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配合搜身
    他的身体摇摇欲坠,剧烈的疼痛袭来,他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露出身后脸色煞白,面露惊恐的谢大夫人。

    她扶不住谢大爷的身体,差点栽倒在地。

    连忙对着身边的下人道:“都死了吗?还不快去请府医?”

    “谢大夫人先别慌,今家老余跟着我来吃席的!”

    柳成元吊儿郎当地笑了笑,随即拉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隐匿在宾客中的余大夫。

    余大夫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笑得十分含蓄道:“谢大爷这伤,包扎一下就好了!”

    说罢,他走上前去。

    谢大爷头痛欲裂,微眯着眼,出呼出的气息起伏不稳。

    余大夫靠近时,他的鼻息之间闻到一股腥味较重的血气

    这股血气,很熟悉

    他皱着眉头,觉得脑袋晕成一团,对于的事情已经力不从心。

    徐润泽慢慢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亲自扶起陈青云,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暗含激励。

    “余大夫既然来了,不妨看看这鸡汤里可有什么五行草?”

    “顺便去瞧瞧这位谢大爷的姨娘可是吃了什么滑胎的药?”

    定南府凡是跟柳家走得近的,都知道余大夫医术不凡,当下便也出声附和。

    余大夫笑着点了点头,随意查看一番,甚至于亲自尝了尝鸡汤和菜肴。

    “真好吃啊,陈娘子的手艺果然一如既往的好!”

    余大夫意犹未尽道,仿佛还想吃!

    李心慧看着探头探脑的众人,晦暗的眼眸闪过一丝嘲讽,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道:“余大夫看看我这帕子上可有什么古怪的药物,刚刚我扶着那位肖姨娘的时候,不小心沾她喝过的鸡汤。”

    余大夫接过那帕子闻了闻,随即皱着眉头道:“是滑胎药!”

    周围的人一听急了,出声催促道:“余大夫,那这周围的汤里到底有没有五行草啊?”

    余大夫闻言,狠狠第皱起眉头,然后冷声道:“陈娘子精通厨艺,对药膳更是认真钻研。”

    “通晓药理的人,怎么会在汤里下什么五行草?”

    “没有就是谢府的府医说谎了,明明鸡汤里的是滑胎药却非说是五行草?”

    “而且只有那个肖姨娘吃的鸡汤有,陈娘子在厨房,上菜的小厮又不归她管,这件事明摆着是谢家人所为!”

    “渍渍,真是看不出来,谢府是这样的人家,竟然还妄想用一件脏兮兮的围兜栽赃给陈娘子?”

    “就是,太瘆人了,布下这样的局,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这还用说?眼红人家陈娘子的手艺,又抢不过云鹤书院,暗招呗?”

    谢大夫人涨红着脸,用力捏了捏手绢以后,豁出去道:“那便请几位夫人给这位陈娘子搜身吧!”

    “只要陈娘子身上没有任何可疑的药物,那我便亲自斟茶道歉!”

    可是这一会,已经没有人附和谢大夫人了。

    这个时候还想搜身,目的已经够明确了!

    众人面露不屑和鄙夷。

    谢老夫人沉声道:“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一个姨娘而已,死了就死了!”

    “娘!”谢大爷喊了一声,心里悲痛。

    那可是他最爱的女人!

    谢大夫人暗暗掐了自己的手心,原本压下去的阴狠突然又窜了出来。

    迎上谢老夫人犀利的眼眸,谢大夫人冷笑道:“娘,还是查一查吧?都闹成这样了,总要给陈娘子一个清白!”

    “呸,不要脸!”

    “就是,冠冕堂皇地欺负人,亏我之前还以为这定南府第一世家有多了不起?”

    “人家陈娘子事前也不知道能被请入席啊,还是大夫人攒使的,更何况那么多的桌子,偏偏大夫人的人安排陈娘子坐在肖姨娘的身边,这不是摆明了早就挖好坑等陈娘子跳进来?”

    “呵呵,谢家当我们都是傻子呢?”

    鄙夷的声音此起彼伏,谢府的其他主子全都面红耳赤,恨不得让出一条道,将这一群人送出去了。

    这一场喜宴,谢家确实出了大风头。

    可这个风头,只怕会像阴霾一样,笼罩在谢府的上空,经久不散。

    李心慧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陈青云,他清冷的眸光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可是他的食指的指尖狠狠第掐在拇指上,明显在强忍着。

    他从来不想她受一分委屈。

    可是今天,他却连自己的委屈都推至人前!

    她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可她却想配合着他,演完这一场戏!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深色的眼眸晃过一抹厉色,李心慧往前一步道:“那便来几个夫人证明我的清白好了!”

    “我与诸位都不是太熟,为了让谢家的人放心,齐夫人和徐夫人坐着便好。”

    李心慧说完,往早已空了的厢房走去。

    徐夫人下意识皱起了眉头,她想说些什么,刚刚站起来,只见徐大人的手搭在她的肩上,暗暗给予两人能懂的暗号!

    而靠拢过来的余大夫也暗暗给柳成元动了动拇指。

    陈青云的余光瞥见了,那早已嵚入皮肉的指甲才慢慢松开,露出一片沁血的深深印痕。

    房间里,几位夫人看着跟进来的谢家下人,脸色冷了又冷。

    李心慧脱了褙子,里衣,最后只剩下亵裤和。

    可就算这样,谢府的人还是探目而望,丝毫没有喊停的意思。

    “什么人家,见了鬼了,我竟然会想来?”

    “呵呵,自诩书香门第,清贵世家,想不到暗地里如此腌臜?”

    “看来不是什么人家都担得起,清名的,以后都长点眼力劲!”

    三位夫人冷嘲,她们的身份不低,柳妈妈不敢造次。

    可她竟然发现李心慧的衣服里没有银票?

    她的眼眸眯起来,心里闪过一丝惊慌,破口质问道:“陈娘子,你早上收到的钱袋呢?”

    “扔哪里了?”

    李心慧慢慢将衣服穿起来,似笑非笑道:“你们谢府打赏给我的钱袋,如今却要查?”

    “呵呵,出去再说吧!”

    “让大家都听一听?”

    李心慧出声道,可此时的柳妈妈知道,如果这个钱袋找不到,那么谢府的名声就真的彻底完了!

    到时候老夫人彻查下来,她们这一帮人也完了。

    她对身边的几个仆妇使了个眼色,几个粗使婆子便围了上来,准备扒李心慧的和亵裤。

    “你们想干什么?”

    “啊!”

    一位夫人被推开,当场惊叫!

    李心慧早已穿好里衣,只见她故意躲到那三位夫人的身后,开始尖叫!

    “啊啊啊!”

    “救命啊!”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我自己会脱!”

    凄厉的声音划破喉咙,外面等着的宾客们瞬间变了脸色。

    门口的几位夫人当即冲了进去,只见谢府的几个仆妇竟然妄想动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