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触发众怒
    “涨见识了,这可真是狼窝啊!”

    几位夫人连忙指使自己带来的下人动手,几个下人也是气闷无比,当下冲上去就“啪啪”先打耳光,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谢府的仆妇被打得哀嚎不断,皮青脸肿。。

    几位夫人帮李心慧穿戴好,将落水狗一样的谢府仆妇给扔出去!

    “不用查了,谢府这翻手段,只怕我们寻常人根本消受不起啊?”

    章夫人冷声,拉着李心慧的手为她出头。

    “搜仔细了吗?”

    “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

    谢大夫人慌张地扑上来,伸长的手指恨不得把李心慧全身上下再搜一遍。

    李心慧见状,眸光一眯,状似闪躲,实则手快速地从谢夫人的宽袖中扫荡一圈。

    章夫人十分不善地推了谢大夫人一下,李心慧顺势往后靠去,衣袖翻飞间,有人瞅见一张揉得跟纸团一样的东西飞了出来!

    “那是什么?”

    “好像是从谢大夫人身上掉下来的?”

    嘀咕的声音响起,地上哀嚎匍匐的柳妈妈忽然眼前一亮。

    只见她快速地捡起地上的银票,挥动着酸痛的胳膊道:“在这里?”

    “大夫人您看,竟然是一百两的银票,她一个小小的厨娘,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狼狈不堪的柳妈妈举着那揉成一团的银票,张口就是一百两。

    “来人,把这个婆子压下去严加审问!”

    徐大人突然发威,对着随行保护他的衙役吩咐道。

    众人还没有看明白,只见衙役拖着柳妈妈往外走,而她手里晃动的银票已经落在徐大人的手里。

    “救命啊,大夫人救我!”

    “大夫人,救我啊!”

    柳妈妈嘶喊道,肿成猪头的脸鼻涕眼泪糊在一起,看着十分恶心。

    谢大夫人下意识瞥开脸,两只手无意识地握紧,面色仓惶,神色不安。

    “你们有人看到这张银票是从谁身上掉出来的?”徐大人问道,环顾四周。

    “这里就站着三个人!”

    “不是我的,也不是陈娘子的,那就只能是谢大夫人的了?”

    章夫人冷笑。

    后面的几位夫人也站出来证明,李心慧身上根本没有那张皱兮兮的银票。

    “谢大夫人,你怎么说?”

    徐大人冷声道,威严尽显。

    谢大夫人连忙摇了摇头,否认道:“不是我的,是陈娘子身上掉下来的。”

    “我看了,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了。”

    “我的银票可不会这么皱成一团!”

    谢夫人往后退了几步,满眼惶恐,看着李心慧的眸光也变得微妙起来。

    这张银票是她让人放在钱袋里的,沾染了麝香。

    她断定小寡妇见钱眼开,一定贴身收着。

    到时候出事便扯不清楚,也可以洗清她谋害妾室的嫌疑,勾起谢齐两家的对峙积怨!

    可是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人关心肖姨娘的死活了,而谢齐两家虽说对峙,可出头的人,却换成了知府徐润泽!

    谢夫人用力地捏了捏手心,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可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却昭示着她的惶恐不安。

    “徐大人可否让我瞧瞧这张银票?”

    余大夫上前,他嗅到一丝麝香的气味,眉头自然而然皱起。

    徐大人将银票递给他,询问道:“可有什么不妥?”

    “有麝香!”

    “麝香?”

    徐大人眸光一寒,周身的官威立即四射开来。

    周围的宾客们似乎已经能将整件事情联系起来了。

    章夫人冷嘲道:“先是让你们肖姨娘出事,然后在冤枉陈娘子下药,结果冤枉不成,便想陷害?”

    “柳妈妈眼见我们什么都没有搜到,便想扑上来栽赃,结果谢大夫人发现柳妈妈做不成了,便自己亲自上阵!”

    “可您那手再快,我们这些人可都不是瞎子。”

    “就是,明明就是那个谢夫人袖子里掉出来的。”

    “呵呵,银票都没有打开,那个婆子竟然知道是一百两?”

    “谢家,传承百年,自诩书香门第,清贵之流,原本不过如此!”

    谢大夫人的脸色彻底苍白起来,她不敢置信往后退去,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发展成这样?

    她更加想不到,等到她的,会是所有人的鄙夷和谩骂?

    “徐大人,是我谢家的错,是我谢家纵容仆妇为恶。”

    “那个柳婆子掌管大厨房,以为我会留下陈娘子在厨房当管事,所以才会想要使坏。”

    “谢家今日多亏陈娘子操办喜宴,发生这种事情,都是我的疏忽,请陈娘子见谅,我一定会将那个柳妈妈发卖出去。”

    谢老夫人杵着拐杖站了出来。

    她将所有事情都串联在一起,很快就猜测出了个大概。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她狠狠第瞪了一眼谢大夫人,先是放软语气给徐大人求情,然后再请李心慧原谅。

    谢家到底是底蕴家族,她还想挽回一些脸面。

    可惜此时的局面已经并非她能控制的了。

    对于众人来说,这位谢家的老夫人成功证明了自己的作用!

    马后炮!

    一开始可以阻止的时候,她没有及时阻止,像看闹剧一样等着看陈娘子出丑。

    等到自己家族肮脏的底子即将露出来的时候,她急了,想要力挽狂澜!

    可她是谁啊?

    说好听是谢府的老夫人,说难听就是被捧得有些飘的老妇人,哪里知晓,如今证据摆在眼前,如何能够不追究?

    就算人家陈家叔嫂不追究,难不成云鹤书院就这样算了?

    没有看到人家齐氏夫妇从一开始就冷着一张脸,直到现在都没有缓和过!

    “老夫人,您早上赏了几两银子给我?”

    李心慧忽然出声问道?

    谢老夫人懵了一下,忽然脸色涨红起来!

    她以为李心慧是要让她难堪,因为早上她看似大方,却只吩咐丫鬟赏了五两银子。

    “五两!”

    “加上席间赏的,一共十两!”

    谢老夫人补充道,好似要让众人明白,她并不吝啬。

    可众人此时根本不关心这个,她们关心的是李心慧的用意。

    只见李心慧将后来谢老夫人赏下的五两银子拿出来,放在桌上道:“早上您赏的那五两我已经请我家小叔换成铜钱分给大厨房的厨娘们了,这五两现在也在这里。”

    “就当我今日跟着小叔来谢家吃席,不曾为谢家操办过宴会,还请徐大人还我一个清白!”

    李心慧说着,盈盈一拜。

    徐大人连忙侧身,让徐夫人扶起李心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