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婚事打算
    齐瀚的眼眸微眯着,透着一股捉摸不定的冷光道:“我的掌上明珠,岂是她能做主的?”

    “你只管约束聘婷,每日学完课业,让她去找心慧玩去。”

    齐夫人附和着点了点头,心慧是拧得清的,又宠聘婷。

    想到这里,齐夫人心里的火气才慢慢消了些。

    可聘婷跟心慧走近,必然会跟青云走近。

    齐夫人刚刚躺下的身体一下子窜起来,惊讶道:“你不会是想”

    齐瀚面色一紧,眼神飘忽,神色不太自然道:“日后再说,聘婷若是不喜欢,我总不会强迫她嫁!”

    齐夫人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相公,感觉他这算计还挺长远的。她的后背起了一层凉意,喃喃道:“你这心思深的,青云得出师了才能看出来吧?”

    齐瀚闻言,老脸一红,扯过被子嗡声嗡气道:“睡觉!”

    ……

    李心慧能接到谢家婚宴的帖子,那可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把定南府堪比京城的话,那么谢家称得上是世家清贵,底蕴深厚的大家族。

    这样的人家,连一个主子配几个丫鬟婆子都有定数的。

    齐夫人一大早就让心慧撒手大厨房的事情,然后专心听她讲规矩。

    虽然她不是谢家的下人,然而她也不是谢家的客人,多的是要让人注意的规矩。

    齐夫人讲得细致,心慧也听得认真,一个早上的时间便这样一溜烟地过去了。

    “要是换了聘婷,早就昏昏欲睡了!”齐夫人笑道,她对心慧的认真聆听很满意。

    心慧是听得认真,然而好多东西都还没有消化呢?

    除了规矩多,她感觉这谢家就是装腔作势。

    几荤几素这个的定例跟她这个只待两天的厨娘是没有多少关系的。

    一等婆子,二等婆子,一等丫鬟,二等丫鬟,粗使丫鬟,粗使婆子,听得她头昏脑胀的。

    “我比聘婷也好不了多少啊,柳家的若是拜师门槛,谢家便是出师门槛了。这名气打出去,我可不想再到处承接宴席的操办了。”

    “想学的送人来,我只管收钱授艺,这还只是第一波呢,日后有得忙了。”

    “见见世面也好,学学规矩,免得被人看轻!”

    齐夫人就喜欢心慧这股上劲的精神头,好像随时都在吸取周围的人情世故,随时都在准备融入进去。

    这样很好,不容易吃亏。

    如果是聘婷的话,就会很排斥。

    她不喜欢的,你越是让她做,她越是反着来。

    其实这样不是硬气,而是傻,会吃亏的。

    “你觉得日后聘婷嫁入谢家如何?钟鼓馔玉,书香世家。”

    心慧皱起眉头,下意识摇了摇头。

    “你觉得谢家不好?”齐夫人来了些兴趣,熠熠生辉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

    心慧看着齐夫人趣味浓浓的样子,当下好笑道:“您都说了,钟鼓馔玉,书香世家,那我还能说不好吗?”

    心慧摊手,一脸无奈!

    “哈哈!”齐夫人大笑,她就喜欢看心慧为难的样子。

    “那你说说,怎么就摇头了?”

    齐夫人继续道,一脸兴奋。

    “不过是像一棵大树,枝繁叶茂,牵扯颇深。聘婷心思单纯,想什么都摆在脸色。”

    “在谢家,估计连丫鬟都知道隐藏心思,聘婷嫁过去,有您跟伯父撑着还好,日后只怕”

    心慧没有说出来,然而齐夫人已经明了。

    这正是她不愿跟谢家深交的地方。

    看着齐夫人陷入深思,李心慧聚拢眉峰,面色沉凝道:“娉婷课业繁重,年纪尚小,怎么就想到婚事上去了?”

    摇了摇头,齐夫人轻叹道:“总要到十二三岁才定亲,及笄后再出嫁。”

    “我们又不回京城去,偌大的定南府,数得上号的便是你接下帖子的这几家。”

    “而你伯府收入门下的,跟聘婷年纪相差不大的,便是青云他们这四个!”

    提到青云,心慧免不了心思微动。

    若是青云日后烤取了功名,也未尝配不上聘婷。

    只不过现在青云无权无势,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秀才,她若是说出来,未免太冒昧了。

    再加上心里升起一股惆怅,满满的,好似愁云惨雾一般。

    “等他们四个能够考取功名再说吧,谢家虽好,聘婷却是会受累。”

    “若说钟鼓馔玉,柳家更胜一筹。若说家世清朗,张家当仁不二。”

    都是弟子,都受恩惠,对于恩师的千金,自然会百般迁就。

    齐夫人看着心慧,眼里忍不住点头赞同。

    若是非要在入室弟子里面选,她更愿意倾向于柳成元和张华。

    “青云呢?”

    “他怎么不说,他的潜力是这四人里面,最好的一个,年纪跟聘婷也相差得近?”

    李心慧闻言,下垂的眼睑的闪过一丝异样。

    青云自然是好的!

    配聘婷很好!

    “青云弱冠之年能中进士的话,才有脸面高攀!”

    “如果不能,我觉得您还是得另择他人为好!”

    心慧认真道,如果可以,她愿意为他结这样一门亲事。

    岳家帮扶,娇妻心善,最好不过。

    齐夫人赞同地颔首,不过对于心慧正直的点评,她还是好奇道:“你就不想他娶到聘婷,日后别的不说,四品知府还是能够给他的。”

    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四品知府也要进士出身才显得名副其实,再说青云若是一再不中,聘婷低嫁,日后不知多少人会打书院的主意?”

    “一代近亲,二代表亲,三代远亲,若是到时候侯府那边伸不出手,我觉得他们在一起也会艰难。”

    “当然”

    心慧顿了一下,随即目光灼灼地看着齐夫人道:“除非他们互许终生,生死不离。”

    不是没有那样的可能。

    可终究没有相辅相成好。

    婚姻的门第之念所讲究的并不是身份的差异,而是两人所需要面临的境况。

    若是将来青云护不住云鹤书院,那么聘婷所剩下的光环,便一无所有。

    甚至于有可能还会埋怨青云,到时候再好的感情都会有矛盾和隔阂了。

    齐夫人快看着心慧认真而谨慎的目光,心里一沉,隐隐起了隔绝聘婷和青云在一起的心思。

    至少在青云高中之前,不能让聘婷对青云情窦初开。

    开心一刻:

    躺枪的聘婷:内心独白,我嫡个娘啊,我只想吃啊!

    三爷:青云也是可以吃的!

    躺枪的聘婷:什么味道?

    三爷:呵呵,问你嫂嫂去!

    心慧:抱歉,暂未吃到,无法解答!

    躺枪的聘婷:你们好可怕,竟然想吃青云哥哥!

    青云:抛个媚眼,三爷知道是什么味道的!

    心慧:我!

    躺枪的聘婷:呃…

    三爷:呵呵,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