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偷听对话
    端午节过后,李心慧着实狠狠地忙了几天。

    被照料得很好的西红柿眼见已经有了拳头般大小,隐隐泛起了诱人的红光。

    后面撒下的种子也到了分种秧苗的时候,整个北苑的花圃都被翻了一遍。

    齐夫人在凉亭里纳凉,手里的蒲扇微微摇着,身边只带一个黄妈妈侍候。

    “我说,怎么弄得跟种人参一样谨慎?”

    “大热的天,你亲自去翻土?”

    李心慧带着连帽,一滴滴汗水顺着下颚流下。可她的眼眸好似这刺眼的阳光,璀璨明亮。

    “人参有市有价,哪里比得上我这个?”

    “等你害喜就知道了,这可是好东西!”

    李心慧调侃,她自从摸清楚齐夫人的性子以后,便没大没小的了。

    偏生齐夫人就喜欢她这个调皮的性子,好似让她回到了闺中待嫁的日子,总有那么一个好姐妹一起暗藏心里的小秘密。

    嗔怒地瞪了一眼李心慧,齐夫人道:“你这死丫头越发没个正形了!”

    说罢,自己暗暗摸了摸肚子,发现曾经隐隐疼痛的地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面上带了一层喜意,齐夫人打发黄妈妈下去后,一脸意味深长地道:“据说端午节那一日,你跟青云出去玩都没有回来?”

    “你到是跟我说一说,青云那么规矩的孩子,怎么跟你出去就夜不归宿了?”

    齐夫人的语气含着玩味,一双贼亮的眼眸戏谑暧昧,仿佛暗暗攒测到了什么?

    同一时间,黄妈妈在拐角处刚刚福身就被谴走,烈日之下,房檐的阴影处悄无声息地站着两道身姿欣长的人影。

    翻地的李心慧摇头叹息,不以为意道:“你看我像是自毁前程的人吗?”

    “别说他是我小叔了,就算他不是我小叔,才多大的孩子啊,再小两岁我都能抱在怀里宠了!”

    “再说那一晚我们吹了一夜的冷风啊,回来我立马就熬了一锅姜汤灌下去。船没有栓牢,飘走了,赔了押金不说,回来的时候坐人家的画舫,那些人都以为我是跟青云私奔的,那目光又同情,又鄙视。我当时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差点都喷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传言,她和青云都是胡乱编了两个名字,连云鹤书院四个字都不敢提起。

    当时那情况,要多憋屈有多憋屈。要是带了刀去,她宁愿做一个竹筏了。

    “哈哈哈哈!”

    齐夫人大笑,她能够想象那种一脸尴尬又窘迫的样子。

    当年她跟随齐瀚游历时,遇到强盗打劫,眼看寡不敌众齐瀚带着她一路奔逃。

    结果天黑找到偏远的村庄,可惜人家都以为他们是私奔出来的,连间柴房都不肯施舍。

    说是怕脏了地,引来晦气。

    那个时候她既愤慨,又羞窘,恨不得证明身份后把那些无知村民暴打一顿。

    想想往事,齐夫人越发笑得开心。

    “那你总不会守着青云过一辈子吧,像端午节的事情传出去,你知道又会有多少风言风语了?”

    齐夫人试探道,深幽的眼眸闪过一道光。

    李心慧卷起的袖子露出了半截手臂,上面红艳艳的守宫砂鲜艳至极。

    灰垢的尘埃沾染在那手臂上,可那丝毫不影响她那随性而无所畏惧的姿态。

    “等青云考上举人,过几年再给他娶一房媳妇就好了!”

    “到时候分开过也行,反正我守的是望门寡,谁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不成?”

    李心慧压根志不在男女之情上。

    她准备先将事业做起来,只有坚强的后盾,才是她可以肆意而为的资本。

    云鹤书院是一道跳板,也是一道保护伞。

    可她不可能永远靠着,没有什么是可以无限给予的,她也应该为庇护她的书院,庇护她的齐氏夫妇做些什么?

    知恩图报的人,才能一如既往地依附下去。

    “你就没有想过改嫁?”

    齐夫人意外道,一辈子守着,无儿无女的。

    光是想想晚年凄惨的境地,她都不赞成李心慧有这样的想法!

    李心慧对着齐夫人摇了摇头。

    “跟青云相依为命挺好的,他现在身边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又何必让他心生罅隙?”

    “可你总不能一辈子都一个人啊?”齐夫人皱了皱眉,之前她还暗暗物色人选呢?

    “一个人有什么不好,以后还可以给青云带带孩子,可以教教徒弟,把陈记招牌做到人尽皆知。”

    “学子放假时,还能陪着您到处游玩,多自由啊!”

    李心慧轻笑,她看着秧苗都种好了,又慢慢浇水。

    最后才把连帽拿下来,此时她早已一头是汗,明艳的脸庞沾上了些许发丝,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圆溜溜的,看起来十分讨喜。

    齐夫人瞪了她一眼,双手却快速地给她倒了一杯凉茶。

    远处的齐瀚看着夫人下意识的行为,眼眸微眯,带着神色平静,眸色深深的陈青云慢慢退了回去。

    庭院衔接的小道上,一棵双手无法环抱的古槐树枝繁叶茂,像是一把巨伞撑起了一片阴凉。

    齐瀚瞥了一眼目光平和,不发一言的爱徒,心思微动。

    “你嫂嫂对你到是真心实意的好,不过你以后要劝劝她找一个归宿才是正理。”

    陈青云抬首,看着意味深长的老师,嘴角微翘,似笑非笑。

    “我嫂嫂的归宿不是在我陈家吗?”

    “我为何要劝?”

    齐瀚看着爱徒那坚定不疑的目光隐隐透着一股怒气,他皱了皱眉,一时间到是不知道如何接话!

    罢了,兴许只是他想太多了!

    齐瀚伸手拍了拍爱徒的肩膀,轻叹道:“你以后是要入朝为官的人,她虽然清清白白,却难防他人背地里暗下黑手!”

    “到时若是卷了你进去,可便从此再无翻身之望了。”

    陈青云看着老师那张慎重的面孔,仿佛他的锦绣前程就在眼前。

    可他却感觉未来的权谋算计离他那么远,如果真的难防小人,不如等他得偿所愿再去平步青云如何?

    横竖这个家里,唯一指望他出人头地的,也只有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