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温情相拥
    “老师,你高看我了。”

    “我不过是一介小小秀才而已。”

    陈青云清冷道,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是天生为了科举而存在的。

    这些年他抄过的书籍不知凡几,可那些都是他需要知道的。

    他只想让身边的人活得恣意一些,所以努力,想要一鸣惊人。

    然而自父亲逝世前叮嘱他不可锋芒太露,以免遭小人暗害时,他便知道,有时候人太聪明,反而命短。

    韬光养晦,一鸣惊人。

    这些年为了这句话,他一直在隐忍。

    现在他也在隐忍,不过,他要换一种方式了。

    “你”

    齐瀚气闷,瞪着陈青云,紧绷的面色微微抽动着。

    一直以来,陈青云都太聪明了,如果只是聪明,也许他并不看好。

    问题是他聪明,隐忍,内敛,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不迂腐,懂变通,明是非。

    像是清澈的荷花池里慢慢冲入泥沙,然后沉淀,清透的池底有着界限分明的水波。

    他总是想给这个徒弟培养深不见底的城府,懂得算计人心,周旋于官场。

    如今仿佛功亏一篑,他最得意的门生竟然想要撂挑子不干了,仿佛他一身的力气打在了棉花上,没有回弹不说,自己差点陷进去了。

    “青云”齐瀚还想循循善诱。

    结果陈青云淡淡地打断。

    “过几日郭大人就该收到消息了吧?”

    “谢府跟他不能联姻,表面上是谢府失去仰仗,实则是他失去制衡老师的臂膀。”

    “我猜这一场联姻一定还会进行,而谢大夫人也一定会被捞出来的!”

    “不过,老师猜会不会这么顺利呢?”

    陈青云的口气很冷,漆黑的眼眸泛着一丝诡异的亮光。

    微微勾起的嘴角上翘,露出凉凉的笑意。

    齐瀚感觉后背一凉,突然有种谢大夫人死不瞑目的感觉!

    “你小子可别乱来!”

    “谢明宇能在国子监就搭上郭家,绝不会是个简单的角色。”

    “到时候他若是察觉什么,一定会将你”齐瀚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眼眸全是警告。

    陈青云看了一眼,不以为意。

    谢大夫人出事的原因是算计嫂嫂,那么等她出去以后,第一件事想到的便是报复嫂嫂。

    他不会让她有这个机会的。

    男人就该把家撑起来,那些潜在的危险,能够解决的他要解决,不能解决的他要想办法解决。

    从今往后,他便是那个隐匿在暗处,聚敛锋芒的陈青云。

    漆黑闷热的夜色里,知了知了的声音在树影里叫个不停。

    高高的墙壁下,两道身影被房檐下的灯光拉得很长很长。

    李心慧觉得腰都要断了,更重要的是,微微耸起的胸脯因为呼吸起伏,不断摩擦着陈青云的胸膛。

    双手无力地垂在两边,李心慧看着树影上仿佛欢快拍掌的知了,觉得心里也不是那么抗拒小叔子的靠近了。

    今天他也吓坏了吧!

    算了,就让他抱一抱好了!

    据说女人的怀抱有着安慰的疗效,尤其对象是未成年

    “咳咳”

    “青云,别怕!”

    “没事了,以后我再也不出去承接宴席了。”

    李心慧拍了拍陈青云的后背,扯着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今日他那一跪,何曾不是吓到她了?

    好似硬壳包裹的心脏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丝丝缕缕的清风灌入,汇聚成为酸涩的液体,让她的心酸涨疼痛。

    捏着的拳头捶上了陈青云的脊背,李心慧不满道:“你以后再也不要轻易下跪了!”

    尤其是为了她!

    这样不顾一切的在乎,她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齐夫人说的那些她都明白,可她更明白,陈青云固执坚韧的背影下,是一层为她遮挡烈日的阴凉。

    陈青云什么话都不想说!

    他只想抱紧怀里的人,他知道自己放肆!

    可再放肆的事情他都想做,尽力压制的感觉很不好。

    非常不好。

    可他不能说!

    只能像一个孩子一样,企图撒娇,企图依恋,企图缠绕。

    她当他是一个孩子,他便做一个孩子好了。

    “青云!”

    “你真好!”

    “很好!”

    李心慧有些依恋第靠过去,在这个世界上,再糟糕的事情她都遇到过了。

    她不怕。

    可是如果有一个人怕,他会担心,容不得她有一点闪失。

    那种被狠狠在乎的感觉,像是给她的心脏重重一击,将那些原本坚硬的外壳都击碎了。

    一瞬间,内心柔软得不可思议。

    甚至于,仿佛被幸福和满足包裹着,荡漾着不知名的酸涩液体,浸泡着她久未历经风霜的心脏。

    “都会好的。”

    “只要你不离开我,一切都会好的。”

    陈青云轻声道,他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

    双手握着嫂嫂肩膀,陈青云深邃的眸光缓缓地平视过去。

    仿佛要将自己的感情全都穿透过去,彻彻底底。

    那深黑的眼眸极亮,仿佛染上了些许兴奋,有些话即将破口而出。

    可最终,那亮了又亮的眼眸变得漆黑,染上一层厚厚的薄雾,逐渐变得晦暗不明。

    李心慧感觉心有些沉了下去,不似之前那般松快!

    她隐隐觉得自己期待了一下,可最终又觉得自己的期待太过狗血,转而在心里骂自己无耻。

    青云还是小鲜肉呢,她一个老油条,竟然妄想坑鲜肉?

    苍天?

    太没有道德了!

    李心慧暗暗鄙视自己,随即佯装镇定自若道:“我还想着从南山寺回来,便买房收徒。”

    “等你秋闱过后,我们也该在府城有自己的家了。”

    “之前承接酒席挣的总共有一百二十两了,再加上收徒的两百两一共是三百二十两,我们就买挨着书院的就好。”

    “到时候我教徒也方便些,等到陈记的名声彻底打出去,以后我便连徒弟都不教了。”

    陈青云一直都莫不清楚嫂嫂的底,仿佛永远都猜不透她的想法。

    “开酒楼吧,三百两足以盘下酒楼了,而且酒楼教徒弟也方便一些。”

    陈青云早就想过了,以嫂嫂的手艺,书院像是一个跳板。

    等到嫂嫂开了酒楼,到时候他也该秋闱了。

    经过谢府这件事,嫂嫂受到知府大人和老师的照拂已经人尽皆知。

    所以,开酒楼和买房教徒,其实都是一样的。

    开心一刻:

    青云:作者是准备让我崛起了。

    三爷:聪明,三爷现在已经正式更名,崛起的三三。

    青云:所以,我跟嫂嫂也要崛起了?

    三爷:对的,你们崛起了,读者就过瘾了,读者过瘾了,三爷就有钱了,三爷有钱了,就可以给你们养孩子了。

    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