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打赏
    柳家寿宴,留宿的亲友不少,因此各院的院门才迟迟没有锁上。

    陈青云转了一圈出来时,柳江找人都要找疯了。

    柳江看着魂不守舍的陈公子,心里不安,猜测他是不是被人当小厮使唤,受气了!

    “陈公子……”柳江试探地喊了一声。

    “回去休息吧!”陈青云略显疲惫道,他不想说话!

    周围的夜色渐渐低迷起来,他仿佛看到无数澎湃汹涌的暗潮向他袭来。

    柳江打水侍候陈青云睡下后,便离开了。

    厢房里静逸无声,撑在黑夜里的眼眸久久无法合拢,如墨一般,沉寂幽深。

    陈青云拽紧身上的被子,一种陌生而强烈的情愫刺激着他而的内心。

    他无法忘掉他看到的,眸子里迸出的光,仿佛一点即燃。

    可是他却知道,要跨出那一步有多么艰难?

    一声长长的叹息经久不散,陈青云枕着手,望着帐顶,心里却想着从哪一步开始谋划才好……

    五更天才到,未眠的陈青云起床了。

    他和柳成元要回书院上课,他们只请了一天的假期。

    柳成元是被抬进马车里的,宿醉的感觉不太好受,他一路上哼哼唧唧,陈青云几次都想弄点东西塞住他的嘴巴。

    李心慧喝了点酒,睡觉踏实得很,醒来时陈青云和柳成元都上早课了。

    因为前一天劳累,柳府的主子们都还没有起来,李心慧收拾了一下包袱,准备等柳夫人起床就回书院。

    可柳夫人还没有见着,到是柳老夫人唤了她去说话。

    “陈娘子不如来我们府上如何?”

    “月银二两!”

    柳老夫人开门见山地道,她早膳吃了大厨房送来的和烩面,忽然就没有胃口了。

    心里还惦记着昨晚长寿面里的鲜虾,菠菜,豆芽。

    咽了咽口水,柳老夫人发现她又饿了。

    “老夫人若是想吃心慧做的菜,可以派两个丫鬟婢女跟着我去学一学!”

    “我现在在教徒,可以一并教授。”

    柳老夫人知道陈娘子是变相在拒绝,可她仍然心有不甘。

    昨晚那些抢食的家伙要是知道陈娘子是他们家的人,估计她可以咳咳

    要是陈娘子出去被挖走了,那她这张老脸可就挂不住了!

    “五两银子一月如何?四季衣裳和鞋袜都有!”

    柳老夫人继续。

    可惜李心慧摇了摇头,十分不好意思地笑道:“老夫人,我还想多收几个徒弟把我这手艺传下去呢?”

    “我是说真的,让两个心灵手巧的丫鬟跟着我去学一学,有底子的话,简单的菜式几天便可以做出来。”

    “她们慢慢学,您也慢慢品,横竖我就在这定南府城,哪里也不去。”

    柳老夫人活了半辈子了。

    哪里不知道李心慧的意思,当下便无奈地点了点头。

    只听她轻叹道:“你不答应我也不许答应别人啊!”

    “噗!”

    看着像孩子一样的柳老夫人,李心慧轻快一笑。

    “嗯,我保证!”

    柳老夫人见状,便对着身边的婆子使了个颜色。

    那婆子会意,拿了一个荷包出来,双手递给李心慧。

    李心慧接过,福身道谢!

    后面赶来的柳夫人叫管家安排马车送李心慧回云鹤书院,临行前又给了一袋银子,李心慧推辞不收,柳夫人便故意嗔怒道:“老夫人多年不兴赏人了,我这个才是你的工钱!”

    李心慧失笑,不好意思地接过。

    “伯母,我想请余大夫来书院一趟。”

    李心慧出声道,她在柳家没有遇到余大夫,所以便在这个当下开口。

    柳夫人以为李心慧不舒服,当即皱着眉头道:“可是有哪里不适?”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我爹爹之前大病一场,我想请他帮忙看看可有病根?”

    柳夫人颔首点头,看着李心慧的目光略显慈爱。

    “关心长辈是应该的,你先回去,我一会让他后面跟去!”

    得了准话,李心慧当即道谢。

    柳夫人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等到书院,李心慧倒出了两个荷包里的银子,一共有十两。

    瞪大眼眸,李心慧没有想到,一场宴会足足赚了她十个月的银钱。

    将银子收好,李心慧又开始到书院的大厨房忙碌。

    教出了长康以后,她明显清闲了许多,每次只做示范。

    甚至于最近这几天,她只需要讲工序,材料,步骤等等。

    余大夫来的时候,刚好是学子午休时。

    后院的台阶在树影下斑驳稀疏,朗朗的清风在园林假山之间回荡,偶尔传来呜咽之声。

    余大夫带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小童,两人跟着带路的长康往前走。

    不一会,僻静的小院已在眼前,院门大开,余光可见一片阴凉。

    李心慧遥站在门口,眼见余大夫缓步而来,当即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余大夫,快请进来。”

    “麻烦您跑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

    余大夫摆了摆手,含笑道:“陈娘子说的哪里话?我还望你留我一顿晚饭才是。”

    “呵呵!”

    “当然要留余大夫吃晚饭,我还想听余大夫说说这药膳做法。”

    几人进门,李光庆在庭院中的槐树下放了一张桌子,上面茶水,点心,水果全都备好了。

    长康带着余大夫的小童下去,小院里便只剩下三人。

    余大夫给李光庆把了把脉,一双精明的眼眸闪动着,不一会又归于平静。

    “没有什么大碍,李先生身体硬朗,没有病根。”

    余大夫肯定道,身子亏空的人,走路都是虚浮的。

    他看这位李先生走路虽慢,然而步伐有力,显然是性子使然。

    又见他自坐下后,这位李先生从头到尾就说了两句话,一句是:“请坐!”

    一句是:“吃茶!”

    含蓄的笑容浅浅的,一点也不像俗世浮沉几十年的男人。

    “余大夫,这次我请你来不只是为了替我爹看病。”

    “我还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李心慧给余大夫倒了一杯茶,目光清透。

    余大夫握着茶杯的手微动,抬首道:“莫不是陈娘子想钻研药膳?”

    李心慧点了点头,当即道:“是也不是?”

    “哦?”余大夫有些疑惑地出声。

    就算这位陈娘子不找他,他也想找个机会好好询问一番。

    她精准配药的方子是从谁那里传承来的?

    开心一刻:

    三爷还是惦记着你们的,昨天上传的《农门寡嫂:状元小叔炕上来番外篇游湖》,封面是非常漂亮的,京剧的“角”那个。

    点开章节右上角,文的详情,然后往下拉。作者的其他作品下面,关联正文的那个。总共有两篇番外,一篇是之前上传过的,一篇是昨天上传的。这个算是小福利了,上架以后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