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背后阴谋
    夕暮昏晚,官街两旁的铺子渐渐打烊关门。

    两辆马车平稳第向前行驶着,哒哒的马蹄声伴随着夜幕下的匆匆步伐,仿佛这一天到头来,只剩下旦旦归途。

    “咕咕”

    马车里,一阵熟悉的声响传出,李心慧下意识憋着笑。

    一直绷着脸齐夫人狠狠瞪了李心慧一眼,嗔怒道:“你还笑,这不都是为了你?”

    “不过你也算是正撞在枪口上了。”

    齐夫人冷嘲,随即为李心慧解惑。

    “那位肖姨娘是大房的人,那个大夫人既然已经在被子里下了麝香,又买通了府医,那个肖姨娘的结局早已注定。”

    “可她还是选择谢家二房跟陆家结亲的这一天动手,栽赃给你,不过是让陆家对谢家心有芥蒂,让我们跟谢府撕破脸,再也不会帮扶玉衡。”

    “谢家五房明面上其乐融融,实际上针锋相对。经过今天这么一闹,只怕过不了多久谢家就会分家。”

    李心慧之前就已经想到了!

    可她没有想到,这一场算计的背后,竟然还牵扯出陆家?

    “跟她在京城的儿子有关吧?”

    李心慧猜测道,既然谢家五房内乱,那么官场资源便不可能会共享。

    谢大夫人为了自己的儿子,想斩断其他两房的出路,这样就说得过去了。

    不过现在看来,偷鸡不成蚀把米,貌似后果还很严重!

    齐夫人意外地看了一眼李心慧,一双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赞赏。

    “你竟然能够想到?”

    “就算是我,一开始也以为她利用你对付小妾,可是我直到她意图用郭大人和威胁徐大人的时候才想到的!”

    “你这丫头的脑子到是很好使啊?”

    齐夫人调侃,聪明的人,又通透伶俐,脑筋转得又快。

    这样的女人会很旺夫的。

    齐夫人看着李心慧那张小巧的瓜子脸,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熠熠发光,嘴角微微上翘,露出淡淡的笑意。

    乖乖,这个丫头聪明得很。

    齐夫人刮目相看,随即又道:“传出今日的事情,估计谢家跟京城郭家的婚事就要黄了,古人常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这件事虽说是谢大夫人先栽赃在先,可有些人,只会把帐都算在你的头上。”

    “回到书院以后,我们提前去南山寺避避风头。”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明白齐夫人的担心。

    自诩高高在上的人,认为你被算计也是活该,然而反扑就是大不敬了?

    那种奇葩的思维她是不明白的,刚好也去南山寺弄出点名堂来,到时候搭上四方关系,别人想动手也要掂量掂量。

    “我跟青云还是太弱了!”

    李心慧认真道,她能够赚无数的银钱,可地位呢?

    真正的地位,是用功名堆叠起来的!

    齐夫人握上李心慧的手,拍了拍。

    “你伯父说了,青云秋闱必中。”

    “他很聪明,勤奋好学,你婆婆刚过逝的时候,他在你伯父的藏书阁整整呆了三个月。”

    “当年你公公第一次带着青云上云鹤书院的时候,他才三岁。你伯父跟你公公在仙鹤林下棋忽略了他,他便跑到山下的湖凉亭里摘荷花。然后自己再走回去,当时你公公问他是怎么去的,他说自己去摘的。”

    “仙鹤林到湖心亭足足要走小半个时辰,岔道又多,可是他一个三岁的孩子竟然能够跑了一个来回,起初你公公和伯父还不信,结果他自告奋勇带着他们两人走了一遍,当时你伯父抱着青云就不放了,急说要做义父。”

    “呵呵,后来你公公说,义父还不如恩师,于是便让青云拜在了你伯父的门下。期初他们对青云可逗了,时长摆棋打乱后让青云放回去,结果青云五岁时,棋艺就无比精湛了。”

    李心慧可以想象陈青云小时候淘气又可爱的样子。

    在父母宠爱下,在恩师的夸赞下,如果不是亲人的逐渐离世,只怕他会是一位傲娇的小公子。

    哪里会像现在,那一双膝盖,为她折辱下跪。

    “青云很好。”李心慧温柔道。

    “是啊!”

    “很好!”

    “今日那一跪也并非只是为了你,谢家分家,玉衡便能把自己摘出来。”

    “日后他们四个相互帮扶,不分派系,守望相助。”

    齐夫人跟心慧解惑,她知道心慧心疼青云,今日那一跪,她看到心慧泪光的时候就知道了。

    心慧很在乎青云,而青云也很在乎心慧。

    他们都有一个很独特的地方,就是别人欺负自己可以,可是欺负在乎的人就不行。

    青云隐忍坚韧,心慧聪明内敛,仿佛像是缠绵在一起的藤蔓跟大树,坚韧而充满力量,仿佛等到枝繁叶茂的那一天,他们早已不分彼此。

    齐夫人深邃的眼眸闪动了一下,随即又归于平静。

    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往深的地方想

    摇晃的马车里,车帘不停地抖动着。

    车厢里气氛沉凝,只有清浅的呼吸此起彼伏。

    “知道为什么单独留了你?”

    齐瀚出声,微眯的眼眸敛聚寒光,严厉万分。

    陈青云正襟危坐,深幽的瞳孔闪过一丝晦暗,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不是还有您吗?怕什么?”

    “谢家分家,各自寻找关系,玉衡再也不用受制。”

    “放屁!”齐瀚看着爱徒吊儿郎当的样子,心里的火气更甚。

    只见他恶狠狠第瞪着陈青云,凌厉道:“玉衡若是连谢家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日后在朝堂之上也绝无他的容身之地。”

    “青云,你跟他不一样!”

    “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科举对你来说不过只是一条花团锦绣康庄大道,你走上去了,朝堂,内阁,辅臣,那些才是你应该算计的。”

    “一个小小的谢家提前暴露了你,这些年你内敛藏锋,为的是今日这番冲动,不计后果?”

    陈青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楚明白,他做了什么?

    他将谢家推到众矢之的,然而那又如何?

    自此以后,凡是想欺辱嫂嫂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