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依偎取暖
    李心慧地察觉道他的情绪,当即用手缓缓地拍着他背部,眼眸一片柔和。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李心慧温柔道,不等陈青云出声,她便娓娓道来。

    “曾经有一位母亲,她很爱她的女儿。可天有不测风云,她的孩子被绑架了,绑匪要求巨额赎金,并且警告她不能报官。可她没有听从绑匪的话,一边筹钱,一边报官。最后走露了消息,她的女儿被残忍地杀害了,死时全身骨头碎裂,遭受非人的折磨。后来,这位母亲很坚强地挺了过来,她说:最让我无法接受的不是我的女儿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死,或早或晚。可是,为什么我的女儿在死亡的那一刻,遭受的竟然这世间最残忍最痛苦的暴行,让她带着恐惧和痛苦离开”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很心疼那一位母亲!可是后来我慢慢心疼她的女儿!”

    “不论是父母,兄弟,夫妻,我们永远都无法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些什么,所以我们活着的时候,要守护好身边的人,关心她,爱护她,珍惜她,不论是她的坏脾气,还是她的不讲理,我们都需要学会宽容谅解。因为也许下一秒,她就不在你的身边了。”

    “曾经有一个人问,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你会做什么?这个答案如果是我给的话,我想我会去找最爱我的人,跟他吃一顿饭,陪他看最后一幕的夕阳,然后睡在他的怀里!人性都是自私的,可也是最的,谁最爱她,哪怕那个人不说出口,她也能感觉得到!”

    天空很黑,很黑!

    潮湿的空气带着寒意肆意穿梭。

    身边的火闪耀着,温热的气息始终在他们的身边萦绕。

    陈青云紧紧地抱着嫂嫂,根本不想放开。

    这些话,这些道理,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

    从的那一刻,陈家逐渐衰败!

    他由始至终感觉到的,唯有无能为力!

    娘亲的郁郁寡欢,哥哥的勤学武艺,他的挑灯夜读。

    那个时候,陈家沉浸在一片死寂当中,仿佛熬着,就是为了出人头地那一天!

    一路走来,荆棘遍布,他才慢慢领会爹爹当年那种愁眉不展的心境,可惜等到他彻底看清楚自身的境况时,他的身边却只剩下相依为命的嫂嫂。

    这世道寡淡。

    即不是烽火狼烟,也不是哀鸿遍野。经商的经商,科举的科举,种田的种田,仿佛徐徐渐进,方得始终。

    他自幼被他爹带在身边教诲,聪慧过人,引以为傲,时间长了,他表面虽说谦和礼让,心里对那些不思进取,食古不化之人十分不屑。

    随着家境变故,他的心思竟然随着那看透而不说破的早慧而日益深沉起来。

    “我爹在世时常说,光耀门楣,振兴家业。”

    “我祖父应当是书香世家出来的,他对我爹爹要求很严厉,事事按照世家子弟培养。可惜当年迁徙到陈家村很苦,他操劳多年后留下病根,英年早逝。”

    “我爹也很刻苦,也很有抱负。他想让我爷爷在天之灵能够看到他振兴陈家,出人头地。”

    “不过他对我跟我都很好,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达不到他的要求而苛责!”

    所以他早些年,真的过得很肆意。

    玩得畅快,笑得开心。

    “他们的离开,也许只是为了下一次的轮回!”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开,或早,或晚!”

    “最爱的人,不论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会永远陪着我们,直到生命结束的那一刻!”

    生与死的话题,总是格外沉重。

    可也许是已经经历过了一次,所以李心慧说起来时,并无感伤。

    相反,平静淡漠。

    陈青云闭上眼睛,开始回想亲人逐渐离世的场景。

    一个一个,都走了。

    也许下一个就是他,亦或是嫂嫂!

    如果连自己都无能为力,便觉得死也是一种归宿了。

    但如果连死都不怕了,那么他还会在乎世俗的眼光吗?

    陈青云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儿,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才是他不可以失去的!

    功名终有一天会成空,流言终有一天会消散,当他死了,坟头长满青草,谁又会来回忆他的人生,评判他的功过?

    不会有人,如同嫂嫂说的。

    人性都是自私的,也许死亡来临那一刻,每一个人只会专注地去想一个人,一件事。

    别人,无关紧要的人,时常用言语取乐的人,兴许连影子都不会有。

    “我想陪着你,直到生命结束那一刻!”

    陈青云轻声说,声音缥缈。

    他像一个孩子一样,紧紧地依偎在嫂嫂的怀里。

    如果可以,他想永远这样!

    至少,有一个肩膀,让他能够靠着!

    李心慧柔和的目光慢慢变得迷离起来,跳动的火光越来越小,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黑。

    可她怀里抱着的这个家伙,呼吸绵长,手臂有力。

    他很依赖,然而亦很强势。

    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希望得到温暖,又害怕那温暖离他而去!

    矛盾,纠结,脆弱。

    这,似乎过得很漫长。

    炭火都烧光了,雨停了,黑沉沉的天空慢慢出现了明月和星辰。

    它们从峡谷的上空倒映下来,伴随着狂风卷下的,潺潺流水,漫天星辰。

    真的很美,流动的水光或亮或暗,天空的星辰在夜空的照耀下越发闪耀,漆黑和淡淡的银白光芒交错纵横,流光夜雪那四个字,仿佛将眼前的美景逐渐描绘成为一副画卷。

    而他们相依而偎,长亭里零星地撒下了月光,他们那一角,白昼与黑暗相邻。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双影子,如同珠帘下的璧人。

    似真,似幻!

    身边的温度消失了,陈青云渐渐被一阵冷风唤醒。

    他躺在长亭的木椅上,头枕在嫂嫂的上。

    她一只手温柔地在他的额头摩擦着,五指微微挥动,似乎是在给他驱赶蚊虫。

    一只手撑在长亭的木框上,遥望湖面,面容娴静柔美,目光清透宁静。

    “你醒了?”李心慧含笑低头,眼眸染上一层温柔。

    陈青云坐起来,点了点头道:“嫂嫂靠着我睡一会吧!”

    “好啊!”

    李心慧笑道,靠着陈青云的腿躺下,然而却丝毫没有睡意!

    开心一刻:

    七夕了,你们今天就不要看文了。

    谈恋爱的,约会去吧,满街都是半价旅馆。

    结婚的,买排骨钝山药去吧,滋补老公,给你们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没有男票的,以下可供选择。

    关掉灯……

    打开电脑

    放一部鬼片

    过一会儿

    你就会觉得

    厨房也有人

    厕所也有人

    床底也有人

    到处都有人

    哈哈哈哈

    或者,直接带狗出去,假装在等人。

    等不到也没有关系,反正你有伴。

    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