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亲密接触
    “啊”

    李心慧感觉陈青云压了下来,她下盘不稳,当即往后跌去。

    陈青云没有支撑的点,当即面色微变,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慌乱。

    只见他直挺挺地压了下来,一只手护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撑在地上。

    “嗯…”陈青云发出一声闷哼,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头撞在他的手上,而他的手臂发出闷响,似乎被撞到脱臼了。

    “快,给我看看!”

    李心慧连忙挣扎着起来。

    可惜被一阵剧痛侵袭的陈青云面色微变,失去力量的支撑点,一下子根本动不了身。

    李心慧仰起头挣扎的瞬间,鲜丽的红唇便擦过陈青云的嘴角。

    倏尔间,空气诡异地静止了。

    陈青云眼眸幽深地看着嫂嫂,两个人的发丝纠缠在一起,随风舞动。

    他撑着身子,尽量不要压住她,可是他手腕脱臼,同样也无法起身。

    暧昧的姿势让两人的身体都有些僵硬,李心慧察觉到自己差点吻到陈青云时,脸上立即烧起来。

    昏黄的天色,低垂的视线被纷纷扬扬的墨发挡住。

    李心慧微微咬住唇瓣,瞪大的眼眸满是窘迫和尴尬。

    因为紧张,她呼吸有些急促,鼓起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好似会碰到陈青云的胸膛一样。

    “你起不来了吗?”

    李心慧问道,这样的姿势,也太引人遐想了!

    更何况,陈青云前半身压着她,可后半身却

    眼里闪过一抹囧意,李心慧扶着陈青云撑起来的那一只手,侧身慢慢准备从她的身下缩出来。

    “别动!”

    陈青云的声音有点沉,两他面色变了变,闭上眼往一边倒去!

    “呼!”

    看着陈青云的身影在眼前消失以后,李心慧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只见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扶陈青云。

    陈青云似乎痛得脸色都煞白起来,紧闭着双目,左手的拳头握得很紧。

    李心慧那点旖旎的心思顷刻间荡然无存,只见她快速地扶起地上的陈青云,担忧道:“很痛吗,我先扶找个地方躺一下!”

    温柔的一手扶助陈青云的肩膀,似乎想要给予他一些支撑的力量。

    陈青云猛然睁开眼睛,只见那深邃幽暗的眼眸燃起了簇簇火光,倏尔他磕下眼皮,只留下眼睑之上的淡淡阴影。

    “嫂嫂去唤齐盛来扶我吧!”

    陈青云不动声色地推来嫂嫂,面色掩在背光的暗影下。

    李心慧不疑有他,连忙朝着主院跑去。

    陈青云在原地站着,一阵阵清风拂过,可他体内躁动的火气却越演越烈。

    嫂嫂娇羞的身体在他的身下,细微的摩擦都能引起他强烈的反应。

    他压制着,晦暗的心思仿佛昭然若揭。

    幸好幸好嫂嫂不曾察觉。

    陈青云在心里想着,面色寡淡,神色冷然。

    在他沉思当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恍惚之中,似乎声音的源头有点奇怪。

    陈青云抬首,只见师母小心翼翼地从圆形拱门里面探头出来,猛然看到他站在那里时,一脸尴尬。

    “咳咳,青云?”

    “师母?”

    陈青云愕然道,眼里闪过一丝惊异。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急促的声音道:“就在里面了,摔了一跤,手腕脱臼了!

    陈青云有些尴尬地低头,垂直的手臂更加僵硬了。

    齐夫人整理了一下衣裙,快速地摸了摸她头上的钗环,手拿帕子严肃地站在一边。

    “夫人!”齐盛一进来看到齐夫人就先行礼。

    “咳,快带青云下去看看。”

    齐夫人出声道,目不斜视。

    齐盛点了点头,带着略显尴尬的陈青云下去,留下面面相觑,幽怨瞪视的齐夫人和李心慧。

    天黑尽时,游荡在东厢房的齐夫人尚未回去。

    齐瀚跟陈青云在书房下棋,只听翠环来报:“老爷,夫人说她今晚歇在东厢房了,让您早些歇息!”

    “呵,我知道了!”

    翠环告退,书房一时间有静了下来。

    陈青云眼眸微动,总感觉师母和嫂嫂之间有什么小秘密!

    “新鲜啊,你师母那个人一向没什么好友,到是没有想到你嫂嫂跟她如此投缘!”

    “要说撇下为师去说什么悄悄话,那可都是十几年前在京都的时候了!”

    齐瀚哂笑,他突然有一种,萧夫人来定南府城的错觉。

    “我今日”

    陈青云放下棋子,手臂僵硬,难以弯曲。

    “什么?”

    齐瀚看着爱徒,猜测着他想说些什么

    “我看到师母和我嫂嫂玩乐得把枕头,被子,大迎枕都扔出来了!”

    陈青云叙述,他觉得事情有点反常。

    师母不想是平常那个严谨又内敛的人。

    而嫂嫂也不似平常那个客气又疏离的人。

    反正看着她们似乎在一起很开心,可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像是那两人有什么开心的秘密一样。

    “哈哈哈!”

    齐瀚大笑,爽朗的笑声难以压抑。

    “那肯定是你嫂嫂说了什么让你师母羞恼的事情!”

    “你师母那个人寻常很是老练,若是一旦说了什么触动到她,让她羞恼的,她便当即反应激烈。”

    “想当年为师那几块上好的砚台就是这么被砸的!”

    齐瀚笑道。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记起当年说他在闺房逗乐,说了些咳咳夫妻密话。

    于是夫人恼羞成怒,这才砸了砚台让他闭嘴。

    瞬间收敛神色,齐瀚对着还一头雾水的爱徒道:“你看你是不是该下去歇着了,我让齐盛送你回去!”

    陈青云愕然,眉峰皱到一起。

    刚刚老师来说他手痛,让他今晚在西厢房歇着,不要走动了。

    怎么说变挂就变挂?

    东厢房里,齐夫人穿着单薄的里衣趴着,舒服得直哼哼!

    李心慧双脚跪在床榻里面,正手法熟练地给齐夫人按摩推拿。

    “你这丫头到底还有多少本事啊?”

    “嗯,早知道我该生个儿子,把你给娶进门来!”

    齐夫人闭着眼睛嘟哝着,心情不错。

    李心慧的有力的手指从齐夫人的腰间往上,当即来了一个蚂蚁上树。

    齐夫人舒服得扬起头,感觉那么多年白活了。

    开心一刻:

    今天什么都不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