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古怪的银票
    这个机会对她来说,无比重要,谢府的规矩再森严,主人再高傲,对于她这个负责操办一日宴席的人来说,都不是很重要。

    她今日要做的是,让所有宾客满意。

    宾客满意了,主人家自然也就满意了。

    “我们都是做工的,大家相互配合好了就成!”

    李心慧说着,把钱袋放在一边,然后将围兜给系好。

    周围的厨娘见这个陈娘子不咸不淡的,当下便收了热乎的心思,准备好好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

    柳妈妈微眯着眼,布满褶子的老脸挤出些许笑容道:“劳烦陈娘子了,你要是不过来,我们老夫人都要去请名膳楼的大师傅了。”

    “是吗?名膳楼可是定南府最出名的酒楼了。”

    “请他们的大师傅来,一定做得好!”

    李心慧说道,不以为意。

    柳妈妈的脸僵了一下,她当然是随意说的。

    名膳楼的大师傅办一场宴席要五十两,她家大夫人可舍不得那个银钱。

    她们早就打听清楚了,柳家那么富裕,都才给了十两给陈娘子,她们夫人打算多给二两。

    也算是让这个陈娘子知道,定南府出手最阔绰的,还是她们谢家!

    谢家的打赏看起来像是施舍,那种俯视的感觉,仿佛已经摸透了她的根底,提示着她身份的卑微。

    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李心慧对着周围忙碌的厨娘们道:“我与各位交情浅薄,但今日由我掌勺,便请各位齐心协力打好下手。”

    “喜宴过后,咱们能续交情的续交情,不能续交情的便各就各位。”

    李心慧说完,众人隔空点头表示明白,开始忙碌起来。

    柳妈妈看着李心慧将那钱袋装进袖兜的时候,一双眼眸微微闪了一下。

    只见她站到李心慧的身边,大声呵斥道:“都听清楚了,好好做事,陈娘子可是来帮忙的,你们谁也不许怠慢!”

    “要是让我知道你们那个小蹄子偷懒耍滑,看我明天不撕了你们!”

    “今天我会去前院跟大总管随时对接喜宴上的碗筷茶具等等,大厨房一切都听从陈娘子安排!”

    柳妈妈说完,对着李心慧讨好地笑了笑。

    “柳妈妈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做事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厨房,李心慧眼眸一眯,看着柳妈妈转身的背影闪过一抹暗沉。

    似乎有点古怪啊!

    一个事事讲究的家族,竟然会将重要的大厨房交给她一个外人?

    而且是在今天这种重要的日子,除了帮工厨娘,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监督她?

    怪,实在是怪得很?

    “开工!”

    李心慧吼了一声,中气十足,目前她只想做好这一场喜宴。

    眼见柳妈妈走了,两个埋头摘菜的小丫鬟状似无意地凑到了李心慧的身边。

    “陈娘子,我们是五房明坤公子遣来的,他跟陈公子不便过来,让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们姐妹二人传话。”

    “我叫银心,我妹妹叫银铃。”

    李心慧看了身边的两个小丫鬟一眼,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眉黛清浅,眼眸明亮,小巧可人的瓜子脸上堆满了和善的笑意。

    两姐妹,长得都很像,姐姐银心要漂亮一些,大方得体。

    妹妹略显羞涩,然而却乖巧安静地待在李心慧的身边。

    有了这可心的两人在身边当副手,李心慧配菜的速度也快如闪电一般。

    喜宴的菜肴名称无非是些:比翼双飞,珠联璧合,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配出映景的菜肴,再加上吉祥如意的好名字,其余的根本不需要她如何操心。

    谢府的态度像是将她当成奴婢使唤,然而越是这样,她越是要做到极致。

    李心慧做得很用心,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这些人明白,下一次,她可不是这么好请的了!

    白灼虾:光是去掉虾须,虾头,虾脚就极费时间,还要精心准备的秘制的蘸水。

    金丝裹翠丸:剁细的肉末,剁细的豆腐,切丝的土豆,放上调料抓腌,分开炸好以后再裹上,这一切都是精细活,厨娘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鲜菇老鸭汤:光是老鸭都洗了十几道水,再加入烈酒调味,鲜菇锦上添花。那好似花朵一样开再老鸭周围的蘑菇,让看的人食欲大开。

    栗子暴鸡肉:碾碎的栗子裹上腌制后的鸡肉爆炒,一股栗子肉香散发出来,引人入醉。厨娘们一个个伸长脖子深深地吸食着那从大锅里飘散出来的香气。

    上汤鲜鹿肉,莲子百合羹,糖醋焦排骨,松鼠桂鱼,八宝芙蓉饭

    李心慧一直都在忙碌着,几乎忙得连垫肚子的羹汤都没有时间喝。

    还好当她渐渐沉静在准备喜宴菜肴的时候,周围的厨娘不知不觉被她带进了一种企图偷学忘我的境界。

    然而李心慧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吩咐她们做事时凌厉万分,自成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态。

    厨娘们彻底见识了她的能力,也全都听从调遣,一时间整个大厨房仿佛都成为了李心慧的天下。

    甚至于她还临时加了喜饼,用谢府的喜字模具,做出了一块一块香软的松糕,再配上调制出来的红色果酱,一个隽秀的喜字印在上面,一桌十个,明艳耀眼,引人瞩目。

    眼看准备得差不多了,李心慧扫了一眼一群忙碌得直不起腰的厨娘们,嘴角缓缓上扬。

    再出色的主将,也许要虾兵的配合。

    将之前那个大丫鬟给的钱袋子打开,李心慧的眼眸倏然眯起。

    只见那钱袋里有五两的碎银子,然而还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一股熟悉的药味扑面而来。

    李心慧眸光一寒,随即不动声色第将那银票捏在掌心,将钱袋递给银心道:“这些钱是老夫人赏的,你拿去给陈公子,请他换些铜板,就说我赏人用的。”

    “云鹤书院赶车过来的老余身上铜板多,让他去外院换一下就成。”

    银心迟疑第接过钱袋子,小声地凑到李心慧的耳边道:“陈娘子不用这样,这些厨娘明日都会有赏钱的。”

    “你这份,是你应得的。”

    李心慧闻言,拍了拍银心的肩膀,轻笑道:“去吧,我不来她们的活可没有这么多?”

    银心见她心诚,点了点头,随即拿着钱袋去找了陈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