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探知病因(加更)
    “我有些药请余大夫帮我代卖,不如我们边走边说如何?”

    李心慧起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余大夫会意,两人便一前一后地出了李光庆的小院。

    从夫子后院到北苑还需要一些脚程,木板搭建的一条小道幽深直入园林。

    园林里的亭台小阁清晰入目,炙热的阳光洒落下来,婆娑的树影倒影在假山上,好似那些奇形怪状的拱石披上一层金线织成的彩衣。

    “余大夫也知道我会配些药材,我手里其实还有一些偏方。”

    “比如小儿惊厥,夜寐不安,腹泻痢疾,大人心绞痛,头昏脑涨等等。”

    “不知齐夫人的身体余大夫可曾看过?”

    李心慧边走边道,园林里的长廊穿梭在房檐屋后,凉亭和几间房屋并排着,湖心亭的中间还有小小的戏台子。

    午日炎炎,园林里静谧无声。

    虽然李心慧说得婉转,可余大夫还是听出了言外之意。

    她手里应该不止这些偏方,应该还有妇人不孕不育的。

    余大夫心思微动,眼眸也深了几许。

    只见他慢慢走到湖心亭去,烈日下,湖心亭的周围都是绿荷。

    水波浮动之下,那昂首挺立的荷花含羞,甚是可爱。

    本是齐夫人的事,一个探听,一个细说,若是隐蔽处又怕有人撞见嚼舌根。

    索性两人就坐到那湖心亭的亭子里去,四周空旷,有人一眼便知。

    “早些年齐夫人回定南府时,生产血亏,气血两虚。头两年我还特意给她用了避子药,并未察觉不妥。”

    “后来齐夫人养好身体,想怀却没有怀上,我再来看时却得知她早年医治了许久才得了一个闺女。”

    余大夫出声道,齐夫人生育过,不算是不孕。

    只是难孕,为此他用过许多方子,都不见成效。

    渐渐的,他也就只开些调养身体的方子了。

    李心慧皱了皱眉,她主要是想知道病因。

    “可知道是什么病灶引起的?”

    余大夫摇了摇头,妇人的身体他不可能观察仔细。

    连切脉都是垫上帕子。

    “一开始说是月事紊乱,三天渐止,而后腹下隐痛。”

    “药也吃了不少,月事渐渐好转,然而腹下隐痛始终无法缓解,而齐夫人也未能再次有孕。”

    月事紊乱多是内里不调,隐痛,多是卵巢和输卵管的问题。

    李心慧皱了皱眉,其实最难治的是输卵管堵塞,粘连,卵巢囊肿,没有卵泡或者卵泡长不大等等。

    要想知道确切的病因,她好得亲了一抹齐夫人的肚子才行。

    她对药性,药理知之甚祥,然而对病理病因却没有大夫那么详细。

    偏方到是其次,主要还是不能混乱病情,病理。

    很多类似的发烧,其实病灶就很多。

    她现在缺少的就是经验,看病的经验,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本事有多大,可以治病救人,妙手回春。

    所以在出手之前,她要做的便是谨慎,小心。

    “多谢余大夫,我心中有数了。”

    李心慧起身道谢。

    余大夫也适时地站起来,两人再次往北苑而去。

    等到了北苑,李心慧便将自己之前配好的痔疮膏送给余大夫。

    “外抹的,效果奇好,只要坚持七天,晚一次,便后一次。”

    一共才十份,余大夫有些意外地接过,眼眸一亮。

    深色的膏药用小瓶子装起来,打开一闻,便知其中混杂的药物。

    柳府的老夫人,还有好几个生育过孩子的妇人,甚至于还有几位账房先生都问他开过方子。

    然而效果并不理想。

    或许可以亲自试一试。

    余大夫谢过李心慧,略显愉悦地收起来。

    亲自去厨房烧了几个菜招待余大夫,李心慧送他离开时,学子晚课的铃声响了起来!

    落日黄昏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李心慧探头去看,只见齐夫人忍着笑意,嗔怒道:“你呀,看看,看看!”

    “都快成为我们云鹤书院的镇院之宝了,这才一天呢,我就接到了三十几张帖子。”

    齐夫人晃了晃手里各色帖子,笑得那个叫畅快。

    李心慧低头去看,只见上面有什么满月宴,生辰宴,百日宴,茶宴,花宴等等!

    嘴角抽搐几下,李心慧诧异道:“不会是昨晚在柳家做客的客人们吧?”

    齐夫人闻言,好笑道:“不是他们又是谁?”

    “这还是数得上号的呢,有些来往不熟的,我都让齐盛退回去!”

    李慧接过那几十张帖子,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就是一天一户她都忙不过来。

    傻眼的李心慧看着齐夫人,呆愣道:“我原以为只有一些大户!”

    “现在简直超出预想!”

    帮李心慧挑出十张最有名望的人家,齐夫人轻叹道:“你也是时候多收些徒弟了!”

    “书院的大厨房要不了多久,你就是个挂名的了?”

    “我看那个长康很能干,以后可以帮衬你和青云,你看要不要从大厨房再挑出几个?”

    长工很好招的,可是知根知底,通晓秉性的徒弟却是难找。

    李心慧之前也在想这些事情,像挑水的刘家兄弟,砍柴的毛仔,王大树都还不错。

    再加上那五只小鬼,其实真正教出来也是一股力量。

    可这对于她的计划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

    像是蒲公英一样,她得让她的徒弟们带着陈记的招牌,遍布各地。

    这样将来不论她走到哪里,都有一份荣耀和归属。

    “再等等吧,等我们从南山寺回来再说!”

    “我准备带着青云一起去,到时候把菜谱记录下来,送给南山寺。”

    齐夫人有些感慨地看着李心慧,觉得她小小年纪,心胸宽广不说,对佛祖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种崇高的敬意。

    嘴角慢慢勾起一抹笑容,齐夫人道:“那么多菜谱,也不知道值多少银子,你就真的舍得?”

    李心慧摇了摇头,看着齐夫人的眼眸道:“菩提本无树,亦非台。这个世间原本就没有什么菜谱,有的只是有心人和无心人而已!”

    “世间再繁华,肉眼凡胎看的不过是百年光景。要我说,若是千百年后还有人记得的,那才是真本事。”

    友情力荐:《农女悍妇抢个相公来种田》作者:梦幻诗诗

    本以为秀才相公不举,宁昕大胆的撩汉。结果半夜里遭遇饿狼扑压而上,她被折腾的腰肢乱颤,凤眸嗔了眼身上各种草莓,她一只脚踹出去,最终,却被人爬上来再次攻略了她,啃啃咬咬的把她给彻底的欺负了个遍!终于,宁昕支撑不住,卧在长吟,不举是假的,他勇猛的劲儿比机关枪还快哭丧着脸,她趴在他身上,咬牙切齿道:“换你试试躺底下的滋味,老娘要在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