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怒气横冲
    “大家族就是烦人,光是送客都头昏眼花的。”

    齐夫人感慨道,觉得自己懒了这么多年,早已学不会这些虚伪的笑容和派头。

    徐夫人闻言,凑近齐夫人小声道:“你就偷着乐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过得这么舒心?”

    “刚刚那位是谢家大老爷最喜欢的一个肖姨娘,听说当初还是忤逆谢老夫人才纳进来的。”

    齐夫人远远地瞥了一眼面色不似之前畅快和谢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暗色。

    “后宅不宁,家族不兴,出点什么意外,那也正常得很!”

    “就是,还真当人家长袖善舞,大度撑船呢?”徐夫人说着,看着招呼客人的谢大夫人笑了笑,意味深长。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李心慧眨着明亮的大眼睛,撑着下巴等后续。

    这两位贵夫人八卦的时候,可还真没有把她当外人啊?

    可问题是她怎么瞧着那位谢大夫人是真的开心啊,笑得眉头飞起,好像嘴里能够塞入一个鸡蛋。

    更为诡异的是,那个柳妈妈时不时瞅她一眼,好似生怕她跑了一样。

    诡异的气氛中,李心慧只听到一声惊叫!

    “啊!!!”

    热闹的喜宴上瞬间鸦雀无声。

    众人屏息凝神,只听一个尖锐刺耳的嚎叫刺激着震动的耳膜。

    “大老爷,不好了!”

    “不好了,肖姨娘早产了!”

    “您快来看一眼吧!”

    那丫鬟的声音带着哭腔,好似那人已经奄奄一息,即将死在面前。

    众多宾客面面相觑,突然,只听见男客的厢房里传来瓷碗碎地的声音。

    同一时间,一个中年男人穿过了隔离男女宾客的屏风,然后冲向后院。

    谢老夫人霍地站起来,看着大儿子的背影厉声道:“秋禾,先送客”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位大老爷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谢老夫人感觉眼前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谢大夫人掩下眸子里的阴狠,连忙趁机上前道:“娘,娘你还好吗?”

    谢老夫人狠狠地捏住了儿媳的手,随即道:“娘没事,先送客人们离开!”

    谢大夫人忍者剧痛,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冷戾,随即从谢老夫人的身边走开。

    “各位这边请了,今天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有谢大夫人带头,余下的几位谢夫人也面色如常地招呼起宾客来。

    “啊救我”

    “好痛好痛啊啊老爷”

    急匆匆的谢大爷一头扎进肖姨娘的小院,结果迎面就是一盆红得刺目的血水。

    谢大爷眼眸一眯,抽动的眉头狠狠地皱起在一起。

    “稳婆呢?府医怎么说?”

    谢大爷慌张道,恨不得立即冲进去。

    肖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红菱和一个粗使婆子拦在了面前。

    “稳婆在里面的,血气冲得很,老爷不能进去!”

    而厅堂里开药催产的府医也连忙出来请安。“回禀大老爷,肖姨娘吃下了活血缩宫之物,孩子只怕避免不了早产了!”

    “我开些催产的药,帮助肖姨娘生下孩子。”

    谢大爷一把抓住府医的衣领,冷戾暴怒道:“我不管你说的这些,我要母子平安。”

    “如果做不到,你就滚出府去吧!”

    府医惊恐的眼里闪过一丝后怕,在谢大爷暴怒而视的眸光里,下意识点了点头。

    “怎么会吃了活血缩宫的药,早上不是还好好的?”

    “查,给我查你们姨娘吃了些什么?”

    谢大爷面色难看,整个人担忧之中透着一股愤恨。

    他深幽的眼眸转动着,开始慢慢猜测。

    可这时,好几个丫鬟婆子凑上来,一一叙述。

    无非就是吃了宴席上的菜肴,别的连茶水都没有喝过一口。

    谢大爷眼眸眯成一条缝隙,里面透出的寒意彻骨,恨不得将接触宴席的人都抓来审一遍。

    “去将今天操办宴席的陈娘子带来问话!”

    谢大爷怒吼一声,矗立在一旁的丫鬟婆子连忙朝着前院奔去。

    可没过一会,只见一个小丫鬟端着一些残羹剩汤和鸡骨回来!

    “老爷,这是姨娘刚才吃过的。”

    谢大爷冷冷第瞥了一眼府医,府医见状,连忙跑过去查看。

    “陈娘子呢?”谢大爷怒气冲冲地问道,他只想找到罪魁祸首盘问。

    “回禀老爷,齐夫人和徐夫人护着呢,带过不过来!”

    “砰!”谢大爷一拳狠狠第砸在了门框上。

    在他的地盘,竟然连一个小小厨娘都无法盘问?

    齐夫人,徐夫人都护着?

    谢大爷阴翳的眼眸迸发出一股摄人的寒意,他猜测着,是不是这个有恃无恐的小厨娘收了好处,故意害他最心爱的女人?

    而恰逢此时,府医面色微变,惊颤道:“老爷,这鸡汤里面有孕妇忌食的五行草!”

    “肖姨娘正是用了这鸡汤,所以引起缩宫出血,才会早产的。”

    谢大爷的整张脸隐匿在暗影当中,隔着两扇门他听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撕心裂肺第叫喊。

    咯吱一声,门帘子被撩开,一盆血水又端了出来!

    刺鼻的血腥味很重,让人闻到都会觉得不适。

    谢大爷握紧拳头,突然就冲出小院。

    而在他背影消失以后,府医却缓缓理了理衣服,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只见他再次走入厅堂,对着侯在一旁的红菱道:“快去煎催产药啊,你家姨娘可等不得。”

    红菱站着不为所动,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府医道:“我家姨娘动了胎气请您过来瞧,你怎么就知道要提前带催产药了?”

    府医面色微变,转头看向红菱:“你”

    “嘭”红菱将厅堂里摆放的百花瓷瓶用尽全力砸在了府医的头上,府医瞪大眼眸,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

    同一时间,红菱快速关了厅堂,然后进入内室。

    “余大夫,求您救救我家姨娘和小主子。”

    红菱跪在地上,宽敞的内室里,捆了两个昏迷的婆子。

    而此时,正有一位面生的婆子给肖姨娘摸着胎位。

    而余大夫正坐在圆木桌旁,微微弯曲的手指轻轻第敲击着桌面。

    “陈公子的意思我已经传达得很清楚了,既然你们选择救这个孩子,那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