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暴怒质问
    “我懂的,求大夫救救我的孩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您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些人要害我的孩子,是我的丫鬟和仆妇拼死护着我,将他们打晕的。”

    肖姨娘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细密的汗珠打湿了她的头发。

    她的手狠狠地嵚入床单里面,恨不得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墙壁,让这疼痛转移,也好过缓和背脊下的腰骨断裂的那种疼痛。

    一阵一阵的疼痛不是虚假的。

    那床角的被子里竟然也藏有麝香?

    什么五行草,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今日若不是提前得了信,她一定会吃下那盅加了滑胎药的鸡汤,到时候再盖着这床被子喝下催产药,她可以想象一尸两命的结果。

    可谁也不知道,她今日穿的那件衣袍宽袖中,全是鸡肉鸡骨,连热汤都倒了不少。

    她不敢吃,抿着些沾湿在手绢上。

    可就是那股气味都让她胎气不稳,可想而知这些日子盖着这床麝香被子对她的孩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肖姨娘撑大眼眸,痛到极致的神经紧绷着,她无法形容自身承受的痛处。

    因为早产,宫口迟迟不开,可腰部上的脊骨实在是痛得厉害。

    “红菱,又有人端来鸡汤要验了!”

    门口的婆子喊道。

    红菱突然起身,红红的眼眶闪过一丝慌张。

    余大夫闻言,对她使了个眼色。

    红菱连忙出去端了一碗进来。

    片刻后又端一碗,接连将那些鸡汤都端进了内室。

    余大夫看都没有看一眼,对着红菱压低声音道:“你去跟她们说,都有五行草。”

    红菱手腕一抖,鸡汤便洒了些出来!

    余大夫不再看她,而是给肖姨娘把脉查看一番后道:“将我带来的药先煎上,让人随时看着,听见动静就赶紧服下!”

    肖姨娘重重地点头,眼泪滚滚而落。

    余大夫轻叹一声,随即在红菱的带领下从角门先出谢府,再绕由谢府大门光明正大进入。

    同一时间,喜宴之上全是离桌的寒暄之声。

    宾客们都要从左右垂花门出去,因此那挡住男宾客的屏风被撤开了。

    忽然,一股熟悉的气息飘入了李心慧的鼻尖,她抬首,只见以齐瀚为首,后面跟着徐润泽,陈请云,柳成元,张华,谢明坤都走了过来。

    “一起走吧,我先去跟谢老夫人知会一声!”

    齐夫人看到相公过来,嘴角勾起舒心愉悦的笑容。

    齐瀚微微点了点头,眼眸深幽,抿着的红唇,看起来有心事。

    感觉几人的视线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李心慧突然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她的眸光顺着陈青云的方向看去,只见他微不可见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心。

    嘴角慢慢勾起一抹浅笑,李心慧俏皮地眨了眨眼。

    两人无声地交流着,一股无言的默契荡漾在浮波起潮的内心里。

    陈青云的眸色又深了几许,紧抿的红唇不知不觉松缓下来。

    齐夫人跟谢老夫人告辞以后,只见四个急色匆匆的婆子一下子冲到李心慧的面前,因为忌惮徐夫人的身份,所以便没有妄动,不过那瞪大的眼眸却死死地瞪着李心慧。

    “陈娘子在鸡汤里面放了些什么,竟然害得我们肖姨娘早产?”

    为首的一个婆子厉声道,她原本就长得粗壮,这番一站出来当面指责,引得宾客驻足,全都将视线投了过来。

    “胡说八道,谁让你来的?”

    “没眼睛的东西,这几百宾客谁没有吃陈娘子做的吃食?”

    “想找茬你也不看看她是谁的人?”

    齐夫人推开围观的人群,冷戾地挡在李心慧的面前,对那四个婆子怒目而视,气势逼人。

    徐夫人也顺势上前一步,冷笑道:“陈娘子可不只是操办你们谢府的喜宴,衙门之前来了贵客,可都是陈娘子亲自下厨招待的。”

    “不要胡乱攀咬,当心下大狱!”

    齐瀚皱着眉头,他看了一眼爱徒清冷如刀的眸光,慢慢品出点味来!

    青云攒使他过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

    齐瀚扫了一眼好似同仇敌忾的四位学生,挑了挑眉,准备看看事态发展。

    为首那个婆子不敢造次,不过她立即回道:“两位夫人莫恼,刚刚我们府医给肖姨娘把脉了,说她吃了活血之物。”

    “肖姨娘刚刚就吃了席面上的吃食,大老爷遣了我们过来,准备带陈娘子前去问一问,可是在汤里放了些什么活血的药物?”

    那领头的婆子说完,对着身边跟过来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那小丫鬟见状,连忙去了肖姨娘的那一桌,收拾了好几样肖姨娘吃剩下的鸡骨鸡汤等等往后院跑去。

    齐夫人见状,冷笑一声。

    这种把戏,她见得太多了。

    徐夫人也冷了脸,谢府明显想栽赃给陈娘子,而且还是这种伎俩?

    “我们走!”

    齐夫人冷声道,彻底寒了脸。

    这个时候,谢大夫人挤了过来,连忙赔礼道歉道:“仆妇无知还请齐夫人见谅,我这就送你们出去!”

    齐夫人拂开谢夫人伸过来的手,对着李心慧道:“还不走,要留下来背黑锅?”

    “哦!走!”

    李心慧知道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可她还是听话地跟上齐夫人的步伐。

    可惜没有走多远,刚到垂花门下就见跟谢家大爷从内院冲了出来,怒发冲冠,气势汹汹地对着李心慧冲了过去。

    “站住,是谁指使你的?”

    “那鸡汤里面怎么会有五行草?”

    “今日你要是说不出来,只怕你出不了我谢家的大门。”

    凌厉万分的声音仿佛打磨过的刀锋,那一双漆黑暗沉的眼眸阴霾重重,十分不善。

    陈青云站了出来,挡在了嫂嫂的面前,抬首,深邃的眼眸泛着刺骨的冷意。

    “谢大爷,这里所有人都吃了我嫂嫂做的饭菜,为何只有肖姨娘出事?”

    “既然肖姨娘吃的鸡汤里有五行草,不知道别的汤里有没有呢?”

    “就算有,如此大分量的五行草,不知道我嫂嫂又如何能够带进府里来?”

    陈请云的嗓音温润动听,再加上他字字句句在理,众人下意识停下脚步,围拢过来看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