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新鲜的幺蛾子
    大家各自忙碌着,柳妈妈一会跑进一会跑出,压根就顾不上李心慧。

    谢府很大,前院的垂花门内遍布宾客,然而那热闹根本传不进来。

    陈青云,柳成远,张华,谢明坤组成的四位翩翩佳公子此时正在别院的水榭八角凉亭里。

    谢府的喜宴是定在中午,新人出门时。

    谢明坤借着招呼宾客的名义,没有去前面跟接亲的新郎官们凑热闹。

    而是四人整了一盘围棋,正下得不亦乐乎。

    “玉衡,你说你们这么大的谢府,还分五房,平常应该不会消停吧?”

    柳成元得意地调侃,明显对谢明坤的水深火热的境况报以幸灾乐祸的表情。

    谢明坤抬首,撇了柳成元一眼,放下手里的棋子道:“知道为什么柳家财气逼人,然而往来之客,皆商贾白丁?”

    柳成元的脸黑了下来,他家的势力可不弱。

    只不过当官的亲戚藤蔓少了些罢了!

    “总好过你被束缚成茧,缩在里面软趴趴的好!”

    “你要知道,在这定南府城,谁敢惹我,明的不行我还可以暗地里教训。”

    “可你就不行了,家规,门风,清名,你要是反击,口诛笔伐,貌似跟放屁一样!”

    柳成元自诩占了上风,一时间眼眸熠熠生辉。

    谢明坤不急,缓缓而道:“你问问子恒,真正的高手是喜欢动手,还是喜欢动嘴?”

    “一个人如果你可以把他说死了,又何必刀刃见血,被追究罪责?”

    谢明坤看向对面的陈青云,仿佛这周遭都不在他的眼里。

    他沉凝的面色不太好,可他却一直都坐在那里不动!

    步步为营的棋局无声地围拢而来,明显不给他留一条后路。

    眼看一盘棋即将走到最后,柳成元忽然抢了陈青云手里的棋子道:“子恒,你说,玉衡是不是处处受限,如同蚕蛹?”

    “而我恣意潇洒,掌控全局,是不是比他爽快?”

    陈青云转头,看着期待他回答的柳成元,再看向对面似笑非笑的谢明坤。

    从棋篓里再拿出一颗棋子,放在可堵可疏的棋面上。

    “你之所以可以恣意妄为,那是因为柳家嫡系一脉唯有你爹一人。”

    “说得好听独占庞大家业,说得难听便是孤舟独木,生死自控。”

    陈青云说完,看向对着棋局深思的谢明坤道:“玉衡就不一样了,家族同气连枝,五服子弟汇流而成。”

    “如果一棵树坏了枝丫,修剪便是,如果一条小河中了剧毒,则河里的鱼虾必定尸横遍野。”

    “家族可助你入云霄,可拉你入地狱,若是没有茧,如何成蝶?”

    谢明坤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色!

    明知道陈青云在棋盘上给他留了一条活路,可此时的他却根本觉得他看到一条永远都无法挣脱的路途。

    仰仗家族者,必定为家族贡献。

    而他此时就站在这棋面之上的岔道,往前可能道路被堵死。

    可往后也一样没有尽头。

    徒然地放下棋子,谢明坤沉凝道:“子恒,如果是你执黑子,你会如何破这一局?”

    陈青云放下手里的白子,刚刚起身,只听凉亭外传来一道突倪的声音道:“四位公子好!”

    “我替陈娘子过来传句话!”

    谢府太大,银心一路跑着过来,气喘吁吁。

    陈青云唰地站起来,几步就来到银铃的身边。

    “我嫂嫂说了些什么?”

    银心将手里的钱袋递过去,然后略低着头,连忙道:“陈娘子说请陈公子那这些银两给她换些铜板,她拿了好赏人用。”

    “赏人?”

    陈青云有些狐疑第接过钱袋,随即道:“她可还说了些什么?”

    银心咽了咽口水,随即道:“陈娘子说,云鹤书院赶车的老余铜板很多,让您去外面跟他换一下!”

    “老余?”

    陈青云心里一惊,只见银心肯定地点了点头。

    “陈娘子是这么说的,她说那些厨娘要不是她来,工序也不会多,这钱是老夫人赏的,她便想换成铜板分给大家!”

    凉亭里的三人渡步过来,张华挠了挠头,嘀咕道:“赶车的老余铜板多?”

    “啪!”柳成元拍了拍张华的手,眼含警告。

    张华缩了缩脖子,不再出声。

    谢明坤打发银心回去守着李心慧,转头对着陈青云道:“嫂嫂这是什么意思?”

    陈青云捏紧手里的钱袋,然后对着柳成元道:“拿钱袋——找老余!”

    气氛一时间沉静下来,柳成元用扇子拍了拍谢明坤的肩膀,冷笑道:“这幺蛾子出的,可真是够新鲜?”

    谢明坤沉默不语,转头对着陈青云道:“我让人去请余大夫!”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只见他深幽的眼眸折射出一抹冷意,淡漠道:“我亲自去,你让人去请,未免也太引人注目了。”

    陈青云说完,快速离开。柳成元见状,假装着跟陈青云打闹的样子,当即追了出去。

    张华被谢明坤拉在凉亭里下棋,两个人心不在焉第在棋盘上胡乱摆着。

    “你说这”

    “别说话!”

