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仗势欺人
    只见他慢慢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跟谢大爷对峙的位置,然后冷冷地直视着恼羞成怒的谢大爷。

    “凭什么?”

    “凭你谢家盘踞定南府,自成一霸,仗势欺人?”

    “还是凭你谢大爷一往情深,为爱寻仇,不顾身份?”

    “或者是谢家自知凶手却不想追究,想让我嫂嫂背下黑锅,从而套取我嫂嫂手中的菜谱?”

    静谧树影随风而动,斑驳了一地的残阳。

    众人屏息凝神,仿佛嗅到一股阴谋的气息。

    豁然开朗的脑路好似瞬间从谋害小妾变成谋取菜谱?

    是啊,陈娘子跟那个姨娘无冤无仇,怎么会想着暗害?

    到是陈娘子手里的菜谱未免太惹眼了,一身本事,屡次出彩。这样的人若是为谢府所套用,以谢府的财力物力,开几十家酒楼完全不在话下。

    到时候财源岂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众人细思极恐,瞬间看着谢府中人的眼色都变了。

    谢大爷涨得脸红,瞪着陈青云道:“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想来泼一盆脏水?”

    “谁曾想算计一个小小厨娘,分明就是你嫂嫂不知忌讳,汤里有五行草不说,她又坐在肖姨娘身边,谁知道她是不是趁机做了什么?”

    “你可有证据证明我嫂嫂做了什么?”

    “你可有权利搜我嫂嫂的身?”

    “你可有立场厉声质问我嫂嫂?”

    “你没有,你不过是仗势欺人而已!”

    陈青云说完,谢大爷一口气哽在胸口,差点昏死过去。

    只见陈请云掀开衣袍,跪在徐润泽的面前道:“请知府大人做主,还我嫂嫂清白!”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我嫂嫂是不是清白的,断不是你们谢府的人说了算?”

    “早知你们谢府如此脏脏不堪,就是肯出千两黄金,我嫂嫂也绝不会踏入一步!”

    少年质地有声的话语深深地震撼了围观的宾客们。

    今日发生这件事,谢家的行为实在是“匪夷所思”!

    人家陈娘子是你们请来的,菜也是你们买的,做的时候也有人监督的。

    大家都吃饱喝足了,所有宾客都没事,你家一个小妾出事了,抓着人家一个厨娘不放?

    这不是仗势欺人是什么?

    “住口,休要胡言乱语!”

    谢大爷气急败坏,面色失常。这样逆转的局面对谢府太不利了。

    陈青云不为所动,依旧冷嘲道:“你能堵得住我的嘴,难不成你还能堵得住悠悠众口不成?”

    “你们谢家的所作所为,众人心明眼利,自有考量!”

    “你”

    谢大爷往后退了两步,差点栽倒。

    他不敢置信地瞪着陈青云,丝毫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秀才言辞如此犀利,竟然步步紧逼?

    齐瀚一直看好这个学生,到那里都要带着。

    起初他还嘲讽齐瀚有眼无珠,竟然没有全力帮扶谢明坤!

    如今看来,这个陈青云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

    李心慧看着跪在地上,身体笔直的少年,他的侧颜凌厉如锋,漆黑的眸色晦暗不明,像是一场席卷而来的风暴。

    几百位宾客都是定南府有头有脸的人,在这一群人的面前,他一介青葱学子,为了她一个小寡妇的清白下跪?

    这是何等的敬重?

    其实,不用这样的。

    李心慧的心里泛着一股酸涩。

    她不要陈青云下跪,折辱自己的尊严和傲气?

    她不要这些人以同情的方式洗刷她的污点?

    她不要议论的压力帮她压倒张狂的谢家大爷?

    她发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当一位卑贱的厨娘,任人评说!

    “起来!”

    “你可是齐院长的弟子,理应坚如磐石,则可轻易下跪?”

    “嫂嫂没有做过的事情,自有办法证明清白!”

    李心慧去拉陈青云,结果陈青云纹丝不动!

    杵着的身影肃在阳光里,僵直的身躯清瘦如竹。

    俊朗的面容紧绷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眸透着一股执拗,闪过一丝痛意。

    他不能告诉嫂嫂,他现在这样做的真正目的。

    跪一跪又算什么?

    他一定会让谢家大房付出鲜血淋漓的代价!

    坚如磐石的身体纹丝不动,李心慧拉了半天,结果还是拉不起面前执拗的少年。

    她感觉一股逆流的酸涩从鼻尖灌入心脏,冲击出久违的温热。

    亮眼的阳光照着她的脸庞,那泪光闪闪烁烁,亮得人的心也跟着发颤。

    “你起来啊!”

    “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做过,让她们搜身就知道了!”

    “别跪,你可是一家之主!”

    一滴晶莹的泪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摇摇欲坠后,终于掉落下来

    齐夫人和徐夫人撇开脸去,深色的眼眸同时覆上一层水雾。

    周围的妇人们,有些暗暗抹泪。

    一句一家之主,点明了孤寡之境。

    可就算这般,还是有人欺压,狠狠地欺压!

    不要脸,恶心至极地欺压!

    “徐大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吧,还陈娘子一个清白!”定南府赫赫有名的章大善人站了出来,面色不虞!

    “徐大人,这件事若是查不清楚,只怕这谢府的大门我是不敢登了!”定南府丁忧,原嘉兴府知府周大人冷声道。

    “徐大人,您可得管管了,这么欺负人的书香世家,只怕徒有虚名罢了!”定南府通判王大人嘲讽。

    谢大爷终于发现事情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周围的人,包括谢家的几位兄弟,弟媳,子侄,他们全都隐忍愤恨地瞪着他,目光猩红,面色如霜。

    从冲冠一怒为红颜,到影响家族在定南府地位,这事情已经不仅仅是小妾出事,而是谢府冠上了仗势欺人的罪名。

    谢老夫人看着那个跪在地上笔直的少年,再看看站在齐瀚身后始终站着不动的孙儿,忽然觉得谢家这片阴霾的天地,终究还是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可这一切的导火索,不过是一个姨娘差点难产滑胎而已。

    冰冷的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谢老夫人拿了一个茶盏狠狠地砸向了谢大爷的头。

    “畜生,一个姨娘就蒙蔽了你的眼睛?”

    “嘭!”茶盅碎裂。

    “啊!”谢老爷惨叫一声,额头的鲜血冒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