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玩弄心眼
    紧皱的眉头浮现一丝犀利,齐夫人拉着心慧的手,语重心长道:“你能跟我说这些,证明你的眼界十分长远。”

    “我膝下只有聘婷,还能不能有个儿子傍身那都是未知的。所以聘婷的归宿必然是重中之重,早些年我说要给聘婷保媒,嫁回京城,我拒绝了。”

    “京城那个地方说好听是鲜花着锦,王公贵族。说难听叫烈火烹油,士族更替。”

    “我宁愿聘婷像我一样,守着这书生卷气的书院,平淡度日,也不怨她凹陷余内宅,与人勾心斗角。”

    父母之心,犊之情,心慧早有体会。

    她理解齐夫人,也支持她的决定。

    聘婷的性子单纯,喜恶全在脸上。

    若是没有可靠的人护着,很容易吃闷亏。

    所以目前跟在齐院长身边的四位入室弟子,都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若是将来青云高中,您就把聘婷许给青云好了,青云看似清冷,可心里却是重情重义的。”

    “您看他待我就知道了,我一个没有给陈家生养过的,他都当我是至亲之人。”

    “品性自然是没话说的,而且勤奋好学,说不定一朝平步青云,仕途通顺,官运亨通”

    “停,你别说了!”齐夫人甩了一个脸子给李心慧看。

    “等青云中了再说,现在可别打聘婷的主意,不然看我不把你们叔嫂给撕了!”

    齐夫人做出心狠手辣的样子,狠狠瞪了一眼李心慧。

    李心慧失笑,再接再厉道:“长搜为母,我这不是半个婆婆吗?”

    “您放心,聘婷嫁过来我一定好好照顾她的。”

    “可不许说了,这要是聘婷知道,估计会两眼发蒙地问我:嫁给青云哥哥就能跟嫂嫂在一起了吗?”

    “我要是说:是!她估计立马就冲去告诉她爹,她要嫁给青云了!”

    说到这里,齐夫人头疼地扶额。

    对丈夫那点心思,都可以忽略不提了。

    任何意外,她都不想发生在聘婷的身上。

    “哈哈,聘婷不过是喜欢我做的饭菜罢了!”

    “她完全可以再加上厨艺课的,我知道您担心她会太胖了,可她还不到抽条的时候呢?”

    “再说,有我在,她胖不起来的!”

    心慧眨了眨眼,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齐夫人好笑地看着她挤眉弄眼的,一直以来紧闭的嘴巴总算是缓缓松开了。

    “每天,半个时辰。”

    “够了!”心慧轻笑,她会让青云帮忙写几本适合聘婷的菜谱。

    “你下去准备吧,晚上我陪你一起去谢家!”

    齐夫人含笑道,她得合计一下,让聘婷避开青云能够来北苑的时间。

    心慧知晓齐夫人思量,当即便浅笑着离开。

    转身的一瞬间,心慧堆满笑容的脸庞慢慢收敛,原本明亮璀璨的眼眸也黯淡下来。

    她想不到,有一天,她会为了一个少年,心眼。

    她告诉自己,是想给青云争取他自己的幸福,可她却深深地明白,聘婷是最适合青云的人。

    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心慧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这日子还长呢,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但愿她没有做错吧,青云也有选择的权利!

    学子午休时,陈青云过来了。

    谢家那些腌臜事他没少听谢明坤抱怨。

    柳家他可以自行出入,然而谢家却是不行。各房各院都有定例的人数,就算遇上喜宴,调动的人手都只会是粗使婆子和粗使丫鬟。

    他不能混迹其中,因为那是最愚蠢的事情。

    房门开着,条案上面摆满了宣纸。

    陈青云一边沾墨抒写着,一边细心叮嘱。

    “谢家分五房,此次是谢家二房的大姑娘嫁给了陆家大房的嫡次子。因为没有分家,所以这场婚宴宾客繁多,以谢家的门第来说,就算是来的客人再杂,事情再繁忙,他们都是不允许出错的。”

    “玉衡为谢家庶出五房的嫡长子,因为被恩师收入门下,在谢家虽说有些脸面,但也受尽排挤。”

    “明日他会安排一个叫银心和银玲的丫鬟在你身边,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请她们传话。”

    “我会一直跟在玉衡的身边。”

    心慧看着青云一边说话,那字写得漂亮不说,速度还快。

    她眼里的喜意掩饰不住,一边研磨,一边敷衍道:“有伯母陪着呢?不会有事的!”

    “大家族枝繁叶茂,嫡庶成群,自然会勾心斗角。可我又不是去宅斗的,菜单早就捋好了,谢府传话让我尽管放心,明天一早,所有食材必定到位。”

    “就算不到位那跟我也没有关系,横竖临时搭配都可以出几十个菜,你别担心,我脑袋里装下的菜谱跟你学过的诗书一样,多得数不胜数。”

    青云抬眸,只见嫂嫂双眼放光,一脸忘我地盯着他笔下涓涓而出的字迹。

    像是流光在她的眼里闪过,里面的崇拜,喜意,兴奋,毫不掩饰地倾泄出来。

    青云感觉呼吸微滞,忽然就觉得心里砰砰砰的。

    仿佛那研墨的手,是在他的心上转动着,一下又一下。

    嫂嫂不止一次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了,他说不出心里那种奇妙的感觉,像是自豪,欢喜。又像是骄傲,得意。

    反正能够有让嫂嫂刮目相看的,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再好几分!

    “嫂嫂让我写的这些菜谱,都是给长康的吗?

    陈青云垂下眼睑,低声问道。

    心慧闻言,摇了摇头,研墨的手顿了一下。

    “给聘婷的。”

    “她喜欢我做的饭菜,可日后她总是要嫁人的,不会一直都能吃到。”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不予置评。

    恩师的掌上明珠将来要嫁的人,不会连厨娘都请不起。可嫂嫂给的菜谱,又是另外一番心意。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异样时,心里仿佛一块石头落地,吁了一声。

    可她却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仿佛平静的内心,种下了一颗有毒的种子。

    将自己整理的菜谱都抱到陈青云的面前。

    “你拿回去抄吧,都要整理成菜谱,分为八大菜系。”

    “这以后可就是我们陈家的传了,你可得写好看点!”

    李心慧调侃,她准备打造陈记,那么说是陈家的传也不为过了。

    陈青云笔锋一顿,一句传,让他感觉心里温暖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