    张华:

    谢明坤沉声道,他想不到府中谁会算计陈娘子?

    明知道陈娘子是恩师和师母罩着的人,到底谁会有这个胆子?

    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的谢明坤恨不得揭露这偌大谢府里的肮脏腐臭,也好让他刮骨疗伤,自此断绝这看似牢固的依附。

    “沾染了麝香的味道,孕妇最忌之药!”

    柳府的偏厅里,余大夫将那钱袋丢还给陈青云,眉头深深聚拢。

    陈青云用力捏着,面色冷寒,眼眸漆黑。

    柳成元合拢折扇,英气的眉头皱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怪不得我娘让我离玉衡远一点,这样的家族再强大又如何,内里腐烂恶臭,早已坏到了根底。”

    “给嫂嫂的荷包竟然有麝香,亏得嫂嫂警醒,知道让你找老余。”

    “我记得你手里有些能人!”陈青云抬首,深幽的眼眸波澜不显,语气平和。

    “你想干什么?”柳成元颇有趣味地闻到,眼眸发光。

    “你说我想干什么?”陈青云嗤笑。

    他会让谢家的人明白,不是谁都可以算计的?

    既然有心布局陷害,那便等着自食恶果。

    余大夫看着两个年少气盛的少年,出声提醒道:“谢家的势力可不薄弱,你们不要乱来!”

    “我跟你们过去瞧瞧。”

    陈青云看着余大夫慎重的面孔,低垂的视线闪过一丝嘲讽。

    谢家势大,那是嫡庶扭成一团。

    如果一朝分崩离析,只怕比散沙都还不如!

    谢府,清幽小院的长廊里。

    梅花形的窗户透出外面炙热的阳光和斑驳的树影。

    谢明坤坐在长廊上的条凳上,松缓的身体靠在梁柱上,抬首看着面前的陈青云道:“你想怎么做?”

    “你之前问我,如果我是执黑棋会如何破这一局?”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如果我执黑棋,我会进,不会退?”

    “有些路看着是给你留的,可你要知道,你面临的却是永无止境的追截!”

    一盘没有走完的棋,谁知道出路会在哪里?

    谢家五房早已暗生罅隙,其中的摩擦伴随这公中的日益亏空而严重起来。

    谢明坤的眼眸深沉无波,抿着的红唇透出一丝紧绷的韵味。

    “你想让我背叛谢家?”

    谢明坤的身体忽然僵硬起来,谢家再不堪,他也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陈青云看着紧张的谢明坤,摇了摇头,深色的眼眸闪过一抹寒意。

    “分家!”

    微凉的语气透着一股神秘莫测的笃定,谢明坤心里一惊,抬首时,只见陈青云对着他勾起了嘴角,露出诡异莫辨的笑容。

    凝滞的气氛中,谢明坤感觉陈青云一定会在今天的宴会上做些什么?

    而这件事,最后会导致谢府百年坚守的分房不分家的规矩彻底废了!

    “玉衡,谢家不会有人让你两头占好?”

    “如果你走恩师的门路,谢府对你来说,便不再是助力!”

    “甚至于他们恨不得你跌下来。”

    陈青云冷淡道,谢府跟张金辰派系的郭家议亲,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

    如果谢家成功搭上线,那么尚未有所建树的玉衡便会被谢家放弃!

    谢明坤沉默下来,他看着房檐上雕刻的瑞兽已经斑驳脱落,好似曾经辉煌的表层已经彻底被腐蚀了,露出灰黑色的瓦屑痕迹。

    大房的欺压,族人的冷嘲热讽,父母的殷切期盼谢明坤沉默了一会,随即起身。

    “我让人带余大夫过去,今天人多,有些小门没有人守。”

    淡漠的话语沉着冷静,陈青云深色的眼眸闪了一下,看向谢明坤道:“终有一日,这偌大的谢府都会仰仗你的鼻息。”

    谢明坤苦笑着,不发一言。

    在那之前,只怕今日过后,谢府就该视他为眼中钉了。

    湿滑的大厨房到处都是脚印子,锅里炖的,盆里腌的,簸箕里等着下锅的李心慧身边有谢明坤安排的银心和银玲,到也还算得上有左右手。

    菜肴繁复,幸好谢家的下人厉害,李心慧这才没有手忙脚乱。

    谢府的喜宴是摆在中午,阳光明媚,花香四溢。

    席开八十桌,厅堂厢房都接连摆满。

    新娘子出门的鞭炮声响起来以后,一声:“开席”响彻四方院落。

    谢府的大管家喜气洋洋第带着上百个下人严阵以待,只等着端上来的菜肴让众人大开眼界,一饱口福。

    “上菜:福祥六六顺,成鱼落雁美,风姿显贵气,比翼齐双飞,翡翠满庭园,珠联璧合,连生贵子,欢欢喜喜,永结同心,白头偕老,百子千孙,福运绵长”

    “好!”

    众人连番鼓掌,有些吃过的早已迫不及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