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效果很好
    “我会陪你到,你不再需要我的那一天!”

    “我会照顾你,宠你,关心你,爱护你。”

    “直到你的人生圆满了,入怀,稚子沉膝。”

    李心慧闭上眼,她想她的心意,以他的聪慧,必然感受得到。

    陈青云用力地回抱着,地吸取那淡淡的芬芳和温暖,心里仿佛有一条长长的小河,不宽,却流向看不到尽头的远方

    夏季的夜色里总是伴随着吵闹的虫鸣。

    吱吱呀呀的,绕着那房檐下的红灯笼打转。

    北苑的主院里,寝房内的架子床发出摇晃的嘎吱声。

    “啊…啊……”

    “唔………再忍忍”

    ……

    等候在耳房外的翠环和翠玉红了脸,黄妈妈见她们脸皮子薄,打发她们去厨房看火。

    不一会,寝房要水,又是一番忙碌的脚步声。

    洗漱过后,下人退下。

    齐夫人有气无力地趴在枕头上,红唇微微嘟起,水波潋滟的眸子微眯着,透出一股慵懒妩媚的风情。

    齐瀚穿着薄衫,侧身躺着,手肘撑在床头。

    深色的眸子流动着逗弄的心思,齐瀚着夫人的肩头,道:“你方才叫得我骨头都酥了,若是还想,我们再来一回。”

    齐夫人转过头,狠狠地瞪了齐瀚一眼。

    她多想怼回去:你行,有本事你一晚上来七次!

    然而谨防某人为了面子折腾她的老腰,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不理会他的得意。

    “睡觉了!”

    齐夫人把头转回去,闭上眼睛。

    齐瀚一手揽着夫人的细腰躺下,然而他还是有话要说。

    “我发现你最近变了!”

    “你怎么会突然一下子跟心慧走得那么近?”

    “今天隔老远,我都看到你帮她倒茶!”

    齐瀚觉得这转变,有些快得不可思议。

    虽然他对于尊卑之别并不是十分在意,可要知道他的夫人出自侯府,自小心高气傲。

    若不是早些年磨砺过,估计现在眼睛都是长在天上的。

    齐夫人私下吃药的事情都是瞒着齐瀚的。

    之前是怕身体受不住药性,跟之前一样死去活来的。

    可她吃了几天,身边感觉舒畅得很,腰不酸了,小肚子也不隐隐作痛了。

    思虑了一会,齐夫人还是决定跟齐瀚吐露心慧帮她按摩推拿,给了她秘方的事情。

    寝塌的灯还没有吹灭,齐夫人娓娓道来,齐瀚眼里的光隐隐波动着,忽明忽暗。

    “余大夫说这张药方是他开不出来的,但这药方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叫我放心吃!”

    “用了这些天,我隐隐感觉舒服了很多,这几日心慧得空就给我按摩推拿,也不似之前那般隐痛坠涨,腰也不酸了。”

    “心慧说有效果就是基本上是找到病根了,到时候她再跟我去南山寺住上些日子,让我放宽心。”

    齐夫人说着,眼神不知不觉温柔下来。

    子嗣的问题是她的一块心病,然而这些年真正关心的人寥寥无几。

    心慧虽说是报恩的心思,可至少这一份心意,让她感觉到开心而温暖。

    齐瀚看着夫人盈盈而笑的面容,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的温柔。

    无子的缺憾,是夫妻二人共同的心结。

    然而夫人却对他心有愧疚。

    现在看着,虽然还不曾再次有孕,可夫人的愧疚之情,明显淡薄了许多。

    “我也感觉舒服了很多!”

    齐瀚意味深长道,戏谑的眼眸透着一抹舒心的捉弄。

    齐夫人一开始没有明白,等到明白过来时,脸颊立即绯红一片。

    只见她伸手重重地捏着齐瀚的腰部,含羞带怒道:“你胡说什么呢?”

    “真的!”

    齐瀚板着脸,眼眸却幽黑地闪过一丝狭促。

    “我感觉舒服得很”

    “呸,你个老不正经的教书人,别让学子们都跟你学坏了?”

    齐夫人嗔怒,连眼睛都羞红了,扯个被子裹着自己,翻身不跟齐瀚说话。

    “哈哈!”

    齐瀚心情大好地畅笑,他没有说谎。

    夫人有没有不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往常时他力道重些,夫人便会脸色苍白,神情不适。

    可是最近他偶尔加重力道,夫人也只是闭着眼睛哼哼,嘴角却微微张开,露出了满足而舒适的喟叹。

    那种艳丽至极的唇色,那种似睁非睁,眼波媚动眸光,给人一种勾魂夺魄的妖冶之感。

    这其中的不同,他自然深有体会。

    齐瀚睡下后,嘴角微微上翘,揽着夫人腰间的手逐渐收紧。

    “心慧接了谢家的帖子,到时候你亲自过去照看些。”

    “谢家已经不比从前了,京里来消息说,他们要跟张金辰派系的郭家结亲,有意攀附。”

    齐瀚的声音有些低沉,像是里故意压低的细语。

    齐夫人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谢明坤明明就拜在相公门下,谢家却想跟张金辰派系结亲,这不是明摆着两边攀附?

    皱了皱眉,齐夫人不高兴道:“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推掉了谢家的贴子!”

    齐瀚闻言,摇了摇头道:“玉衡还在我的门下,他是个拧得清的人,以后的仕途就算没有谢家他也可以独挡一面。”

    “再说,谢家如今只是有这个意向,婚事还没有定下来。谢家在定南府城一向自视甚高,自诩书香门第,底蕴深厚,如何能让心慧扫他们家的面子?”

    齐瀚说的,齐夫人自然是明白的。

    这一次谢家的婚事就已经不成体统了,将娇养的女儿嫁给了贩卖私盐起家的陆家,陆家大爷在杭州府任通判,说得好听是从四品,其实不过是陆家花钱打通关系,放在这么一个肥差上。

    眼看改头换面了,陆家自然想找书香底蕴之家结亲,也好彰显如今的身份。

    陆家下聘来时,谢老夫人给她下了帖子。

    流水一样的礼单,光是聘金都足足给了六千两,看得谢府的人眉开眼笑,显然谢家的底子已经亏了不少了。

    “能靠拢张金辰算什么本事?”

    “照我说,只怕谢老夫人还想让玉衡娶聘婷呢?”

    姻亲这样的关系,最适合长久攀附。

    齐夫人冷笑,心里的火不知怎么就着了。

    开心一刻:

    今天更三万哦,明天继续三万,这两天喂饱你们,哼哼!

    不过先说好,过几天没有存稿了,你们可不要把胃口撑大了,想吃我!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