人的声音阴沉沉的,仿佛方方面面都算计到了。

    谢大爷此时只觉得脑袋嗡嗡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他根本听不到他娘在说些什么?

    只不过谢家的几位老爷面色冷了几分,老夫人明显想要揭过此事!

    表面上呵斥,不过是想堵住他们的嘴。

    “娘,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善了?”

    “就算陈青云不追究,可徐大人怎么可能会不追究?”

    “女囚犯最短也要在大牢里面呆一个月才能拿钱保出来,那还得看知府大人愿不愿意松手了?”

    一个在牢里待过的女人,怎么可能还能当谢家的宗妇?

    想想都可笑?

    谢三老爷低垂着头,大房,二房,五房,都有靠山了。

    唯独他们三房,四房,到跟遭殃的鱼虾一样,水深的!

    “娘,这件事除了休大嫂,没有别的出路了!”

    “总不能为了一个女人,真把谢家百年的声誉都搭进去!”

    一个妇人恶毒,流言蜚语传些日子就消了。

    那些平民百姓又怎么知道这其中调调?

    谢四老爷头痛道,他当然想分家,不过他怎么敢说?

    他可没有二哥和五弟有依仗!

    谢老夫人的手用力地握着椅子扶手,波涛暗涌的眼眸起起伏伏,只见她铁青着老脸,冷冷地看着谢五爷道:“你呢?你怎么不说话?”

    谢五爷看向谢老夫人,沉静的面容丝毫不变,深幽的瞳孔闪过一丝冷意。

    “娘想我说什么?”

    “明坤是陈青云的同窗,大嫂又是他的伯母,帮谁外人都会有微词,我这个当爹的总不能让他断了自己的前程?”

    “嘭!”谢老夫人又摔了一个茶杯过来!

    不过是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凌厉如刀的眼眸狠狠地剐着她的好儿子,好儿媳,好孙儿!

    一个个,都想算计!

    “明坤要前程,明宇就不要了?”

    “你不要忘了,明宇已经是举人了,明坤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秀才!”

    “你大嫂就算是死在谢家,都不能影响明宇的前程,他可是谢家最有出息的孙辈!”

    谢老夫人冷冷地嘶吼道,她绝不会让人毁了明宇的前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