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被困峡谷
    李心慧想着如果玩的时间长,他们就来一次小小的野外烧烤。

    轻舟逆流,速度缓慢。

    两岸垂柳依依,震耳欲聋,锣鼓喧天的声音逐渐远去。

    两个时辰以后,周围逐渐变得荒凉,群山环绕,峡谷幽幽,轻舟泛行。

    李心慧远眺的目光终于看到青山脚下,露出漆红色的雕梁画栋。

    那接连挨着的亭子如九曲回廊一般,一排挨着一排,有些嵚入水中,有些连在半山腰,看起来十分清幽雅致。

    无数的绿意簇簇围拢而来,缓缓而下的河流清波荡漾,而在那其中穿梭的灰瓦红檐,仿佛翘首而立的仙鹤,给人一种几欲乘风飞去,几欲展翅戏谑的恍惚之感。

    其境之美,让人恍若梦境。

    “估计就是这里了,山间峡谷处,垂钓长亭中。”

    “我们带少了一样东西!”

    李心慧皱起眉头,她原本想着,这样的地方,怎么也会人满为患的。

    可是今日却只有他们两人。

    陈青云也有几分尴尬,估计今日定南府的龙舟赛把人都吸引过去了。

    再加上这地偏远,一来一去,半天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

    “我们少带了鱼竿,这凉亭嵚入水中,在里面静坐垂钓最好不过!”

    陈青云将小船划过去,朝修好的梯子靠拢,拴着小船。

    两人下了船,一阵冷风袭来,抬首时,天空昏暗一片。

    李心慧皱了皱眉,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天公都不作美。

    “我们拾些柴,先把火升起来。”

    “看这天色不好,只怕玩不了一会就要回去!”

    而在回去之前,她想填饱肚子。

    天边的乌云黑压压一片,疾风刮动着周围的树枝,长亭里留有一些炭火的痕迹,显然这里也有人时常过来野炊。

    陈青云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抱来了两捆干柴。

    两人在凉亭里生了火,片刻,只见豆大的雨滴落在了缓缓流动的河里。

    李心慧把肉片穿在木签上,弄了炭火支起来在一旁慢慢烤着。

    “只怕要等这场雨下了才能走,幸好带了吃的,不然就要跳下河里去捉鱼了!”

    李心慧调侃,慢慢翻动着滋滋作响的肉片。

    陈青云装作不在意地整理着长衫,抬眸的视线落在疾风中摇摆的小船,只见那绳子不知怎么松了,那船随着晃动的水波远离了岸边。

    “不知道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呢?”

    “不要让我们两个在这里过一夜,呵呵,不然这个端午节印象够深,只怕一辈子都会记得!”

    耳边戏谑的声音轻快得像一只飞舞的蝴蝶。

    陈青云感觉那煽动的翅膀轻轻地拍打在他的心上,一下轻,一下重,微滞的呼吸停顿了一下。

    他低垂着头,想要掩下心里复杂的思绪,可是他很快听嫂嫂惊慌失措的声音!

    “天呐,船被风吹走了!”

    “我去这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吗?”

    李心慧面色骤变,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暗恼和无奈。

    船往下是顺流,而且风很大,不过片刻,便已经七八丈远。

    “我会凫水,我去拉回来!”

    陈青云站起来,脸色紧绷得厉害,微眯的眼眸看起来十分紧张。

    李心慧不由分说地拉着他的手腕,沉声道:“不行!”

    “凫水最忌顺流而下,更何况你拉到船以后,要逆流而上。”

    “现在风这么大,你下去吃力不说,要是划不回来,疾风暴雨,你让我上哪儿去找你?”

    这样的意外始料未及,李心慧原本游玩的心沉到谷底。

    可她还是强势地拉着陈青云坐了下来,将烤好的五花肉递给他吃。

    噼噼啪啪的雨水落了下来,又快又急,原本黑沉的天更是响起了惊雷闪电。

    仿佛狂风暴雨即将摧残着眼前的一切。

    李心慧站在长亭边上,只见那雨滴都能打落进来,沾湿了她的衣裳。

    “呵呵,今年的龙舟赛要在暴风雨中夺得胜利了!”

    陈青元看着嫂嫂苦中作乐的笑容,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笑意。

    龙舟赛早就结束了,为数两个时辰。

    轰隆隆的天彻底黑了下来。

    陈青云将柴火烧得旺了一些,此时他有些后悔了。

    这里地势偏僻,峡谷为天,明明不过申时,可这天一暗,下面投下的光影便少得可怜。

    隐隐的,周围如灰麻的夜色一般。

    长亭幽幽深处,仿若黑夜笼罩。

    李心慧也不看湖了,豆大的雨滴时不时打落在她的身上,周围的长亭四周毫无遮掩之物,一阵阵狂风伴随着潮湿的雨滴,她很快感受到一阵寒意。

    陈青云关注着火势,余光却看着缩了缩脖子,打着颤栗的嫂嫂。

    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他的直襟,很薄,而且只有一件。

    在这里除了火,他连给嫂嫂御寒的东西都找不到。

    天已经黑了下来,然而雨势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陈青云深邃的眼眸看向嫂嫂,歉疚道:“都是因为我的提议,现在害得嫂嫂跟我被困在这里。”

    李心慧闻言,看着陈青云的手无意识地用小木棍子扒着火星,一会进去,一会出来,好似心不在焉。

    心思微动,李心慧伸手握住陈青云的手,皱着眉头道:“我们两个走到今天,何必还说这种见外的话。”

    “在我心里,你就是我想要好好照顾的人。”

    陈青云的手热了起来,他抬起头,晦暗不明的眼眸覆上一层水雾,朦朦胧胧的。

    李心慧坐到陈青云的身边去,在她的眼里,陈青云只是一个少年,因为要撑起一个家,所以年纪轻轻老成持重。

    可这不代表,他的心也会如同他紧绷的面容一样老练,他也会有柔软而脆弱地方。

    伸手将陈青云揽入怀里,李心慧温柔道:“我会照顾好你的。”

    “你好好念书,就算将来考不上也没有关系,嫂嫂会给你置办家业,娶妻生子。”

    陈青云湿润的眼眸闪过一丝痛意,他有些难耐的情绪躁动起来。

    那些他压抑在喉咙里的话,一次一次想要从嘴巴里面冲出来。

    然而他压制着,紧绷着下颚,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用力的回抱着她!

    “永远都不要离开我!”陈青云说着,双手箍紧力道,很是不安。

    开心一刻:

    青云:疾风骤雨夜,孤男寡女,荒郊野外

    心慧:,投诉作者,这样的戏份不应该给床被子?

    三爷:个人觉得,我应该客串一把。来来来,卖套了

    青云:此物古代没有卖的。

    心慧:你敢卖,我就敢上。

    三爷:那还是算了,既然在水边,少不了有鱼

    青云:何解?

    心慧:哎呀,作者是让你去弄鱼鳔。

    青云:这跟他的想法有什么关系吗?

    读者:,笨蛋,那就是套,快去弄啊,多弄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